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51章 探索未知 二合一
    “哈蒙德好萌啊,特别是他跟a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蠢萌蠢萌的小迷弟,比起狂鼠和路霸,赏心悦目多了。”

    “‘破坏球’作为废土三部曲的终结,为渣客镇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把我们重新带入精彩纷呈的大千世界,接下来的剧情一定很精彩,我已经无比期待了。”

    “别的暂且不说,这部电影有我女神的戏份,我就吹爆!何况这部电影并不差,与废土前两部相比还略有优势,嗯,如果电影时间长算一种优势的话……”

    “这里我要点名表扬一下编剧罗宁先生,没想到‘温斯顿’电影里就已经有了哈蒙德的线索,直到现在才揭露,这伏笔没得说,精彩之至,刚揭露时给我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豆半上大多都是这种正面评价,当然少不了某些杠精。

    “来吧,解释一下,哈蒙德逃生舱里的翻译设备的原理是什么,凭什么能把仓鼠的语言翻译成英语?守望影业明明走的是科幻电影的路线,现在真是越来越离谱了,一点科学都不讲,这些科技在现实当中完全没有可行性。”

    “我就服了,好好的一部个人电影,非要把以前的英雄加进来,这碗冷饭炒的也太没水平了吧。是,这样做可以吸引观众,带来高票房,毕竟a拥有着超高人气,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过度消耗角色人气就是在自毁前程,你知道吗罗宁?”

    对于这些家伙,罗宁向来是不屑一顾的,自有明白人替他说话。

    科幻科幻,科学加幻想,那么喜欢科学去看科学文献好吗?电影要全都是硬核科学知识,估计没几个人看得下去,票房必定扑街。

    还有,炒冷饭?

    说实话要不是这些黑粉提出来,罗宁还真没意识到他这是炒冷饭行为。就想不通了,给a一些戏份,既带给广大粉丝惊喜,又对票房增长有帮助,何乐而不为呢?

    何况,a本就与破坏球有交集,雅典娜提供的剧本就是这样,又不是他强加进去的,并且电影里a的出现也没有丝毫违和感,后来也交代了她为什么要来渣客镇。

    这样还要杠?脑子有病!

    再刷刷帖子,大部分影迷都认为a出现起着锦上添花的作用,既充实了剧情,又是一种福利。

    真粉丝都希望a女神能在其他电影里出现,戏份多少无所谓,只要能出来,哪怕只是一面、一句台词,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惊喜。

    假粉呢,总会揪住一点漏洞不放,或是恶意发布低分影评。这样做一来为了体现自己与众不同,二来为了在网络上刷存在感,这种人大抵在现实中活得狼狈。

    “我给‘破坏球’这部电影打3分,1分给特效,1分给演员、还有1分当做逼数送给守望影业。这拍的是什么?儿童剧吗?太特么幼稚了,一点剧情深度都没有,连以前超级英雄电影的爽感都没有,说是烂片都不够格!从头到尾那只仓鼠就跟个智障小学生一样无病呻吟,我看着就恶心。”

    就像这样,这种贴总会引来许多真粉的谩骂。楼主一般很敬业,会及时回复每个帖子,那么问题来了,楼主为什么这么闲呢?

    答应很明显,楼主在现实里找不到释放情绪的方式,甚至找不到说话的人,就只能在网络上刷存在感。在对喷中证明自己还活着,别人还需要他,对喷是一种双方都参与的行为,少了谁都不行。

    在网络上,这种人能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帖子下面每多一条陌生网友的回复,他们都能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偷乐许久,然后兴致勃勃地与其对喷。

    其实挺可悲的。

    反正罗宁没有闲工夫和这群家伙在网络上对喷,和傻逼较什么劲,多累啊。

    一笑而过才是正确的处理方式。

    刷完豆半,罗宁起身使了个懒腰,走到基地外。

    天空暗沉,连绵阴雨淅淅沥沥地落下,仿佛滴进了心里,潮潮的、湿湿的。

    都说天气会影响心情,罗宁很认同,本来心情还不错,看到这无休止的雨水就有点莫名难受,还是阳光明媚的晴天令人愉悦。

    不过没什么所谓了,去室内活动,眼不见心不烦。

    来到健身房,总能看见莱因哈特,他是这里的常客,天天都要来。

    一套锻炼计划做下来,罗宁坐在那儿大口喘气,像条死咸鱼一样一动不动。

    “可以啊,我觉得凭你现在的身体素质,可以拿起托比昂的武器了。”

    莱因哈特不经意的一句,却让罗宁眼泛精光,是诶,都锻炼这么久了,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去试试吧。

    休息完毕,罗宁找到托比昂,提出要试试新武器的请求。

    托比昂答应了,他挺认可罗宁的,虽说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才能,但为人还算不错,其次很有钱,有足够的资金让他做各种研究。

    这就够了。

    为了避免像上次那样的事情,托比昂把ex超形量子炮锁在柜子里,需要指纹解锁。

    取出来打开盒盖,露出黑色的量子炮,罗宁捏了捏拳头,能感受到双手传来的那种力量感。

    上手拿起,比第一次强行为之好太多,可以抱着它走动了,要他开炮也没什么难度,就是蓄力后产生的后坐力可能有点遭不住。

    “有点勉强啊,不过进步蛮大,我觉得你再锻炼一个月左右,就能真正地掌控它了。”托比昂坐在工作台前,拧着脖子说道。

    “啊……我觉得也是,我就是来试试,还差点火候,先放着儿吧,再有一个月我就可以了。”

    罗宁把量子炮放回原位,合上盒盖放回柜子,然后就离开了。

    结果撞见温斯顿,他的身后还跟着狂鼠和路霸。

    “猩猩大佬,你怎么能不认识那只仓鼠呢?它和你一样都来自‘地平线’月球基地啊,而且他还是拖了你的福才能来到地球,不然早就在月球上嗝屁了,你说我说得对不对?猩猩大佬!”

    “我再说一遍,我和哈蒙德没有交集,没有交集,他偷偷把太空舱挂在我的火箭上我根本不知情。”

    温斯顿有些烦躁,狂鼠话唠起来太可怕了,跟了他一路,愣是问个没完没了,以他温顺的性子都忍不住快要暴躁起来了。

    “哎,罗宁先生,刚好……你给他们好好解释一下,我受不了了,我还有要紧事要做,麻烦你了。”

    看见罗宁,温斯顿就好像看见了救星,赶忙踏着迅捷的步子走来。

    说完就快步溜走,不管罗宁答没答应。

    “哇大佬!你是真大佬,你一定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大猩猩表述事情的能力好像有点问题,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解释清楚的。”

    狂鼠一把抓住罗宁的胳膊,显得十分热情,路霸则是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像极了私人保镖。

    “你要问什么?”

    讲真罗宁现在很头疼,狂鼠闲下来简直神烦。

    平时他都把这俩打发出去做任务,然而这几天雨下个不停,狂鼠这种宅不住的家伙也不愿去外面淋雨做任务,还说雨天不适合爆破。

    结果就有了现在这局面,基地里不论是谁见了他就跟躲瘟神一样,生怕被纠缠上问东问西。

    就连麦克雷这种喜欢向别人吹牛的家伙都避之不及,因为跟狂鼠一起聊,他基本上没有说话的份儿。麦克雷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却是一个好的倾诉者,要他一直听着不说实在太难受了。

    “为什么大猩猩跟那只仓鼠一点都不熟,他们不是老乡吗?”

    “老乡……”

    罗宁耷拉着眼皮说道:“虽然他们在同一个地方生活,但他们平时都见不着面,更别提交流了。科学家们不会让不同物种接触,所以温斯顿不认识哈蒙德很正常,没什么好奇怪的。”

    “大佬,你不觉得这种解释很牵强吗?科学家们说不让接触就不接触,那科学家还不让猩猩造反呢,它们还不是造反了,科学家们最后都死光光了。猩猩大佬竟然连破坏球在他火箭上挂载逃生舱都不知道,这可能吗?我觉得不可能,所以你们一定隐瞒了我什么,猩猩大佬和仓鼠之间一定有故事,他们都不在,大佬你可以偷偷告诉我,我一定不乱说。”

    狂鼠的嘴巴跟个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突个不停,罗宁快要跪了,说话都要犹豫半天,生怕说错话再引来一阵机枪扫射。

    “你口渴吗?”

    “口渴?!”

    狂鼠一惊一乍,舔了舔嘴唇,皱眉道:“好像……是有点口渴。”

    “口渴就对了,我就感觉你挺口渴的,这样……你往右转,看见那扇门了吗?走进去,里面有台饮水机,去喝点矿物质水吧。就这样,不谢,再见!”

    罗宁说完赶紧转身溜了。

    “哎!大佬!”

    狂鼠转过身来,已是不见了罗宁的身影,周身浮起了一阵清风。

    “路霸,大佬在耍我们对吗?”

    狂鼠抬头看着路霸,路霸没回答但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的天呐!”

    躲开的罗宁犹如摆脱了一场噩梦,就不能让狂鼠闲下来,平日做任务回来累了话还没有这么多,现在精力旺盛得全靠一张嘴宣泄。

    现在他更期待天晴,一来可以把狂鼠送出去做任务,二来他可以去探索未知的世界,用以激活破坏球的变换形态,三来心情也会好些。

    雨又下了半个月,终于在一天中午,雨停了,天空放晴了。

    看到那久违的阳光,罗宁感动得快要哭了。

    “狂鼠路霸,有个任务。”

    听到罗宁下派任务,狂鼠感觉自己遭到了针对。

    罗宁做事当然不会这么傻,在他点完狂鼠和路霸的名字之后,还叫到了麦克雷和莱因哈特,让他俩去做另外一个任务。

    狂鼠蛮想出去搞爆破的,这几天雨把他下得都快发霉了,发觉不是在针对他俩后,狂鼠兴致更高了,立马叫上路霸出去了。

    高调得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狂鼠和路霸又回来了!

    派完任务,罗宁启程探索未知。

    鉴于自身没有探险经验,去一些危险且神秘的地方容易遇到危险,所以他找了一位经验丰富的探险家。

    这不是怂,这是稳妥,这条小命还是得留着,以后会有用的。

    跟着探险家,罗宁去了他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有冰川河流、森林万象、悬崖峭壁……

    看到了各种光怪陆离的奇异景象,各种只存在于电影里的冒险片段头次发生在自己身上,说不担心是假的,还很刺激,比玩恐怖游戏都刺激。

    一举一动都是惊心动魄的体验。

    探险家一路上担惊受怕,生怕罗宁操作失误发生危险。陪着一位资产上千亿的大佬探险,要是出什么差错他以后也没什么好果子吃,所以他尽可能确保罗宁不做什么危险动作,不走惊险路段。

    然而,罗宁往往是有好路不走,偏要挑战那些魔鬼路段,此外遇到山洞、墓穴等危险性极高的地方还要进去瞅瞅。

    探险家欲哭无泪,有钱人都这么喜欢寻刺激吗?还好没发生意外,探险家不知被罗宁吓了多少次,还好每次都是有惊无险。

    探索未知嘛,不来点刺激的怎么行?走寻常路的话跟旅游没多大区别,就和探索未知沾不上边了。

    罗宁不想白跑一趟,实在不行可以变成守望者摆脱绝境,没啥大不了的,玩的就是心跳。

    一路走来,探险家快得心脏病了,索性的是,他把罗宁平安送回去了,除了服装带着一身泥以外,四肢和脑袋都健全着。

    拿到钱的探险家终于露出了最开心的笑容,一下觉得此前的担心都是值得的,哪怕再来一次也无所谓。罗宁没他想得那么不堪,他和别的资本家不一样,他的体力和随机应变能力都挺强,经常外出探险的话,指不定能成为比他还要优秀的探险家。

    罗宁心情好,付钱也付得爽快,还额外给了点小费。

    因为在回来的途中,他成功激活了破坏球的变换形态,和他想的没差,就是探索未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