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945章 青梅煮酒
    ">

    她出示了自己的会员卡,顾瑾汐察觉到了服务员的错愕,目光在余声转了一圈,便立刻转身,往前头带路。

    顾瑾汐想,大约是服务员认出了余声,所以难掩震惊吧。

    她们来到一座最深处的独立院落,门帘上挂着一块牌面,写着声声慢三个字,笔走龙蛇,大气磅礴。

    声声慢,顾瑾汐的目光轻轻的落在余声身上,总觉得这个声声,好像意有所指似得呢。

    屋内温暖,门一开,便有暖气迎面而来,屋里已经烫着一壶酒,咕噜噜冒着热气,酒香四溢,顿时驱散了她们身上的凉意。

    “好温暖啊,而且他们服务这么好啊,知道我们要来,酒都先给我们烫上了。”

    “他们不知道我们要来。”

    余声踏入房门,便拖上了身上的白色大衣外套,摘了口罩,里面她穿着一条黑色的长毛衣裙,直到脚踝的长度,却不显得累赘,反而将她的身材衬得纤弱修长,具有别样的美感。

    天后真不愧是天后,歌甜人美就连身材,都是一级棒。

    “那这酒……”余声不作回答,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径直拿起酒壶,往面前漂亮的透出光的白玉杯盏中倒酒:“这是青梅酒,你过来喝喝看,喜不喜欢。”

    望梅止渴由来已久,一听到青梅二字,顾瑾汐便口中生津,在她面前坐了下来,闻着清冽的酒香,便让人想到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美好场景。

    浅尝了一口,入口便是甘甜,味道真的好极了,一点没有其他酒的辛辣和苦涩。

    味道比想象中好,所以她又放开喝了大一口。

    余声见状,倒是出声提醒了她:“你喝慢点,这酒虽然味道好,但是后劲也是很大的,你悠着点喝。”

    “可是很好喝啊,不像是酒,像是饮料,这儿有得卖吗,我想买点回去。”

    “没有。”

    “那这……”“这儿的老板亲手酿的,只供应这儿的贵客。”

    “啊,那你面子真大。”

    这老板不但提前给他们烫了酒,还提供了如此的佳酿,不都是看余声的面子。

    谁知余声闻言,和刚才的反应,没什么区别,一脸不愿多谈的模样。

    顾瑾汐有些奇怪,如果闹过不愉快,余声不应该还会带她来这里,可是她这淡漠的模样,又不像是和这里的老板和多大的交情似得。

    余声不说,她也不好多问,只不过心里像是有一只猫爪在挠痒痒,眼底也浮现着一丝八卦的情绪。

    最终,她还是忍住了,打量着房内的摆设,岔开了话题:“这个院落在这么里面,而且看里面的装饰和摆设,倒不像是个对外营业的包厢似得,反而像是自家的雅间啊。”

    里面的一景一物,布置的都极为巧妙。

    余声的目光一一在这些物件上面闪过,仿佛带着浓浓的眷恋一般,令她那握着茶杯的指尖,都不易察觉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余声,你怎么了。”

    顾瑾汐轻叫着余声的名字,将余声从恍惚中拉回来。

    另一边,安静高雅的阁楼内,同样煮着一壶青梅酒,梅香四溢,一个身穿高大俊美的男人坐在桌边,儒雅而俊逸。

    服务生在外面报告:“老板,声院的客人来了。”

    声院,那是他们这儿最特别的一座院落。

    一入冬,每晚便烫着一壶酒,仿佛等着它的主人归来似得。

    可是在这里的服务生,很多都是老伙计了,也没见它的主人回过来。

    他们都知道,声院,只招待一名贵客,那客人拿着一张特殊的会员卡,很好辨认,一旦这个客人来了,便决不可怠慢。

    声院的客人来了啊。

    儒雅而矜贵的男人向来沉稳的手,便抖了抖,幸好,酒没有洒出来,而后,便从容微凉的回答:“知道了,好好招待着。”

    “是。”

    “下去吧。”

    ————一壶青梅酒很快见了底,顾瑾汐和余声,都有些意犹未尽。

    余声挥手,让人再上一壶酒,但是顾瑾汐急忙出声制止了她:“不行,你自己说的,这酒后劲大,我们都喝了这么多了,不能再喝了,服务员,麻烦上壶茶吧。”

    “好的。”

    顾瑾汐替余声夹菜:“你别光喝酒啊,来,吃点菜。”

    余声笑了笑,笑容妩媚,眼神迷离而涣散,顾瑾汐想,看来她比自己喝得多。

    茶水很快上来了。

    透着一股清润的梅花香。

    刚倒出来,顾瑾汐脸上便浮现出惊喜之情:“这什么茶啊,好香。”

    “这是用清晨的朝露泡的梅花茶,是我们老板的私人珍藏,只有给贵宾的最高礼遇,平常,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这样啊,”顾瑾汐端起茶杯浅啜了一口,顿时,眼珠子都瞪大了,“好喝,余声,你快喝,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茶了。”

    “说什么最好喝的茶啊,我都喝腻了。”

    余声大约是有些醉了,像个孩子般笑着,酡红的双颊,让她看起来更加妩媚动人。

    服务生都说了是老板的私人珍藏,余声却说是喝腻了,而且从她们进了这里以后的种种迹象都表明。

    余声和这里的老板应该是关系匪浅的。

    只不过,她不想承认,眼神带着失落和缅怀,那老板,亦没有露面。

    他们就像是岁月中的一对玉璧,却失落各地,南辕北辙。

    所以余声今天带她来这里,到底是为了故人重逢还是缅怀过去?

    “余声,好了,别难过,我在这儿陪着你呢,你要是觉得心里不痛快,想哭就哭吧,没事,这儿没人,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哭?”

    余声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摇了摇头,“我不想哭。”

    她的眼泪,早已流干了,“我就是酒喝多了,想上厕所。”

    “……那我陪你去。”

    “不用,你坐着吃饭,这里我熟,我自己能去。”

    余声站起来,推开了顾瑾汐的手,直接跌跌撞撞往外走去。

    顾瑾汐不放心,想跟上去,不过服务员已经贴心道:“我们送余小姐去就行了。”

    “那就麻烦了。”

    顾瑾汐也没有坚持,尝了几口刚刚上来的菜,又是一阵惊喜,是这里的东西都是这么好吃,还是单单,只有余声才有的待遇?

    顾瑾汐已经坚定的认为,余声和这里的老板,肯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余声对这里,确实是熟门熟路,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能走完。

    但今天她喝了酒,所以走的歪歪扭扭。

    服务生上来想扶她一把,却被余声推开:“别管我,我难道连个洗手间都不认识吗,别跟着我,我比你熟!别跟着我,听到没有!”

    在余声的强烈要求下,服务生只好先离开了。

    余声半眯着眼,步履虚浮的走着,这里的一景一物,早已深刻的映在她的脑子里。

    有一条路,她走了上百次,烂熟于胸。

    但,毕竟是长时间没有来了。

    纵然这里的大格局没有发生改变,有些景观,还是稍有改变。

    一不小心,她就一头撞在面前的廊柱上,眼冒金星。

    隐没在暗处的男人目光穿透了黑暗,笔直的落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她愤怒的抱怨……6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