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257章 泽拉图于凯瑞甘(二)
    自从四年之前,和雷诺一起在星灵们的母星艾尔之上对抗了虫族帮助了星灵们逃亡之后,这些年来,有感于虫族的强大,泽拉图就一直在追寻一个关于虫子和萨尔那加回归的古老预言。

    他有一种直觉,如果自己不把这件事情给彻底搞清楚的话,那就一定会发生一些很可怕的事情

    随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根据一些星灵古老文献的只言片语,泽拉图他发现,在早就已经被星灵们放弃的这个偏僻星球乌兰,在这里,竟然保存着一些记载着古老预言的石板

    所以,他在今天才会搭乘着一艘小型的星灵宇宙穿梭舰,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这个偏僻的星球,试图揭开被埋藏在这里的、那些被尘封已久的秘密

    “虫群的到来,果然就如同预言中所说的一般”

    在一个昏暗的巨大洞窟里,泽拉图利用自己右手上的绿色灵能刀刃所上散发出的强光,他就那样一边仔细地观看着这块石板,一边在喃喃低语着一些什么。

    果然,眼前的这些,就是他在一直追寻着的东西。

    确定之后,他就开始耐心地,一点一点地看下去,同事也吃力地翻译着石板上的那些晦涩难懂的古老文字和抽象图案。

    “然后星灵,神所孕育的第一个种族起来对抗它们”

    “现在,创造我们的萨尔纳迦就要回来了”

    “他们是要回来拯救我们”

    “抑或是毁灭”

    这些,就是泽拉图从这块石板上所获知的全部信息。

    好吧,其实,这仅仅只是泽拉图自己靠着图案自己乱猜的,至于那些文字,他并不太懂

    而且,他还发现,这个石板上面所记录的信息其实并不全面,估计仅仅是全部预言的一部分所以,他在小心地将石板取下之后,打算到其它的圣殿上好好地找找,将其它记录着预言的石板全部扫描记录后直接拿下来打包带走。

    突然,在泽拉图在转身准备启程前往这颗乌兰星球上的其他圣殿的时候,在这个破败的圣殿洞窟里,竟然就冒出了几只虫族的刺蛇并对他发动了袭击。

    “呵呵呵”

    当泽拉图三两下就轻易地将这些挡路的虫子斩杀殆尽的时候,一个女人低沉的笑声就在黑暗之中传了出来。

    然后,当泽拉图循着笑声看过去的时候,他就发现一个长着一对巨大的骨头翅膀,全身被角质层一般的鳞甲所包裹,头发还一节一节,如同骨刺一般,但却有着人类的身体和姣好面容的女性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这个人,泽拉图表示他认识,而且,还很熟同时还恨得咬牙切齿

    她就是:毁灭无数生灵和星球的罪魁祸首,虫族在主宰被杀掉之后的新的女王,刀锋女王凯瑞甘

    “我就知道,你最后是一定会来到这里来的,泽拉图,你也被那个预言所吸引了吗”

    就那么只身一人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凯瑞甘不屑地看着那些被泽拉图砍死的刺蛇之后,就无所谓地笑了笑。

    虽然这个洞穴里面还有她的不少大部队,但是,她并不准备现在就将它们召唤出来,以免过于刺激这个古老的圣堂武士兼黑暗教堂的教长。

    身为被主宰刻意制造出来的存在,被授予了知识的刀锋女王凯瑞甘当然知道为什么泽拉图会到来这里,所以,在大概知道了泽拉图的行踪之后,她就提前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这个名为乌兰的行星进行布局,打算和这个在星灵之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老头子好好地谈上一谈。

    刚刚,她之所以放几只刺蛇出去,无非就是想让这个老头打上一小会,消消对方心头的火气而已。

    “光是你的存在,就已经玷污了这个神圣的地方,凯瑞甘”

    只可惜,泽拉图并不想去听这个屠灭了无数生灵的虫族刽子手的话,他在下一秒,就再次放出了自己刚刚收回的绿色灵能刀刃,准备对敌人发动进攻。

    “难道你没听到吗泽拉图星际间传来的那种低语声整个银河,很快将随之变为火海”

    凯瑞甘打算劝说这个顽固的老头,她根本就不需要去看那个预言的石板,知道的就比泽拉图现在从石板上获悉的内容要多得多

    其实这事,要从主宰诞生的时候说起了

    当初,被埃蒙创造并赋予了思考和学习的能力,但却得不到自由意志的虫族主宰,它在禁锢思想的监狱中不停地反抗着。

    从来都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在幕后控制着主宰,而后来,发现了人类的主宰,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让全体虫族脱离埃蒙控制的好方法,那就是创造刀锋女王凯瑞甘

    这个被埃蒙创造的神奇存在,它认为,只有她,才能让虫族远离奴隶的命运,也只有她,才可以阻止主宰自己所预见的残酷未来

    这也正是凯瑞甘现在没有盲目攻击泽拉图的原因,比对方知道的更多的她,显然是希望和拥有强大幽能力量的星灵一起合作,一共抵御那个即将到来的毁灭命运

    至于找人类合作的事情,她就没敢太多想,毕竟,她凯瑞甘这些年来,前前后后杀了无数亿的人类,这种仇恨,差不多已经大到没边了

    再说了,在还未回复人类记忆的刀锋女王凯瑞甘看来,人类太过于自私且善变,个体实力也太低太低,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

    所以,星灵一族就成为了她唯一的选择

    而在星灵各分支之中,这个德高望重且思想较为开放的奈拉齐姆星灵黑暗教堂的教长泽拉图,就成为了她唯一可能谈得上话的对象

    “大概吧但你恐怕没有命可以看到那个时候”

    看到刀锋女王凯瑞甘似乎是独自一人出现在这个地方,没有太多的虫群相伴,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泽拉图当然不会错过的

    万一,他真的不小心杀掉了这个虫群的女王的话,那岂不是为克普鲁星区的生灵们解决了一个大害

    所以,他就不再和眼前的大敌废话,直接抬起了手上的绿色灵能刀刃,然后一个暗影突袭,化成一片黑雾的同时,瞬间就朝着刀锋女王凯瑞甘疾速扑了过去。

    只可惜的是,暗影突袭刚刚到达刀锋女王的前上方,在泽拉图的灵能刀刃还没来得及朝敌人的头颅挥击而下的时候,他却被对方的幽能给死死地挡在了半空中,并被一个看不见的幽能力场给狠狠地推了出去。

    “拜托我们之间曾经的小冲突,现在已经变得没有任何的意义一个无法阻止的风暴正在席卷而来”

    “泽拉图,我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应该团结以来一同对抗即将被毁灭的残酷命运。”

    刀锋女王凯瑞甘并不想和这个星灵的顽固老头打,至少不是现在

    她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把对方给打死了的话,那岂不是就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到时候,凭着她和她手下的虫群们,显然是无法有效对抗那个隐身在黑暗之中,时刻准备着毁灭一切的可怕存在的

    正因为这样,她在刚才,就没有召唤出不远处的虫群,也没有使唤出杀伤性的技能,而仅仅是防护住对方的攻击并将其反弹了回去而已。

    “不”

    泽拉图仍旧顽固地拒绝了对方的提议,他身上的罪孽已经不少了,怎么可能还去和虫子搞联合星灵的母星艾尔是为什么而陷落的,他可没有忘记

    要是他真的按照对方说的那样去做的话,那他泽拉图,就真的成为全部星灵的千古罪人了。

    所以,在被对方的幽能护盾弹上半空的他,再次瞬间消失,并又一次用上了他的暗影突袭技能,以雷霆万钧之势,用尽自己全身的暗影力量,在消失和显现的一瞬间,挥舞着自己的灵能战刃,径直朝着刀锋女王斩击了过去

    下一秒,一阵暗影烟雾再次出现,扎拉图出现在了远处的一块岩石之上,并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右臂。

    刚刚的那一击,他已经成功地攻击命中了刀锋女王凯瑞甘,然而,他自己的右臂,也同时被对方的反击给重创了。

    “看来,命运,终究是无法改变的结局最终会来临当轮到我的时候我将欣然接受”

    低头看着自己被对方切断并滑落地面的一张幽能骨翅,凯瑞甘有点心灰意懒地皱了皱眉头。

    如此看来,双方谈判合作的事情,已经很明显的失败了吧

    既然合作失败,那就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整个银河生灵的毁灭,也许,就真的是不可避免的了

    所以,在利用自己超强的再生能力让骨翅重生后,凯瑞甘伸手稍微安抚了一下自己周边,那些打算冲上去撕碎敌人的虫群后,就冷笑着最后看了一眼那个顽固的星灵老头,然后转身走进了黑暗之中。

    对于不能达成合作的这件事情,凯瑞甘其实并不会感到有多少的悲伤。

    在还没有恢复人类记忆的凯瑞甘看来,既然不能一起合作在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面前挣扎着求存,那干脆就一同被注定的命运所毁灭吧

    “预言不是绝对的总是会有新的希望”

    看到那个刀锋女王凯瑞甘率径直领着她的虫群隐没入黑暗之中后,泽拉图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和对方合作的念头。

    其实,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真的有点相信对方的话了,在刚才,对方明明有机会轻易地要了自己的命,但她却没有下狠手

    再加上自己刚刚看到预言,以及他自己之前早就对此有所预感的直觉,那星际间的低语

    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几年里,耗费大量的时间,一直致力于寻找这个关于萨尔那加回归的古老预言。

    但是,至少现在,他还抱有着一丝丝的幻想,他觉得,如果他能凑齐所有的预言石板碎片的话,也许能够从中找到某种更好的、不用和虫族合作就能免于被毁灭的方法

    “我的娘咧老子刚刚没听错吧咱们似乎是掺和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件之中”

    “星灵古老的预言世界毁灭不可阻挡的风暴劳什子的命运还银河化为火海他们那俩个怪物,刚刚到底在说些什么”

    在魔改之后的元首号重型战列巡洋舰的舰桥里,普朗克舰长一边喝着酒,一边兴奋地咧着嘴大声嚷嚷道。

    原来,他们刚刚通过安妮元首大人在这艘战舰上铭刻的侦查魔法,用一个隐形着的移动真视侦查守卫,一直悄悄地尾随着那个登陆乌兰行星的奇怪星灵,然后再利用舰桥里的魔法显像,通过侦查守卫提供的视野,全程观看到和听到了刚刚那个泽拉图和刀锋女王凯瑞甘两人之间的战斗以及对话的全部内容

    “元首阁下,那咱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咱们要不要掺一脚您也看到了吧那个叫做泽拉图的星灵,他似乎准备去收集所有的预言石板”

    又看了一会侦查守卫画面里传达过来的影像后,普朗克就有点不淡定了

    按照那两人所说的,一个似乎是能席卷整个银河的大灾害,就被刻在那些预言石板之上

    然后,再想想那两人的身份:其中一个,是星灵种族的高层,黑暗教堂的教长而另一个就更了不得了竟是虫群的刀锋女王凯瑞甘对方两人的身份摆在那里,总不会没事找事儿跑来到这里演戏玩吧

    所以,普朗克觉得吧,这事儿,最少有八成的可能是真的

    要是自己这些人不赶紧参与进去,了解其中详情的话,搞不好,到时候就真的得两眼一抹黑地直接完蛋了他可不想死到临头了还是一个糊涂鬼

    “唔”

    小安妮皱了皱眉,没有理会旁边这个满嘴酒气的糟老头。

    她只是抱着自己的小熊,饶有兴趣地坐在舰长的椅子上,眯着眼看着侦查守卫回馈回来的那些画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在刚刚泽拉图查看那块石板的时候,她就已经偷偷地让侦查守卫在上面扫了一遍,现在她自己也大概地知道了一些上面的内容。

    无非就是这个宇宙里的那种名叫萨尔那加的生命创造者,准备再次返回这个宇宙里而已然后,再根据那两人的对话,她就不难猜测其中的含义:似乎,那个回归的萨尔那加打算彻底地毁掉这个世界由他们创造的生命

    这不就是跟艾泽拉斯世界的燃烧军团一样了嘛就是那个所谓的黑暗泰坦什么的,据说,就是那个被绿头精灵们打死的那个大恶魔阿克蒙德的老大叫什么来着好像是萨格拉斯

    啧小安妮自己都没想到,在这个看似属于科技侧的世界,竟然也有这种创世泰坦一般的玩意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就和小安妮刚刚来到这个克普鲁星区时,所隐隐感受那种冥冥中的巨大恶意相吻合了

    到了现在,图案是大概理解的差不多了,但对于那些石板上的具体文字,她就不怎么懂。

    似乎,上面使用的是某种精神烙印所写的古老语言

    如果她想要进一步解读的话,那就必须近距离地接触那些石板才行,单单靠侦查守卫提供的画面的话,也仅仅是能大概理解那些图案而已。

    可是下面的虫子似乎有点多呢,要不要下去捣乱呢

    “德莱厄斯,你对那俩人怎么看”

    盖伦脸色有点凝重地继续看着侦查守卫反馈回来的图像,里面那个泽拉图,那个星灵的武士,正在隐身突进,一路就如同切瓜砍菜一般对付着那些拦路的虫子们。

    他其实并不关心那些什么预言之类的玩意,他也听不懂

    他更关心的,是那个叫做泽拉图的星灵圣堂武士那个星灵,似乎和他们之前在海文星上面战斗过的那些很不一样很不好对付

    “那个女虫子我不知道,但是,那个星灵,他确实是个恐怖的对手”

    看着画面里的那个自身无损就杀了一大堆虫子的星灵武士,德莱厄斯的脸色也有点不太好看。

    在刚刚传回来的画面里,对方竟然硬是凭着隐身的神奇手段,戏耍一般,将一只巨大的雷兽虫子给三两下就砍死了

    这只星灵,无论是那种化为黑烟瞬间移动和突袭的手段,又或者是闪烁和那个监牢一般压制敌人的技能,都让德莱厄斯觉得很难缠

    更要命的是:对方甚至还有那种娴熟的近身格斗战技和全程隐身的能力如果是像虫子那种感知能力和智商不怎么高的存在的话,估计怎么被敌人砍死的都不知道吧

    “真打起来的时候,如果没有办法破除对方的隐身或者感知到对方的存在的话,那恐怕我们两个小队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恐怖的星灵武士,如果是硬碰硬的话,德莱厄斯并不怕

    但是对方不仅有诡异的攻击手段,还能化为黑烟短距离突袭或者长距离的闪烁,更要命的是还能保持长时间的隐身,这是在是没法打啊

    德莱厄斯都可以想象,如果是人类的普通陆战队队员面对这种对手的话,在对方的这种诡异刺杀之下,多少人命都不够填的吧

    “如果距离不远的话,我到是有办法可以强行将他从隐身之中逼出来,但是他还会长距离的闪烁啊”

    看着画面里,一个闪烁就越过一个一两百米宽的悬崖,盖伦都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好了。

    跑得快,全程隐身,瞬息突袭,长距离闪烁,还会压制对手任由他自己砍杀而不能反击的技能这简直就是开挂一般的存在了

    也就是现在了,如果换成他们以前的那时候,在没有近战能力,也不具备特殊力量的情况下,估计多少人上去都不够别人一个人杀的

    “呐盖伦,我们战舰里到底有多少的军队”

    终于,坐在舰长位置上沉默了许久,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的安妮,终于在这个时候出声了。

    在考虑再三之后,她觉得吧,反正现在她们算是进退自如,有一艘战舰在轨道上隐身待命的她们,随时可以传送回来,也不怕被虫群围殴这样一来,似乎就真的可以到地面去搅一下局,看看能不能将那只星灵好不容易收集的几块预言石板给借来看一看

    “军,军队”

    听到自家安妮小元首的问话,盖伦愣了愣,难道,他们的元首大人打算去和虫子和星灵干架了

    “报告元首:在这艘元首号战列舰之上,除了我们二十人的元首卫队之外,目前就只配备三百人的陆战队、两辆重型攻城坦克以及十架试行生产的首批维京战机”

    身为元首卫队的一名队长兼军事主官,盖伦对元首号战列巡洋舰的武装配备显然是比较清楚的。

    这些都是他们可以随时投入登陆作战的部队,至于其他的那些战舰上的安保人员、守卫以及其它岗位上的舰员们则暂时不计算入内。

    “怎么才这么点人手啊”

    又皱了皱可爱的小眉头,当她发现自己的这艘战列舰上就只有这么一些军队之后,安妮就很不满地嘀咕了一句,她还一直以为,这艘战舰上至少能有好几千人呢

    可哪想到,竟然就装了这么点的作战部队在平时,她看着这艘战舰也挺大的啊

    “算了你现在就去,让陆战队们全部着装,待会,咱们也到这个星球的地面上去玩玩”

    说完之后,她也从自己的座位上跳了下来。

    如果需要到地面上去的话,她似乎也要回去换上自己的那套已经许久没有穿过了的幽灵套装才行。

    “遵命”

    有架打,再加上现在这艘魔改后的元首号战舰和星灵们的战舰一样,具备单兵传送往返的能力,所以,盖伦肯定是不会怂的。

    “这,已经是最后一块预言的碎片了,卡拉斯,我们的任务很快就要完成了”

    泽拉图看着眼前的最后一个圣殿祭坛,高兴地对着这个之前突然传送下来帮助自己的这名高阶圣堂武士说道。

    他之前,不顾手臂上的伤势,强行战斗了那么久,而现在,终于是他获得回报的时候了

    只要获悉了全部石板以及其上的内容,也许,他们星灵,就能知道怎么抵御被毁灭的可怕命运

    “泽拉图教长,赶紧取下石板吧,我发现,虫子们似乎已经跟过来了”

    高阶圣堂武士卡拉斯并没有多高兴,反而很担忧地看向远处的黑暗,在哪里,似乎隐隐有虫群们的嘶鸣声传来,它们恐怕很快就能找到这里的吧

    “预言的最后一块碎片它提到了一个将会打破神之循环的人”

    拿下了石板,泽拉图看了一会,他不能理解这些内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打破神之循环

    什么是循环为什么会循环什么人可以打破它它和即将到来的毁灭又有什么关系然后,打破循环的这个人,又是谁

    “泽拉图教长,连您也无法解读这些石板的具体内容吗”

    卡拉斯有点惊讶,难道就连泽拉图这个年长的教长都不能解读这个预言吗那他们之前费尽力气,还牺牲了那么多的武士又有什么意义

    “有些字迹很模糊,而另一些文字也很古老也许,我们需要守护者的智慧”

    再次回忆了之前看到的那些石板的内容之后,泽拉图就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的学识还不足以完全破解这些石板。

    “凯瑞甘,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

    收起了石板之后,泽拉图突然就板起了脸,挥出自己的灵能战刃,冷冷地对着远处的一个高地叱喝道。

    他刚才已经感应到了凯瑞甘的幽能波动,对方,就在那处高地的背后

    “也许,你可以了解预言的所有含义,泽拉图”

    “但是,既然你已经拒绝了合作,那你们终将无法逃脱等待着大家的,最终被一起毁灭的命运”

    刀锋女王凯瑞甘冷笑着从黑暗中走到了那处高地之上,居高临下地冷冷地看着远处,在底下那个圣殿旁的三五十个圣堂武士和泽拉图。

    “你为何不欣然接受你的死亡既然,它已经是注定的结局你的反抗又有何意义”

    现在对合作已经不抱期望的她,也很想知道被泽拉图拿到的那些石板的具体内容。

    毕竟,求生可是所有生物的本能所以,她也想从这些预言中找到能够让自己和自己的虫族在接下来的浩劫中幸存下来的具体方法。

    所以,显而易见的,现在打败并杀掉泽拉图,然后从对方身上抢过那些石板,就是她目前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出来吧,我的宠物们,碾碎他们”

    下一秒,凯瑞甘身后那些松软的砂石地里就开始发出一阵阵抖动,然后无数预先埋伏在这里的虫子们,那些大量的刺蛇、小狗、甚至是好几只巨大的雷兽,就都纷纷从地底下冒了出来

    “我们根本就是寡不敌众泽拉图教长,快带着预言的碎片离开这里,我会帮你挡住刀锋女王的”

    高阶圣堂巫师卡拉斯发现,其实不仅是他们所处的圣殿这里,就连更远处,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大量虫子们的吼叫声

    情况已经很明了,他们现在这些人,已经彻底被海量的虫群们给团团包围了

    “我绝不会丢下你的兄弟”

    看到卡拉斯这个英勇的高阶战士,竟然想独自对抗凯瑞甘,泽拉图马上就急了,他知道,对方这样做,这根本就是在送死而已

    “预言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重要,一定要解开这个秘密,泽拉图它,就是我们的未来”

    如果一起逃的话,那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一起战死

    因为卡拉斯知道,在虫群的重重包围之下,除了泽拉图教长利用自己隐身和闪烁的能力可以轻易地逃脱之外,其他的人,都只不过是一群累赘罢了

    既然这样,那他就要为对方做最后的贡献,拖住这个刀锋女王,让泽拉图教长逃生的几率更大一点

    “灵能风暴”

    说完之后,也不等泽拉图有什么反应,卡拉斯就率领着最后剩下的三十余名狂热者圣堂武士,在虫群冲下来的道路前列下了单薄的两行阵型。

    “快走泽拉图教长”

    随后,他就第一时间在圣堂武士的保护之下,在阵列的后方漂浮了起来,并开始激发出了自己全身的幽能力量,让闪电风暴在那些刺蛇和小狗的必经的道路之上,聚焦形成了一大团的幽能闪电,将那些胆敢一头扎进风暴区域的虫子们,都给搅成粉碎

    “你的牺牲,将会永垂千史我的兄弟。”

    幽幽叹息了一声,知道事情轻重的泽拉图,紧了紧身上的背包,然后转身就准备往另一边的一个方向跑去。

    等等这不对怎么又有人传送下来了

    才刚刚跑了几步的泽拉图,在这个时候,发现了一点什么的他,就又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他灵敏的感知发现,在对面不远处的那块平地之上,竟然出现了强烈的大军团传送波动

    难道是新的星灵部队怎么都这种情况了,牺牲了那么多族人,竟还有人从太空之上传送下来送死他们的指挥官难道都疯了不成

    嗖嗖嗖

    一连串传送的蓝色强光和异响散去之后,无论是星灵们,又或者是站在高地上观战的刀锋女王凯瑞甘,就都发现了这伙新闯入战场的外来者。

    “这是人类的部队”

    出乎泽拉图的意料之外,传送下来的,竟然不是他们星灵的族人,反而是三个大方阵、整整齐齐的人类陆战队队员

    他们的人数,看起来大概有三百多人,除了当先的一排金色和红色涂装的二十名背着冷兵器的陆战队队员和一个小幽灵之外,在他们的身后,似乎是整整三个百人队的黑甲陆战队队员

    而再看看他们每一个方阵旗手手里所举着的兵牌,那战旗上面,竟然是一只燃烧着的火焰狰狞巨熊的熊头

    这这究竟是什么势力的人类部队他们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到底想闹哪样啊

    而且,为什么他泽拉图游离这么多年,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人类的旗帜

    他们到底隶属于哪一个国家是尤摩吉安保护国最强大的泰伦帝国还是凯莫瑞安联合体但似乎又都不是人类难道又冒出什么新的势力了

    还有,最关键的是:人类究竟是什么时候掌握了他们星灵所专有的单兵传送技术了他们不是只会战舰之间的简易折跃技术吗

    毕竟,在个体幽能等级还达不到要求的情况下,技术的难度和门槛就明摆着在那里他们究竟是如何突破技术的难度,直接在人类脆弱的个体上实行长距离传送的就不怕传送时直接将他们的身体撕碎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