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五卷 生死与共第937章 遭遇,不能放任凶险
    燕云边境。

    常年关闭的玉门关关下小门悄打开,一行人马飞速从门内奔出,消失在茫茫群山中。

    “好了,别沉着脸了。”

    密林里,千心虽然在服侍着凤无忧,可是一直都嘟着嘴,把一张脸嘟得像包子一样。

    凤无忧笑道:“你再这么嘟下去,小心脸胖了变不回来。”

    “娘娘!”千心本来就在气着,凤无忧还这么说她,立时更气了。

    她站在凤无忧面前,瞪着眼睛:“你不是在皇上面前答应的好好的,不会冒险,可现在怎么说?要是让皇上知道了,我们非掉一层皮不可。”

    数日之前,他们还在云中城好好地呆着,可是凤无忧问完那个投降的将领话之后,突然就下决定,要带人入东林。

    她甚至连多歇一天都没有,当夜就点兵,第二天一早就出发。

    如今,他们已经从玉门关抄小道斜插向北,入了东林地界了。

    “反正也来了,就不必这么大气性了。”凤无忧倒是好脾气,还哄了千心两句。

    千心也只是担心凤无忧,并不是真的生气。

    再说了,跟着凤无忧,做的那些冒险事情,还少吗?

    如今再被凤无忧哄了两句,心气平下来一些,也就不再沉着脸,但还是嘟着嘴,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他们为了避开东林边境的士兵巡逻,前一天夜里是赶夜路抄小道过来的,十分辛苦。

    如今到了安全一些的地方,也就稍微休息一下,顺便吃些东西,好好补充体力。

    东林的山里常有猎人或者参户,他们一行人也全都是便装,因此倒是不怕生火。

    她这次来带了不少人,除去千心千月聂铮的标配,还带了玉珑金午和四十个金玉卫。

    之所以没有选择云卫,是因为上官幽兰从南越边境败退之后,在国中进行了大清洗。

    那次清洗针对的人并不是云卫,而是那个把她带入山中数日,之后又彻底消失了的殷玄清。

    在上官幽兰与外界失去联系的这几日,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从她之后的举动来看,殷玄清却是一定做了极为令她恼怒的事情,让她不惜杀无辜,也一定要把殷玄清找出来。

    上官幽兰最终没能找到殷玄清,可是在东林境内的云卫势力和其他一些间谍势力,却在这次清洗中遭了殃,受到很大损失。

    萧惊澜当时见上官幽兰举动疯狂,索性将埋得不深的云卫都撤了回来。

    如今云卫剩下的人数不多,而且大多都在京城,这与凤无忧此行的目的不合。

    凤无忧也就不去动他们,而是另带了金玉卫出来。

    带金玉卫出来还有一个原因,她离开梧州之前,将特种兵小队的训练方法编辑成册,交给了金午,让他去训练。

    此时,也是可以检视一下成果的时候。

    “娘娘,我们为何一定要来东林?”趁着其他人在生火造饭的时候,玉珑终究把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

    那日询问那个投降将官的时候,她也在场,而且对那将官所说的内容十分惊讶。

    据那将官所说,当初上官幽兰在南越兵败,又被萧惊澜一路追赶碾压,最后被殷玄清带着逃亡,所有人都以为,上官幽兰只是在亲兵的保卫下在山中躲了几日,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

    上官幽兰,是被山匪劫去了,而且,还做了不可描述之事。

    当时凤无忧根本不信。

    上官幽兰是一国之皇,就算逃入山中,身边也跟着不少亲卫,怎么可能被区区一些山匪劫走?

    若是没在这个时代生活过,又或者没见过权势人物身边的亲兵,凤无忧说不定也就信了。

    但偏偏她见过,而且自己身边也有几支亲兵。

    这些能被选为权势人物亲卫的人,不论是身后还是意识,都远非普通士兵可比,别说区区一个匪寨,就是百战精兵,他们也绝对能抵挡一阵子。

    可是那个将官却说的十分肯定,因为,当初跟着卓天宁一起找到上官幽兰的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找到上官幽兰的时候,甚至还有人趴在上官幽兰的身上。

    他们是把那些人全都杀了,才救出上官幽兰的。

    当时上官幽兰的药性也过了一些,手中有了力气,那将官现在还记得当时上官幽兰的疯狂。

    她抢了卓天宁的刀,冲到几个被摁住侥幸没死的人跟前,对着那些人的下身就是疯狂砍劈,一直到血肉模糊都不停手。

    那场面,简直能让人做恶梦。

    当时见到上官幽兰惨相的人,一出山,就被上官幽兰想办法全都杀了。

    而他因为是卓天宁的亲卫,卓天宁保了他一下,没有把他报上去,这才活了一条命下来。

    那将官的叙述,语言,表情,样样都不似作伪,凤无忧仔细判断之后,也终于确定,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萧惊澜曾经也说过,他看到殷玄清把上官幽兰带入了山中,但对后面发生的事情并不知道。

    他们也曾经分析过,认为殷玄清应该就是那个给他们通风报信的非敌之友。

    可是没有想到,殷玄清把上官幽兰带去之后,居然是让她遭受到这种事情。

    凤无忧殷玄清的作为并不欣赏,但听了那个将官的叙述之后,她却立刻决定,要带着人来东林找他。

    玉珑所不理解的正是这一点。

    “娘娘,请用汤。”一个清婉的声音尊敬地说着,把汤递到了凤无忧的身前。

    凤无忧抬头一看,倒是认识的。

    玉铃,是金玉卫里面的医女。

    当初金玉卫被长孙云尉算计中了药,就是玉铃帮忙解的。

    后来凤无忧在梧州的医护学堂,玉铃也自告奋勇去帮了许多忙。

    因着这些事情,玉铃和凤无忧也算是熟悉。

    她把汤递给凤无忧之后,小声说道:“娘娘,属下也觉得不该去找那个殷玄清。不论上官幽兰有多可恶,身为男子,却对女子用这种手段,实在不可取。”

    她也是女子,自然会有共情。

    与其这么做,还不如把上官幽兰一刀杀了,也省得后面出这么多的事情。

    玉铃的看法,其实也是凤无忧身边大多数人的看法。

    他们都不赞成来找殷玄清。

    凤无忧喝了一口汤,说道:“我不评价他的做法,但他这么做的后果,却是让我不得不来找他。”

    “为什么?”

    凤无忧端着碗,神情难得的有些凝重。

    “上官幽兰这一次攻打燕云,和她上一次攻打燕云,中间有什么区别,你们能看出来吗?”

    不知不觉间,出来的这些人,都围到了凤无忧的身边。

    聂铮先说道:“他们这一次的攻势似乎特别猛烈。”

    上一次打青羊关的时候他也在,那一次东林军的攻势,远没有这次这么坚决。

    他们更多的是观望,周旋,而且不想死太多的人,所以才会想到要用水来淹青羊关的方法。

    可惜的是,这法子被凤无忧识破了,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们损失惨重。

    可若只是这样,这却又算不得什么区别。

    因为,他们上一次只是为了配合长孙云尉的行动,并不是真的打算攻下青羊关,所以,攻势会弱一点,也是正常。

    “不错,正是如此。”凤无忧肯定了聂铮的说法,又道:“我知道你们心里会想着,这和他们上一次的目的有关,可是东林并不擅战,这一次他们却打得这么坚决,甚至,还在青羊关筑起了永久的工事,似乎笃定,他们这一次一定能胜利,你们可有想过为什么?”

    这个问题,瞬间将众人难住。

    没错,东林并不擅战,他们就算一时打下了青羊关,但迟早会被萧家军再攻打回去。

    东林是天岚诸国中士兵素质最差的,他们那些人,根本不能和萧家军相比。

    他们这一次的举动,的确是太过大胆了些。

    “娘娘,他们这是为什么?”想不出来,那就问。

    千心很光棍地开口,等着凤无忧的解答。

    可没想到,凤无忧的回答,比她更光棍。

    “不知道。”凤无忧说道。

    “娘娘……”千心立刻叫了起来:“你就别逗我们玩了。”

    “我真的不知道。”凤无忧说道:“我一直在想,可是怎么也想不出东林的依仗在哪里。”

    “本来我想也先稳下局势,然后再慢慢图之,可是知道了上官幽兰的经历之后,这件事情却不能这么办了。”

    “这又是为何?”这一次,是玉珑问的。

    凤无忧道:“上官幽兰遭遇这种事情,不论对哪个女子来说,都一定会大受打击,进而心性大变,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之前我一直想不通,上官幽兰对皇上执念那么深,怎么一转头就去找秦皇联姻,可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这倒是变得顺理成章了。”

    “可是她找秦皇联姻跟我们去找殷玄清之间有什么关系?”千心再次发挥好奇宝宝的功用。

    “这两件事情当然没有关联。”凤无忧忍不住笑着摇头,但随即面容却是沉了下来,淡声说道:“只是她既然性情大变,那么这背后,就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凶险。”

    而她,不能放任这种凶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