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章 别想坑我
    离开禾山区市政工程管理处,他们两又绕到杏滨街道周边,另外几个老城区地下污水管网改造工程现场转了转。

    经过一番打探,然后悄咪咪地问了几位其他标段的施工负责人。

    他们便大致弄清楚了状况。

    这个项目确实有问题。

    所以昨天打电话过来的那个孙子,才敢口口声声,宣称这个项目交给他们肯定会更合适。

    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他们和建设单位领导的关系,更不是所谓现场管理经验上的优势。

    正如对方所言,周边几个街道的老城区地下污水管网改造工程确实都是他们在做的。

    事实上,他们一直都在违规挂靠其他建筑公司,并连续参与禾山区范围内老城地下污水管网改造工程的竞标活动。

    如果中标了,他们就继续借用其他建筑公司的壳子搞工程。

    如果工程项目没有拿到手,他们就会通过软暴力迫使其他施工方退出,或是要求在项目中分得一杯羹,拿到部分经营权。

    对方之所以自认为可以搞包吃,那是因为他们手中有一张别人不具备的牌!

    污水管网改造,肯定会和其他相关部门现有的管道管线打交叉。这也是施工过程要密切注意到,不能同为污水管道的施工而破坏了其他部门的管道管线。其他原有雨水管道、强电、弱电、燃气等管线走向情况,建设单位还是提供了比较准确的旧有图纸。

    由于历史原因,周边待改造老城范围内的地下自来水管管线图不是遗失了,就是不准确。

    建设单位也曾经组织人员跑过档案馆,跑过自来水厂,但最后都没能找到一张靠谱的图纸。

    至于背后的原因,有很多环节都可能出问题,现在也是无从查证,难以查证。

    毕竟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但据说,有一个施工队的人马曾经是鹭城自来水厂下属的施工分包公司,而且他们就参与过周边几个老城区自来水管网的建设工作。

    委婉的说,他们应该是最了解该片区自来水管网地下分布情况的人。

    或者再讲的直白些,他们的手上大概率留存有当年的竣工验收资料和管网分布图。

    话说回来,并不是说没有准确的管网图纸就无法施工。

    但如果搞不清楚地下管线的分布情况,必然会大大增加开挖的成本,严重降低工作效率,并拖延施工的进度。

    如此这般,原本赚钱的项目最终也难免出现亏损。

    就比如上个月开工的一个标段,中标公司也很硬气,他们同样坚持要自己施工。

    据闻,这其中还发生过一个小插曲。

    该中标公司之所以严词拒绝转让施工权,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提要求的人仗着自己手中有王炸就想把其他人打成春天。

    tnnd,付了个白菜钱就想拎走别人的猪腿!?

    也不问问猪肉多少钱一斤。

    老子好不容易中个标,最后还能让你给白piao了!!

    于是该中标公司决定迎难而上,大干特干!

    刚开始开挖的时候,他们心还是很大的。

    凿岩机,液压破碎锤,也就是俗称的炮头,哐哐把路面轰开。

    然后挖掘机咔咔一顿削!由于手上的旧有自来水管线图不准确。

    “噗!!!”

    惊天而起的水柱,大有直冲云霄的气势。

    地下埋藏的水管被干爆了,还是很粗的那种。

    一般人很难想象这样的场面。

    因高压喷涌而出的水柱很快席卷整个街道。

    浩浩荡荡,如潮涌,如海浪。

    幸好没有发生人员伤亡,因为抢修造成周边社区还停水了半天,他们最终背了一个处罚,外加赔了自来水厂两万多元。

    再到后来,只好老老实实调整施工策略。

    找检测单位用专业设备探查地下管道情况是不现实了,于是只好改成机械破挖浅表路面及土层,再结合人工开挖更深土层。

    但人工开挖不仅慢,而且也同样费钱。

    最后一阵划算下来,去他娘的20%以上的利润,别说赚钱了,一直干下去,他们至少还得亏10%。

    不过,该公司的老板也是个有脾气的人。

    闽越南部有句话,输人不输阵!

    亏就亏了,反正就是硬刚到底。

    老子狠起来,连自己都坑。

    ……

    了解了以上情况,两人便一同返回公司。

    李晨景心中难免忐忑:“这些不要批脸的!难道真的要搞铲花儿。”

    华可镜反问:“怂了?”

    “怂你个爪子。”李晨景毅然决然地拍拍胸脯,然后一拳挥在空气上,“老子就想给他龟儿一锭子。”

    “那我就等你给我扎起了!”

    “嘿,老子看你的表情怎么就那么自信噻!”

    显然,华可镜的镇定和自信令他有些意外。

    但华可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拍李晨景的肩膀:“放心吧,这些问题难不倒我们。”

    ……

    接下来的几天,华可镜和李晨景两人都各自忙开了。

    李晨景主要负责【禾山区杏滨街道老城区地下污水管网改造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只等中标结果公示一结束,便立刻签订施工合同开张大吉。

    而华可镜这边,在工程开工前,他的主要的精力还是继续拓展公司业务。

    这可不仅仅是公司要发展,大家要吃饭的问题。

    更令华可镜最为揪心的是,已经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人工智能小乐发布的第二个阶段性任务可是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按照编号a002任务的要求,他必须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拿下一个公开招标的工程建设项目,并在半年内完成该工程。

    “mmp的!工期太长超过半年的项目还不能算……”

    华可镜心中捉急。

    事实上,他每天都在密切关注着鹭城市及闽越省的公共资源交易网发布的招标公告。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只要符合建筑资质门槛,且不是做下去就会亏到死的断头项目,怡景建设全都报名参与了。

    但建筑行业竞争如此激烈,每个公开招标项目的参与建筑企业又多以百计,想要中标哪有那么容易。

    就像之前陆洁诗说过的。

    何进的新城建设,一年下来参加的招标项目至少不下几百个,但中标项目也是寥寥无几,反正一只手绝对数的过来。

    ……

    新书期间,请大家多支持,投票,收藏,书单,靠大家啦。

    顺祝新年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