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15章:是不是男人
    两人很快就到了监控室,部门经理带着林浩去查监控,但是突然发现监控设备坏了。

    “怎么回事,好好的监控设备怎么会坏掉?我刚才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部门经理趴在电脑前面认真的看着电脑,让监控室的人操作着。

    部门经理还有点着急,虽然不是特别大的公司,但是这家公司也不算小,监控怎么可以坏掉,那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什么时候能够修好?”部门经理来回的在监控室里走动。

    监控室里的技术人员略有点为难的开口:“这个味很快就能修好了,但是一千的监控就没有了。经理,您看?”

    部门经理因为紧张而没有看到,但是林浩却看到了那个价术人员的眼里划过的那一抹慌乱。

    呵呵,又是跟那个人有关系!

    “那赶紧修吧,还好之前的视频我有存到手机上。林先生,给你您看我手机上的吧。”部门经理说,他完全没有想到有人会在监控上做手脚。

    知道他点开手机里保存的监控,发现播放出来的全部都是带着星星花花的黑色,根本没有任何的画面。

    部门经理头大了:“这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当然是有人做手脚了呗。”林浩直接说破的这之中的道道,伸手拿过部门经理的手机,林浩开始捣鼓,不过一会儿就弄好了。

    林浩随手一抛,就把手机扔给了部门经理。部门经理打开一看,发现里面保存的监控已经可以看了。

    “以后不要让别人那你的手机,不然你的什么东西都全部被人监控了。把你的什么财产安全把控好,密码什么的,记得修改。你的手机里面被人安装了窃取你的猴急里的一切信息的东西。监控也是呗动过手脚的。”

    林浩说着这些的时候特别平淡,像是在说很平常的一件事一样。但是部门经理确实听出了一身冷汗,那个帮部门经理现在监控的技术员也是出了一头虚汗。

    林浩伸出手一把拉住那个技术员让一把边儿去了,林浩做点电脑前敲击着键盘,不到五分钟,所有的监控设备都运行正常,而且那些消逝的监控也都回来了。

    “原来是他啊!”林浩看着监控里的那个人,就是之前和齐雪吵架然后被炒鱿鱼的那个。他在地下车库喷写下的那些话,但是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人,林浩没有见过,将目光投到了部门经理身上。

    部门经理摇了摇头:“我也没有见过这个人,可能被?咱们公司里的。”

    林浩继续看着视频,又看到那个陌生男人拿出了一些纸张还有那个彩色的海报,大刘出现在视频里,接过那些东西出去了。

    那个陌生人还和那个被炒鱿鱼的人一起,拿着那些小纸张的制片网别人车里赛。

    简直了!

    就是部门经理看的都生气了,这么对待一个女人,是诚信把人家搞臭了啊。如果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就会被搞得精神崩溃,自杀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法子,太恶毒了。

    林浩把视频打包发到自己手机里面:“这里的人出了问题,你自己看这办吧。”

    丽娜好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下部门经理在这里。

    部门经理看着这里的两个技术人员,有另外一个手机手机了所有的证据,然后淡然的问那个技术人员:“你知道怎么做吗?我可是随时可以让你进去蹲几年。当然你也可以找人弄死我什么的,不过只要我出了意外,这个视频就会直接出现在警察的邮箱里,相信我对你没有坏处。刚刚那个人,可比你厉害的多。”

    “我,我知道了。”技术人员不敢反抗,他本来就是为了钱,现在没被赶走,只是做了碟中谍而已,只要好好地不用进去,他都可以的,听谁的都一样。

    林浩出了监控室就直接去找那个刚刚被炒鱿鱼的男人了,他还在公司前没有走,林浩问了几个人,都说他爱收拾东西了。

    但是那个男人都做出了侮辱齐雪名声的事情,又怎么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走了呢。而且在那一会儿时间就搞定了监控的事情,肯定还在公司里没有走。

    “原来你在这里啊!”林浩在设计部找到了那个男人,他的手里正拿着手机在拍设计部的设计文稿。

    林浩直接一脚把人踹倒,然后捡起来那个男人掉落在地上的手机。这个男人试一遍拍一边发给了齐灵儿。

    “呵呵,狗东西,你想做什么?”林浩冷笑着把这个人偷拍病给齐灵儿发送商业机密的聊天对话全部都录了下来。

    林浩把手机装进衣兜里,一拳头达到还没有爬起来的男人身上。

    “啊!,你干什么,艹!你居然打我!”男人挣扎着想要从死伤爬起来,但是他还没有爬起来,就去呗林浩一脚有给踹回去地上了。

    林浩又给了他一脚:“我打你怎么了,有本事你打回来啊。”

    男人被林浩几脚就给打的爬不起来了,原本干干净净的白衬衫也已经脏了,纽扣崩掉了两个,变得衣衫不整,好像被什么璀璨了一样。

    这个男人虽然长得还想,但是就是一个菜鸡,林浩虐者他都觉得没有劲。

    “说,和你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林浩的声音在这没有人的办公室里格外的清晰,林浩的声音挺好听的,但是在这个男人的耳朵里,这不亚于d恶魔的声音。

    男人趴在地上声音有些颤抖:“你说什么,什么男人,我不认识。”

    林浩一脚踩在男人的背上,一点一点的用力,听着男人的闷哼声轻声问:“现在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吗?谁给你们的狗蛋这样做的?嗯?居然以这种方法对付一个女孩子,你们算什么男人?”

    “我是,我是男人!我怎么可能不是男人!”男人恼羞成怒的喊,但是林浩怎么听都觉得他心虚。

    “呵呵,是男人就爬起来跟我打一架啊,一脚就能到了的软脚虾,还和人一起玩这种阴损的招数的男人,能算得上男人吗?”林浩脚下用力,男人有时一个闷哼,他被踩在地上根本就爬不起来。

    林浩眯了眯眼睛,声音里带上了催眠的蛊惑里:“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的人怎么可能是男人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