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五十章 修到真实180
    “哈!”

    “今天是难以置信的一天,也是我必须记录的一天。自从我踏上研究食材这条道路之后,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自己可以左右吃货的世界,可以让所有吃货都知道我的名字,我的存在。”

    “我不要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吃货,也不要做一个静悄悄的背景。我研究食材,就是为了找到独树一帜的途径,就是为了让所有吃货都崇拜我,都认为我研究的食材才是巅峰。”

    “哈哈!”

    “今天,这个梦想正在迈向成熟,随时可以声名鹊起。所有吃货都会记得我,记得我的研究,知晓是我!不是别人,是我创造出食材的又一里程碑。”

    “七名烹饪大师,七名啊!我竟然一次性见到七名烹饪大师!”

    “哈哈哈!”

    “最关键的是,七名烹饪大师都有求于我。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不过,大师们的情报网堪称一绝。要知道,我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研究者,哦不,我曾经默默无名,从今天起我将大放光彩。”

    “讲正事,大师们竟然知道我的研究范围内,出现一名野生人类食材。天啊,我都不知道这些大师们从哪里知晓了这个信息,并且还知道这个野生食材具有微弱的精神力量。”

    “是个吃货都能明白,这是个里程碑的节点。大师们,肯定拥有更厉害想法。果然,大师们竟然一直耿耿于怀那位传奇大师在盛典上的表现。那是无法复制的菜肴,各项因素都恰好凑在一起。”

    “这些大师们,不是没有尝试,但这种刻意总会影响菜肴口感。也许普通吃货根本吃不出来,但大师自己却是知晓作品的瑕疵之处。没有哪个大师会不承认,若是自欺根本无法走到大师的位置。”

    “想要重复传奇大师的菜肴,那么食材本身就必须被‘希望’所包裹。但并不是每个人类食材,都拥有相同的求生意志,也不是每个人类食材都可以号召整颗饲养星球。”

    “而我这里,这个野生人类食材,让大师们看到契机。我们是不是可以故意泄露一些,让那个野生人类食材觉察到?或者,操纵一些其他人类食材,让他获得整颗饲养星球的权力?”

    “也许,我们可以假装失误,让整颗饲养星球的食材都觉察到我们的存在。这会造成恐慌,但人类食材的文明从来就不乏希望。所以,很大可能,全体恐慌之后会有希望崛起。”

    “而拥有浓郁希望的食材,就是这些大师们所需求的。用整颗饲养星球的所有食材,来创造几个合格的食材,这就是大师们的手段。只为走向烹饪的更高点,其他的都不去理会。”

    “也就是这种执着,才是我们吃货能走到今天的原因。哈哈,其实我也有些胡言乱语,想想有些激动,我可是要成名啦!所有吃货,等待我的降临吧!”

    “嗯,几位大师细细探讨,商量着最后的决策。不管怎样,也就是一颗饲养星球的事。如果失败,大不了再找颗饲养星球就好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那个野生人类食材不能死。”

    “他是这次行动的关键,也是关系着能否让绝望的人类再次燃起希望的钥匙。所以,我们不仅不能弄死那个野生食材,还要偷偷给他加力,让他的精神力量略微突破。”

    “其实,这似乎是一条道路。如果具有精神力量的人类食材,可以做到一些普通人类食材无法做到的事情,那为什么不全力培养精神力里的人类食材呢?”

    “这个野生人类食材可以自带精神力量,那么说明人类这种食材都可以做到。也许需要刺激,也许需要有人领头,或者是其他方式方法。但至少不会完全没有头绪,那么成功之后,就是新的食材诞生!”

    “卧槽!我真是天才!哈哈,我手上还有两个饲养星系,完全可以尝试!只不过,人类这种食材跟我们吃货相去甚远,如何教导他们呢?显然我们吃货的方法,不可能适用于他们啊!”

    “傻了!这不是正好有一个野生人类食材么!完全可以让他来教导啊!然后我在旁边记录,到时候按照他的教导方法,嗯,如果有用的话,那么他的方法就可以复制。”

    “我不需要大规模的人类食材都具有精神力量,物以稀为贵!对吧,那么这种具有精神力量的人类食材,就将打上我的名字。哈哈!历史书上,绝对会留下我的名字!啦啦啦!”

    …………

    …………

    袁长文好难受!

    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难受就像山一样压过来。

    现在,已经是晚上,咖啡厅接近打烊的时候。

    吃过午饭,袁长文很难受,但不知道为什么,晚饭的时候竟然无比轻松。就像整个人一直背负着三十斤的负重,然后突然将负重扔掉的那种感觉。

    轻松,无比轻松。然后整个人处于无惧的状态,那时想着自己竟然会烦恼,对于烦恼这种东西的存在感到不可思议。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整个宇宙变成了自己的游乐场,无论发生什么都是好的。

    但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晚上快打烊的时候,一股难受再次袭来。

    自己似乎面对的是vr特效一样,一座山压下来,那股压制难受痛苦非常明显。但当那座山真正压下来的时候,似乎犹如泡影将自己穿过。

    不仅没有丝毫损伤,反而整个人轻松无比,甚至连那座山究竟是什么,自己为什么难受,这些问题统统都没有了。

    可是,现在!

    袁长文再次被难受包裹,根本无法动弹。就算知道这座山压下来自己没事,就算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但那种难受依旧存在。哪怕知道是角色难受而不是自己难受,同样无法减轻任何难受的感觉。

    能做什么?什么都不能做,也做不了什么。

    我当然可以让自己忙碌起来,让自己去追求某个成功,然后摆脱这种难受。但是,这没用,不过是转移注意力的手段而已。

    自己是不是傻了?所有人都想摆脱难受痛苦,我反而要拥抱它们,邀请它们进入我的身体。果然是疯子,才会踏上的道路。

    仔细想想,自己已经被这种轮番情绪轰炸多少次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