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83章 精神过于紧张了
    ♂nbsp;   听到他紧张的问,牧莹宝刚想开口,却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此时的他,一张俊颜竟然是煞白煞白的。

    “快,快去找大夫。”薛文宇已经再次开口了。

    他是对着不远处的自己人,咆哮的!

    牧莹宝见他如此,鼻子发酸,心口都发疼了。

    自己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反应,竟然把他吓成这样,可见他的心里是有多紧张。

    主要的,恐怕还是因为那三个感染了鼠疫的孕妇,让他感到恐慌了。

    “文宇,看着我,我没事的,真的没事,你放松些好么?”牧莹宝赶紧看着面前的男人,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赶紧拉了他的手,轻声的呼唤着他。

    话音刚落,人就腾空被他横抱起,往前跑了几步,停下来,又转身往大帐里跑。

    “文宇,宇哥,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啊。”牧莹宝也快急哭了,伸手捧了他的面颊,一边对他说,一边示意他看向自己。

    这会儿功夫,他已经抱着她返回大帐,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了床榻上,然后跪俯在床边,还反过来安慰着她;“我知道,没事的,肯定没事的,你就是劳累过度了。”

    牧莹宝看着他的神情,想了想,拽了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冷静,冷静。”

    薛文宇连忙把自己的另一只手,也放在了她的腹部,这里面是他与她的孩子,第一个孩子,绝对不能有事。

    想到这里,他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念头不对,赶紧摇头,不对,不对,不管是跟她的第几个孩子,都不能有事的。

    因为紧张,他的一双手在她的腹部,一动都不敢动。

    忽然,手掌下感受到有什么在动。

    他当即就是一怔,赶紧看向牧莹宝,就见她嘴角噙笑的看着自己。

    “这是?”媳妇的笑容,成功的安抚了他紧张恐惧不安的心,很是疑惑的问。

    “傻瓜,这是胎动,是咱们的宝宝在动啊。”牧莹宝轻声的告诉着。

    “那你刚才?不是身子不适不妥?而是?”薛文宇不确定的继续问。

    牧莹宝笑着点头;“对啊,刚才忽然感受到了胎动,结果,就被你误会了。”

    一般最早的胎动,是在四个月左右。

    牧莹宝这虽然还没到四个月,能感受到胎动也是正常的。

    “啊?”薛文宇傻傻的一声后,起身把面颊轻轻的贴在她的腹部。

    “宝贝啊,快与你父亲打个招呼吧,你父亲都被吓坏了。”牧莹宝轻笑道。

    仿佛是听到了牧莹宝的话,又好似跟父亲有心灵感应似的,牧莹宝的话音刚落,薛文宇的面颊就再次感受到了。

    这次比刚刚还要明显一些,牧莹宝就看着腹部张俊颜,露出惊喜不可思议的神情来。

    刚刚还苍白的脸,也因激动兴奋,逐渐有了血色。

    贪心的把脸转个方向,用另一边贴着媳妇的腹部,还很小心翼翼的,生怕压到媳妇腹中的宝宝。

    可是这回,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感受到。

    “莹宝?这样真的对劲儿么?”他又有些紧张的抬头问。

    “别紧张担心了,对劲儿的。”牧莹宝赶紧的告诉着。

    “那她(他)什么时候还会再动?这个胎动有规律么?”薛文宇很是期待的问到。

    牧莹宝故意思考了一下,才告诉他;“这个不一定的,也许要过好几天,也许每天都会有反应。”

    看他如此紧张的样子,打死牧莹宝都不会告诉他,自己胎动的确是偏早了些。

    就他现在这个状态,对他说的话,他会瞎想瞎担心的。

    “这样子的啊。”薛文宇此时的激动和难掩的兴奋,跟刚刚那个他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他索性坐在床沿上,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想确认,这个胎动,真的不是因为母体太劳累,而感到不适的反应么!

    牧莹宝耐着性子,简单明了的解释给他听。

    就在这时,大帐外忽然涌进一群人来。

    为首的是气喘吁吁的羌大芜,边上的另外俩大夫,也都是满额头的大汗。

    边上拎着药箱的,手都有些抖。

    床边那俩,也是这时才想起,怎么回事了。

    涌进来的这些人,看着一脸笑意的国公爷夫妇,虽然不明白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至少看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夫人没事!

    “我没事的,就跟他开个小玩笑,他却太紧张过头了,不好意思了,吓到各位了。”牧莹宝见薛文宇有些尴尬的模样,赶紧抢先开口了。

    “夫人您莫要如此说,国公爷这也是因为太在意夫人您了。”羌大芜代表大家回应道。

    没事就是万幸,涌进来的七八个人同时松口气,呼呼啦啦的赶紧离开了。

    “啊呀,上课的时辰都过了,赶紧陪我过去。”牧莹宝拽着他的胳膊坐起身,就要下床。

    “今个午后就休息下,也没什么打紧的吧。”薛文宇嘴上这样劝着,却也知道没用,手还是认命的拿起她的鞋子,帮她穿了。

    “好了,我知道你心疼我,那这样行不行?明个起,上课的时间,上午减少半个时辰,下午减少一个时辰,早点回来休息,怎么样?”牧莹宝跟他商量到。

    一个半时辰,就相当于现代的三个小时了。

    薛文宇听罢,满意的点了点头。

    打这天起,牧莹宝真的就做到了,每天减少了一个半时辰的授课时间。

    而薛文宇呢,从这一天开始,每天多了一件可做的事。

    那就是,不管她午睡的时候,还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的手都会放在她的腹部,在等待着胎动。

    等到了,就兴奋不已。

    当第一批经过特训的大夫,启程奔向延国各地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凉爽。

    中秋节,没能在京城过,重阳节也是在裕东过的。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裕东城内悲伤的气氛已经淡了些。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活着的人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牧莹宝夫妻离开裕东城的时候,裕东城的百姓都来相送,钱知府老泪婆娑的那叫一个依依不舍。

    出发没多会儿的功夫,有人低声的跟牧莹宝夫妇禀报,说后面有一条尾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