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230章 (2260章)他的决定
    唐墨跟唐旭说话的过程中,唐夫人听到唐墨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向唐墨。

    见他还好好活着,唐夫人捂住嘴巴,喜极而泣。

    她的墨儿,还在人世!

    唐夫人看着唐墨,一边哭一边笑。整个人就像从迷雾森林中走出来了,精神状态完全不一样了,好像从死亡边缘活过来了一样。

    她并不笨,听到唐墨和唐旭的对话,隐隐明白过来了什么。

    她坐在位子上,没有上前抱住唐墨痛哭。

    她只轻轻对唐墨说了句,“墨儿,我不怕了,什么都不怕了,他们要将照片发出来,妈妈也不怕了。你做什么,妈妈都做你的后盾,不给你添麻烦!”

    唐墨看了眼憔悴削瘦了许多的唐夫人,心里愧疚,面色沉稳地朝她点点头。

    “真是母子情深啊,看来,你只在乎你母亲,不在乎你父亲了啊!”唐旭用只有他和唐墨二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唐墨眯了眯眼眸,“少拿他来威胁我,他同样是你父亲。新闻上说他出了事,你们只能哄骗这些个董事,我猜,遗书都是假造的吧!”

    唐旭没想到唐墨还有这个脑子。

    以前,倒是他小看了他!

    唐旭拿出手机,给唐墨看了几张照片,“实话告诉你吧,唐洵不是我亲生父亲。我并不会在乎他的生死,若你执意要对付我,那我爸妈,只能对付你爸了!”

    唐墨紧皱了下眉头,“唐旭,这场战役中,你已经输了,少他妈拿那个混蛋威胁我,你以为我在乎?他死了最好!”

    唐旭扯了扯唇角,“好啊,既然你不在乎他生死,就将我送去警局!”

    唐夫人离两人最近,她听到了唐旭的话,面色变了变。

    虽然他跟唐洵已经有名无实,到了婚姻的尽头。但是她并不想他死。

    毕竟,他是唐墨亲生父亲,唐老爷子的亲生儿子。

    唐夫人想说点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她还是转过了头。

    墨儿自己能做出决定的,她不要过多干预!

    她的孩子她最了解,不管嘴上多么无情,心底有一块,总是柔软的。

    如唐夫人所料,唐墨让唐洵离开了。

    唐洵如今离开,也不过是丧家之犬。

    唐氏和唐家,都不会再有他的立足之地。

    …………

    南浔在忐忑和焦躁中,等来了唐夫人的电话。

    “浔儿,你若有时间的话,来趟老宅好吗?”唐夫人声音里带着一丝担忧,“墨儿没死,他回来了,不过他父亲被柳秀一家劫持了,他将自己关在了老爷子房里。”

    南浔接完电话,匆匆往唐家老宅赶。

    唐夫人带着南浔到唐老爷子房间门口,“从昨天一直关到现在。”唐夫人将昨天董事会的事告诉了南浔。

    南浔闻言,有些讶然,但又有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唐旭原来是柳秀和刘耀辉的种。唐洵被他们挟持了,现在要唐墨做出决定救不救他,其实蛮为难唐墨的。

    就南浔了解,唐洵是没给唐墨多少父爱的。

    南浔问唐夫人要了备用钥匙,打开房间,走了进去。

    唐墨坐在床.上,身边放着几本厚实的相册。

    床头柜的烟灰缸上,落了不少烟头。

    南浔走过去,蹲到床边,握住他放在腿上的一只修长的手。

    “很为难吧?”

    唐墨垂眸看向南浔,桃花眼里带着让人心疼的红血丝,“七岁那年,院子里有小朋友骂我是不讨爸爸喜欢的小怪物,我跟人打了一架。”

    “他回来后不问青红皂白,骂了我一顿。每次考试,我都考第一,想得到他表扬,他却只会说一句,不要骄傲,比你厉害的人还有很多。”

    “小时候我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做得不好,让爸爸那般不喜欢自己,我努力做得更好,可还是得不到他的关注。”

    “九岁那年,家里来了客人,客人的儿子很会打拳,他夸赞人家儿子。我为了比客人儿子更好,去了最苦最累的训练营。我学了不少本领,在训练营里,体能,文化成绩都能排前三,可是他得知后,却说了句,练了身手以后是想对老子动手吗?”

    “长大的过程中,我拼命寻求他不喜欢我的真.相。直到我成.人那天,妈妈在酒店给我举行了一场宴会,他也过来了,给我送了礼物,还对我笑了。当时我挺高兴的。”

    “但他呆了几分钟就走了,我有些失落,跑出去寻他。却看到他走进了另一个宴会厅,那也是我第一次得知唐旭的存在,唐旭竞赛拿了第一名,他给他奖励了一辆限量款机车,当时那款机车我很喜欢,也问他要过,可是他送给了唐旭。”

    “得知唐旭是他的私生子后,我找到唐旭学校,狠狠揍了他一顿。结果他知晓后,回来打了我一巴掌!”

    “后来唐旭被他送出国了,他也越发不爱回家,我那个时候就已经对他不抱任何期望了。”

    唐墨抬起头,微微眯着泛起红晕的桃花眼,“你说,我记忆里有这么多他不好的地方,为什么我还要记得,在我七岁之前,他和我妈恩爱甜蜜,将我捧在手心的画面呢!他也有带我去过游乐园,将我驼在他肩膀,给我买冰淇淋的时候。”

    “他给我洗过澡,当成马让我骑,还在我感冒发烧的时候,悉心照顾我。”

    唐墨修长的双手捂住俊美的脸庞,久久沉默。南浔看到他指缝里有冰凉的液体流了出来。

    他哭了。

    尽管他二十七八了,可这一刻,他却还像一个渴望得到父爱的孩子。

    脆弱,无助,可怜,敏感——

    南浔的心,一抽一抽的疼着。她坐到床边,伸出双手,用力将他抱住。

    “哭出来吧!”

    他将脸埋在她心口,双抱回拥住她。宽阔清瘦的肩膀,微微抽.动。

    他需要一个发泄口,这样的情绪,他憋在心里太长时间了。

    南浔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平静下来。

    抬起俊脸时,又恢复了平时那个桀骜狂野的模样,他挑了下眉梢,“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