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0章 等她愿意嫁给我的时候
    温禾时洗澡的时候,靳寒嵊拿起了手机。

    他微信里进了几条新消息,是靳知旻发来的。

    看到靳知旻的名字之后,靳寒嵊脸上的表情都柔和了不少。

    他点开了微信,看到了靳知旻发来的消息。

    靳知旻给靳寒嵊发来了微博的截图,是温禾时之前在微博上晒出来的那张他吃饭的照片。

    靳知旻:你们最近秀恩爱秀得有些频繁啊。

    靳知旻:哥,我生气了哦,我之前冲鸡蛋给你你都不吃,嫂子给你做荷包蛋你还吃得这么开心。

    靳寒嵊看着靳知旻发来的这条消息,无奈地笑了笑。

    他回复靳知旻:那我下次喝你的冲鸡蛋。

    靳知旻:真的吗真的吗?

    靳寒嵊:嗯,真的。现在还生气吗?

    靳知旻:昂,勉强不生气了。

    靳寒嵊:嗯,那就好。

    靳知旻:你们两个这么恩爱,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靳寒嵊:等她愿意嫁给我的时候。

    靳知旻:是不是你对嫂子不够好,让她没安全感啊?

    靳寒嵊:……

    靳寒嵊和靳知旻聊了几句之后,打开了微博,看到了温禾时之前发那张照片。

    那条微博下面有一万多条评论了。

    靳寒嵊平日里对这些评论不感兴趣,但今天却忍不住点开看了一下。

    热门评论的第一条,就是提醒温禾时说他不吃鸡蛋的。

    靳寒嵊一看这条评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难怪温禾时刚才一直问他忌口的事儿,想必也是因为这条评论。

    靳寒嵊随意翻看了一下评论区,之后就把手机放到了一边儿。

    靳寒嵊刚放下手机,徐闻就来电话了。

    手机震动,靳寒嵊再次将手机拿起,接起了电话。

    “靳总,事情已经办好了。”徐闻说,“宋家那边确实是打算对付陈小姐的,据说已经准备好证据让金樽关门了,宋家老爷子好像很讨厌陈小姐,我们这次出手帮了他,怕是得罪了宋家——”

    “你觉得我怕得罪他们?”靳寒嵊淡淡地抛出了这个问题。

    徐闻忙笑着回复:“当然不是。”

    他只是觉得,靳寒嵊为了温禾时做到这种地步,有点儿像昏君了。

    靳寒嵊一向拎得清,虽然靳家不怕得罪人,但他并不是那种到处得罪人的性格。

    更何况,宋家在海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都在这个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关系闹僵了,对彼此都没有好处。

    “那,陈小姐那边还要派人看着吗?”徐闻主动询问靳寒嵊。

    “看着。”靳寒嵊说,“不要让她出事儿。”

    徐闻:“好,我这就去安排。”

    和靳寒嵊通完电话之后,徐闻忍不住感叹,这温小姐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他本来以为,靳寒嵊只是会因为温禾时的事儿破例,

    没想到,他喜欢温禾时喜欢到连她朋友的事儿都要管着了。

    除了惊讶,徐闻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

    金樽楼上。

    和温禾时打完电话之后,陈婉卿一个人坐在沙发前抽起了烟。

    沙发的对面就是镜子,她一边抽烟,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的笑带了几分讽刺。

    今天出了这样的新闻,宋炎成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

    如果不是靳寒嵊摆平了这件事儿,接下来迎接她的,将会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老爷子本来就讨厌她,这些年一直想方设法让她离开,但因为她一直没让他握住什么把柄,老爷子那人又不会撕破脸,所以就一直这样拖着。

    如今出了这种事儿,他肯定是不会手软的。

    不过,陈婉卿是真的没想到,靳寒嵊竟然会真的出手帮她。

    当初靳寒嵊确实这么说过,但陈婉卿只是随口一听,并没有当真。

    毕竟,当时他们谈的是温禾时的事儿。

    现在靳寒嵊真的出手帮忙了,陈婉卿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同时,她也认定了一件事情——靳寒嵊对温禾时是认真的。

    但是温禾时对靳寒嵊——

    想到这里,陈婉卿用力吸了一口烟。

    温禾时心里还是爱着傅启政,这一点她完全能看得出来。

    她平日里那么淡定从容的一个人,只要提起傅启政,情绪一下子就乱了。

    现在靳寒嵊对温禾时这么好,但是他完全不知道傅启政的存在。

    陈婉卿知道傅启政把温禾时的资料保护得很好,

    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如果有一天,靳寒嵊知道了傅启政的存在,知道了温禾时心里爱的人一直是傅启政——

    他那样的男人,肯定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傅启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两个男人对决,遭殃的还是温禾时。

    想到这里,陈婉卿不由得有些头疼。

    她抬起了夹着烟的那只手,揉了揉太阳穴。

    嘭——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陈婉卿吓了一跳,转头看了过去。

    出了这样的事儿,陈婉卿的脸色原本就有些憔悴,即使化了妆也掩盖不住的憔悴。

    看到来人之后,她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宋宁昭穿着一身校服,手里拎着书包,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陈婉卿向来不愿意在他面前展示自己孱弱的一面。

    她的僵硬只维持了一秒钟,之后便换上了平日里最擅长的笑容。

    陈婉卿笑起来格外性感,她的鼻梁上有一颗痣,这个位置的痣不但没有影响她的美,反而为她平添了几分风情。

    陈婉卿看向了宋宁昭,轻而易举地察觉到了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怒意。

    那张白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眼神狠戾,看着完全不像个刚刚成年的孩子。

    陈婉卿当然猜得到他是为了什么事情来的——

    她从沙发上起来,笑着看向了他。

    “小少爷这是来看我笑话的?”

    宋宁昭没有接话。

    他就这样看着她,目不转睛。

    他一步一步地朝着她走过去,最后停在了她面前。

    少年身材颀长,站在她面前时,她整个身体都被他罩住,十足的压迫感。

    陈婉卿刚想往后退,他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粗暴又直接。

    陈婉卿差点儿就疼得骂脏话。

    她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种时候自然也不会逆来顺受。

    “犯贱。”宋宁昭盯着她,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

    骂完之后,他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