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八十一章 大结局
    =""

    溺宠萌妻

    末了,沐淘淘转身递了一个荷包给轩辕焰!

    轩辕焰很是高兴的接了过来,以为她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没有,但紧接着沐淘淘的另一句话给他浇了一盆冷水,让他从头冷到脚。悫鹉琻

    “焰,你让人把这个送给萧冷寒,当是感谢他这么多日子以来对我的照顾!”

    “好!”轩辕焰抿了抿唇,神色暗灰不明,把那荷包递给了云,让他交给其他人去办就可以了,云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就怕自家主子报复在自己身上。

    “焰,我们走吧!”处理完这些事,心情也好了很多。

    “好!”轩辕焰现在是有气无地方发,还得对自家宝贝儿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不然他一下子就得罪的是两个人了!

    一大队人马出了城门,城外驶去,萧冷寒站在城墙上负手而立,看着那渐行渐远的队伍,直到再也看不到,才收回视线,看着手里的荷包,有些出神,直到许久才收回视线。

    轩辕焰和沐淘淘上车后,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轩辕焰则是在生着自己的闷气,沐淘淘则在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开口,刚才她也知道轩辕焰不高兴了。

    在这压抑的环境下,沐淘淘忍不住戳了戳轩辕焰的胸口,娇滴滴的唤道:“焰、、、”

    “怎么了宝贝”轩辕焰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小脸绯红的小丫头。

    “那个、、、、”小手拧着群摆,抬头瞅了瞅他,眼睛眨巴眨巴的。

    “怎么了,不舒服吗”轩辕焰知道她不喜欢坐马车,以为他不舒服,有些担心的问。

    “哎,算了,你等一下!”那语气像终于下了什么决心似的。<>

    沐淘淘小手往自己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荷包,从里面拿出一条链子,上面套了两个戒指,把它取了下来。

    “这个是我父母结婚的时候带的,他们死后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的,就像他们一直陪着我一样!”有些感慨的说完,把稍大的那一个戒指递给了轩辕焰,“这个本来想我们结婚的时候再拿出来的,但是看你闷闷不乐的我就把它提前送给你了!”

    “呃、我有闷闷不乐吗”轩辕焰接过戒指,眉头挑了挑。

    “是呀,脸上写着几个大字‘我很不高兴’!”沐淘淘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随时又道:“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你跟他们不一样,我给你的肯定要是最好的,只是这时间还没有来得极,石头都还在我马车里,还没来得极让人给切出来!”

    “真的,算你有良心!”听到沐淘淘的解释,笑意在眼眸中散开来,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哼、哼、真没想到某人还是一个醋坛子!”沐淘淘望着轩辕焰,鼻子皱了皱哼、哼了两声。

    “嗯,是吗,我自己都不清楚呢,要不然我们俩试一下”说完俯下身,对着那红艳艳的小嘴上亲了上去。

    “唔、、、唔、、”沐淘淘双眼瞪得大大的,没想到轩辕焰速度这么快,正张嘴想说话,让他的舌头顺式滑了进去,缠绵了起来。

    “焰,还有多久才到呀!”沐淘淘已经第一千零一次问了,对于她这种好动的人来说坐在马车上一个月,确实有够为难她的了。

    “乖,一会中午的时候就进城了!”轩辕焰好脾气的答到,而他也彻底了解女人怀孕的时候脾气有多么的喜怒无常了!

    如果按正常情况骑马也就半个月到了,但沐淘淘怀着孩子,不敢把速度加快,就怕有个什么闪失,但是沐淘淘确不依了,一路上嚷嚷着,要快点!

    离开南苍国这么久了,不知道回去的时候还是不是以前的样子,而且她记起了以前的事情轩辕焰也不知道,想着要不要给他一个惊喜呢

    “怎么还有那么久呀!”沐淘淘都有一些迫不及待了呢!也不知道他的母亲会不会喜欢自己。<>

    “不然你再睡一会儿觉,醒来就到了!”轩辕焰把她从软榻上搂到怀里,轻哄着。

    “不要,停车,我要嘘嘘!”不知道是不是她现在只能吃水果的原因,一会儿马车又要,一会又要!

    “乖,别急!”笑着安抚了才转对车外道:“云,停车!”

    ;马车缓缓的停下来,轩辕焰把沐淘淘抱了下去,“黄依小心照顾着!”

    “是,主子!”黄依走过来搀着沐淘淘,往林子深处走了过去。

    两人才一离开,云从另一黑衣人手里接过信件,看完后走到轩辕焰身旁道:“主子,施德信一家已经处理干净了!”

    “嗯,做得好!”轩辕焰点点头,只是眼神望向沐淘淘离去时的方向。

    沐淘淘嘘嘘完,看着一只白色的小兔子跑过,接着黄依:“快快,我要那个小兔子!”

    “主母站着别动,我马上就回来!”黄依点点头,脚尖点地追了过去,沐淘淘在这里她还是很放心的,因为他们所到之处都是提前派人清了场的。

    黄依才走一会儿,沐淘淘就着急的在原地来回转着圈圈,怕黄依捉不着,对于这些小动物她都特别的喜欢,而且还可以送给灵狐作伴。<>

    这才想着,就感觉到一阵风飘来,黄依从前方飞身过来,把小兔子提在手里!

    “主母,给!”

    “谢谢你,黄依!”沐淘淘很是高兴的接了过来,摸着那柔顺的毛皮。

    黄依刚才追的其实不是这一只,那一只要大上很多,但想到自家主母喜欢,她就跟到了兔子的窝,捉了个才出生没多久的给她把玩!

    “应该的,我们回去吧,主子该等着急了!”

    “好!”两人眉开眼笑的往回走。

    轩辕焰站在马车旁边看着沐淘淘怀里不知道抱的什么,很高兴的样子,便急步朝她走了过去。

    “宝贝儿!”

    “焰,你看,可不可爱!”见轩辕焰走到自己跟前,沐淘淘把手里的兔子举高抬起给他看!

    “不可爱,还是我宝贝儿最可爱了!”从她小手里把兔子接过,丢到黄依怀里,“你把这兔子拿过去和那只狐狸作个伴吧!”

    “焰,我还没跟它好好认识一下呢!”见自己喜欢的兔子就这么不见了,沐淘淘小嘴嘟得老高。

    “乖,它太脏了,而且你现在怀有小宝宝,不能跟动物太接近了!”牵着她走到马车旁边,拿出里面的水袋,把手里的锦帕打湿细细的给她擦着小手。

    “知道了,等我生完宝宝再跟它玩!”知道为了自己好的事,轩辕焰从来不跟她讲条件,沐淘淘只得退而求其次。

    “好,只要你好好的,我把它养在府里,让你可以随时看到它!”说完把她抱上马车。

    “啵,焰真是太好了!”一进到马车,沐淘淘就在轩辕焰那侧颜上大大的香了一口。

    “玩皮,来把衣服换了!”刚他见到她把兔子抱到怀里了,那得多不卫生呀!

    轩辕焰二话不说,就把沐淘淘的外衣给她脱了个干净,随手就丢了出去,重新拿了一套新的给她换上。

    外面的人也都已经习惯了,自家主子对主母的奢侈,平时只要沐淘淘沾了一点什么不干净的,轩辕焰一下就把她身上的外衣丢掉,马上换新的。

    “休息一会儿,中午就进城了!”说完轩辕焰侧卧在足够大的软榻上,把小家伙拥在怀里,柔声轻哄。

    “嗯!”沐淘淘打了打哈欠,在他怀里蹭了蹭闭上眼,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沐淘淘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声响中悠悠了醒了过来,“焰,到哪里了,怎么这么闹”

    “醒了还要不要再休息一下”那深邃的眸子溢满了柔情!

    “唔,不要了,”揉了揉眼睛,从轩辕焰怀里坐了起来,伸手掀开窗户帘子一角,这一看吓了一跳。

    长长的大街上,人山人海、喜气洋洋,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带飞舞像是在庆祝着什么

    “快看,那姑娘好可爱呀!眼睛圆溜溜的!”沐淘淘才把小脸露出去,外面的人群就沸腾了起来,带着羡慕和惊奇望着她。

    吓得沐淘淘赶紧放下了帘子,眨巴眨巴大眼望着轩辕焰道:“焰,外面怎么回事有什么大喜事吗”

    “嗯,是大喜事!”轩辕焰温柔的望着她。

    “什么大喜事”沐淘淘不解,什么事呀,这怕是全城里的人都出来了吧!

    “南苍国的摄政王娶王妃,你说是不是大事”轩辕焰好笑的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南苍国的摄政王不就是你吗你要娶王妃了!”最后那句‘你要娶王妃了’带着不敢置信和心痛!

    大眼里顿时溢满了泪水,毫无节奏的就那么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

    轩辕焰顿时慌了手脚,知道她怕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乖,你是觉得现在我们成亲太突然了吗还是没有准备好”

    “呃,什么意思!”沐淘淘小肩一耸一耸的,可怜兮兮的望着轩辕焰。

    “今天是我们俩成亲的日子呀!”轩辕焰捧着她的小脸一颗一颗把那泪水给吻掉!

    “你说什么”沐淘淘傻了,他刚才说的是什么

    “今天是我们成亲的大喜日子,所以要开心,不能哭哟!”

    “坏人,坏人!”沐淘淘回过神来,觉得自己丢脸极了,羞红着小脸捶打着轩辕焰的胸堂!“谁说要嫁你了!”

    “宝贝儿不嫁我,还想嫁谁,嗯”两人额头相抵,轩辕焰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沐淘淘脸上,让她忍不住抖了抖。

    “我…我谁也不嫁!”沐淘淘那小嘴里发出的声音,已经让外面锣鼓喧天的声音压了下去!

    “乖,现在把喜服换上,一会儿回到府里就直接拜堂!”轩辕焰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一套极为漂亮的大红色喜服。

    沐淘淘没有出声,只是羞红了小脸,一直乐呵呵的傻笑着任由轩辕焰摆弄!所有的东西都是按沐淘淘的喜好来的,带凤冠也是设计得很轻变的那一种。

    收拾完,轩辕焰拿过抽屉里的铜镜给沐淘淘照,沐淘淘变惊得张大了小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喜欢吗”轩辕焰有些不好意思,绾发还是跟黄依学的,也不知道自己宝贝满不满意。

    “喜欢,以后都让你绾发好不好!”沐淘淘有些撒娇的望着轩辕焰。

    “好,以后的每天我都给你绾!”沐淘淘这么一句小小的话,顿时让轩辕焰满足了!

    沐淘淘幸福的傻笑了一会儿,“你要不要换”

    “好,这就换!”轩辕焰脱下自己的外衣,拿过同样大红的喜服,自己收拾了起来。

    两人才刚收拾好,就传来车外云的声音,“主子,到了!”

    此时外面的锣鼓,鞭炮一声大过一声震耳欲聋!

    “把红盖头盖上!”

    云掀开帘子,轩辕焰把沐淘淘抱到怀里,走了进去,所有老的一套礼仪让轩辕焰给全部取消了,怕把沐淘淘给累着!

    走到大厅轩辕焰才把她放了下来,“小心一点,要着地了!”

    “嗯!”沐淘淘轻应了一声,心里很是紧张,手心都流汗水了!

    大厅里坐满了文武百官,无不惊奇的看着这一幕,心想这女子真有够幸福的,能得摄政王如此厚爱!

    轩辕焰没理会周围人的眼光,只是对着皇兄点了点头!

    太监总管见状尖着嗓子道:“吉时到,新人拜天地!”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伴随着太监的最后一声落下,轩辕焰转身看向在场的众人!

    “今日,在场的各位给本王做个见证,我轩辕焰此生只娶沐淘淘一人,绝不纳妾,那些个妄想送人来的人也就此打住,不然就是抄家灭族这祸!”

    “是!”众人恭敬的答到!

    轩辕焰些话一出,那些本想着轩辕焰现在成亲了,也是喜欢女人,想给他送自家女儿或者漂亮女子来的人,再也不敢动歪心思了!吓得众人冷汗淋漓!

    “今日,大家也给我睁大眼睛看一下本王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