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熊熊圣火,焚我残躯
    彭和尚就是彭莹玉,是南派红巾军的师祖。

    早就死了。

    但彭和尚有不少弟子活了下来,是以红巾军在大明天下还有不少残余势力,和明教一样,在中央统一政权的威慑下,都被迫转入地下活动。

    黄昏眼咕噜一转,觉得冒充红巾军有风险。

    隐患太大。

    笑着摇头,“不是。”

    张扬不解,“那你究竟是哪边的人?”

    黄昏指着头顶。

    张扬和老学究管家抬头看了看,除了黑漆麻洞的房顶,啥也没有。

    黄昏无奈,脑子一热,喊出了那句著名的口号:“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走道上的两人震撼莫名,有点懵逼。

    黄昏暗喜。

    有戏,没想到明教现在还有这么大影响力,连张定边的后人都不得不忌惮。

    哪知片刻后张扬深呼吸一口气,“说人话行不?”

    黄昏愣得不要不要的,“你们竟然不知道我们的口号?”

    张扬摇头。

    黄昏哭笑不得,尼玛,小说害我。

    好在无伤大雅,尴尬的干咳几声,道:“嗯,这个是我从教义中摘出来的口号,还没广泛教化,坦白说吧,我是明教的使者。”

    张扬眼睛瞪圆,“明教?!”

    这就有意思了。

    出于种种原因,明教对朱家统治的大明王朝一直不满,所以明教的人来联络他们,确实是说得过去的理由。

    对抗政府,可不得联合盟友。

    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那倒是奇怪了,那名叫于彦良的北镇抚司缇骑,说你是南镇抚司百户,因和纪纲、庞瑛有仇怨被贬兴化府,又被兴化府的总旗姚楚山设计追杀,走投无路逃入的泉州府,怎的摇身一变,成了明教使者?”

    黄昏哈哈一乐,“他一个小旗,能知道什么。”

    又道:“我之所以和纪纲、庞瑛有恩怨,就是为了借朱棣的刀杀这两人,所以两人对我恨之入骨,而在兴化府,我为了联络建文帝暴露了身份,所以姚楚山才想将我捉回去,被逼无奈,我只能到泉州府寻求你们的庇护。”

    张扬指着他自己的鼻子,“你看我像傻子不?”

    黄昏认真的看了看,“不像。”

    张扬乐了,“那你还敢骗我?你既然是明教的人,以明教在兴化府的势力,要阻止锦衣卫区区一个百户所捉拿你,并不难,哪需要我等的庇护。”

    黄昏暗暗叫苦。

    尼玛,以前看的那些历史小说,里面的反派都是弱智,各种好忽悠。

    怎么老子遇见的都是高智商的?

    不科学啊。

    眼咕噜一转,想到了说辞,“确实不难,但这样一来,因为我一个人的安危,我们明教在兴化府的全部势力都会暴露在朱棣的鹰犬耳目之下,得不偿失,所以我只能逃。”

    张扬气极反笑,“先不提真假,你这番言辞和举动,是否说明你们明教不能暴露,而我们就可以暴露了,你们明教的人是人,我们就不是人了?”

    不厚道啊。

    黄昏:“……”

    无力反驳。

    张扬收敛笑意,冷声道:“看来你确实是朱棣的鹰犬,被姚楚山等人追击,也不过是你们朝堂之间的倾轧罢了。”

    黄昏暗叫不好。

    再不拿出着实有力的证据,怕是要跪在这里了。

    心一横,道:“你们既然是汉国遗臣,张将军又在泉州经营多年,想必势力不弱,耳目消息亦不差,可能联系到明教高层?”

    这种教派高层一般都是秘密。

    就怕政府枭首。

    张扬若有所思,“可以。”

    黄昏道:“这样,你暂时将我继续关在地牢里,着人去通知明教,找一个叫唐青山的人,就说我黄某人在你府邸做客,请他来接我回教。”

    黄昏是真的庆幸。

    还好当初在应天救了唐赛儿,只要唐青山这货还有一点良心,应该愿意跑这一趟……的吧?

    张扬显然知道唐青山。

    闻言很是吃惊,却面不动声色,“你在明教地位很高?”

    唐青山作为明教高层,迄今为止还没暴露在官方那边,否则早被锦衣卫围剿了,黄昏既然知道唐青山,就不得不认真思索他说的话的真实性。

    黄昏哈哈一笑,“有资格来联系你们,地位太低,岂非失礼。”

    张扬颔首。

    回首看了一眼,老学究管家对他暗暗点头。

    张扬便有了定夺,“那继续委屈你几日。”

    说完两人出了地牢。

    没过多久,于彦良被送了回来,这位老弟比较识时务,身上没有承受酷刑——估摸着也是张扬觉得他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消息。

    事实也是如此。

    黄昏继续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待着。

    张扬出了地牢后,和老学究管家商量了许久,最终还是派了个人出门,去通知泉州府辖境内的明教势力,让他们来领人。

    同时又派了人去灵源山通知老爷子张定边。

    ……

    ……

    永春城外一座小山顶上的破道观内,杜金明等七人拱卫着徐妙锦,面色忧愁。

    他们被追上了。

    有两名兄弟在姚楚山的追击上,不幸牺牲。

    他们历经千辛万苦,在躲入这处山顶的道观,依靠地形防守,然而也是危在旦夕,只要对面火攻,他们都得死。

    道观外全是泉州府的锦衣卫和姚楚山率领而来的锦衣卫,但一时间没有发难——因为姚楚山和泉州府的那位锦衣卫百户发现,黄昏不见了!

    这还搞个锤子。

    黄昏不见的话,他们也不敢对徐妙锦和杜金明等人再下手。

    他们若是杀了这一批人,黄昏回到应天,把实情给朱棣一说,再加上杜金明、徐妙锦等人的死讯,那么他们这一群人都得死。

    罪证确凿,纪纲也洗不白他们。

    反之,若是黄昏回到应天,徐妙锦和杜金明也没事的话,纪纲还有能力给他们洗白。

    前提是纪纲愿意。

    但无论怎样,黄昏不死,谁都不敢动杜金明和徐妙锦等人。

    这是一个困局。

    泉州那位叫周胜然的百户更是明白这个道理,这件事和他的关系本来就不大,如果能一举杀死黄昏和徐妙锦等人,他倒是敢做。

    可现在黄昏跑了,让他再对徐妙锦动手,那纯粹是找死。

    他不傻。

    徐妙锦是谁?

    别看人徐家现在没落了,可徐家还有位女子是咱大明王朝的一国之母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