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3章 心虚
    众人皆被陆行州眼中摄人的寒冷给惊得打了一个激灵,尤其陈氏夫妻,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得不继续演下去。

    “陆总的意思,难道是我们污蔑了这个女人不成?”陆夫人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刚才的情形大家可都看见了。我只不过是想看看她脖子上的项链,又不是买不起,她居然就开始对我冷嘲热讽,还要扬言抢走我老公,这口气我咽不下!”

    陆行州瞥了一眼怀中已经不省人事的女人,仿佛听到了一件多可笑的事一样,鼻间无声溢出一个轻笑。

    “她有什么理由?”

    这一问,倒是把陈夫人给问住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位陈总大腹便便,虽然是中年但已经老态毕现,和陆行州站在一起,根本连对比的资格都没有,任何女人都不会蠢到有了陆行州之后,还想攀一个糟老头子似的男人。

    “那是、那是因为我老公没有答应给她代言人的资格!”陈夫人一开口,又找回了刚才的泼辣气势。

    陆行州听着她的话,不紧不慢将姜澜放到了一旁沙发上,而后才悠然转身。

    “陈氏珠宝确实大名鼎鼎。不过对比‘Bonis’,没有人会拒绝它的代言人邀请。”

    陈夫人目瞪口呆,“你、你是说……”

    陆行州优雅的浅淡一笑:“Bonis已经是姜澜到手的资源,她不需要给自己降低档次。”

    陈氏夫妻两人脸色都是一绿,这已经是对陈氏珠宝赤裸裸的讽刺了吧?

    “呵,是这个女人贪心,钱当然是赚得越多越好,拜金女会有知足的时候吗?而且,刚才她那副轻浮的模样可不止我一个人看见!”

    “你说谁轻浮?”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姜澜居然清醒过来了。

    前后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姜澜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明明上一刻还火烧火燎般的难受,理智不在,可是当陆行州将她放在沙发上之后,她便慢慢消散了那种饥渴难耐的感觉,人也悠悠转醒。

    只是刚恢复清明就听见这一句,当然很恼火,下意识就是一句反驳。

    陈夫人轻蔑一笑:“哟,现在不装晕了?看没有得逞就收起那副媚态了是不是?”

    姜澜从沙发上下来,站得笔直,“明明是你们陷害我,给我用了什么奇怪的药物,所以我才会行为反常,否则刚才也不会晕过去!”

    “药物?你可别在这里血口喷人,一顶大帽子扣在我们头上。”陈夫人翻了个白眼,“我看你刚才就是看自己丑行败露,所以才伪装。”

    姜澜冷笑,“我有病啊?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勾引男人,我也不会在这种场合下故意让人看笑话,另外,就您丈夫这幅尊容,我可没兴趣,想要算计我,也要长长脑子。”

    陈氏两人被姜澜几句话给堵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陈总咬牙道:“你说我们下了药才导致你这样,那你有什么证据?没证据就是信口胡诌!”

    这下姜澜为难了,她可以肯定这两个人就是给自己用了药物,混迹娱乐圈当然知道这点陷害伎俩,只是要说证据……

    “看吧,提到证据就拿不出来了,果然不愧是会演戏的人啊,装晕谁不会?”

    周围人看向姜澜的目光再次鄙夷,她下意识的看向陆行州,但也不是想要求助的意思,只是想给自己增加一下对抗的勇气。

    出乎意料的是,陆行州忽然上前,取下了她脖子上的项链。

    他这一举动立刻招来了不少人对姜澜的冷嘲热讽。

    “看吧,这下连陆总也要放弃她了,她根本不配戴陆总送的东西。”

    “我看这一回还有谁来帮她!”

    姜澜也很惊讶,她没想到陆行州居然会把送出去的东西又拿回去,就算他此刻同这群人一样腻味了她,也不会小气到收回礼物。

    “陆行州,我可以解释的,我并没有……”

    姜澜连忙开口,但陆行州微微扬起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让其他人看向姜澜的眼神更加不屑。

    陈夫人娇媚的笑道:“姜小姐,别做无谓的狡辩了,别以为有陆先生撑腰我们就不敢动你。”

    其他人议论纷纷,唯有陆行州好整以暇的摩挲着项链,而后突然朝陈夫人看去,眼神凌厉得让她瑟缩的后退一步。

    “取下你的手套。”

    陆行州这话一出,陈夫人面色陡然变得惨白,“陆先生,这样不好吧,我凭什么要……”

    “你不是想要证据?”陆行州也不容她拒绝,直接打了个手势,顿时,会场内涌出好几名保镖,秦岩领着他们堵在了陈氏夫妇的面前,强行将她的手套给摘了下来。

    “陆行州,你还有没有王法了?凭什么这样羞辱我们陈家?真当这个圈子你就是一手遮天的吗!”

    被保镖粗鲁的取下手套,陈夫人面色铁青,彻底撕破脸的嚎叫起来。

    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是,此时没有一个人被她煽动得敢开口,因为陆行州这态度,明显是已经懒得给在场人士面子。

    姜澜灰败的脸色终于有所缓解,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以为陆行州是不相信她了,连个解释也不听。

    “开始吧。”

    陆行州一声吩咐,秦岩立刻让一名医生上前嗅了嗅手套,而后再观察了几眼项链,随即笃定的对所有人开口。

    “女士们先生们,我是‘仁和’医院的副主任赵医师,刚才我检测了一下陈女士的手套和姜小姐的项链,发现他们上面都抹了一层强效致幻剂,属于违禁产品,需要带回去进一步检测。”

    “你胡说什么!别以为你有几分名气就能污蔑人!”陈夫人终于按捺不住,气急败坏的叫嚣。

    然而她越是这样,反而越是透露出心虚。

    在场不少人认识这位赵医生,因为他在国内医学界可谓响当当的人物,曾经在不同医院工作过,经验丰富,被奉为泰山北斗级别的专家。

    能请到他出场作证,光是他的权威就足以说明不可能造假。

    “是不是污蔑,陈夫人做一下测验不就真相大白了?”宾客中立刻有人倒戈到陆行州这一边。

    于是,刚才还咄咄逼人的众人瞬间换了质疑的对象。

    姜澜死死盯着那名赵医生,眼中流泻出一抹恨意。

    她当然认识这个姓赵的,因为当初就是他在南城给自己做的换肾手术!

    赵医生汇报完毕,接着秦岩上前一步道:“在检测报告出来之前,麻烦二位随我去警局报道一下。使用违禁药品触犯条例居多,希望你们配合调查。”

    “你们、你们是设计好的吧?陆行州,你好狠,根本就是你在算计我们!”

    “陆行州,你就这么想置我们于死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