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68章 乱鞭抽死
    第568章 乱鞭抽死

    胡剑握着匕首的手微微颤抖,那张国字脸,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他不想死!

    原本,只想通过这法子,威逼一下胡老二。

    可没想到,这胡心月是个黑心的!

    识破了他的计谋,还连讽带刺的奚落他一番。

    让他无路可退了。

    他刚刚才说出的话,这么多人看着,叫他如何收场?

    苏浅浅迟迟听不见动刀子的声音,奚落起来:“银狐主君怎么了?”

    “不会刚才那番豪言壮语,只是说说罢?”

    “还是对自己下不去手?”

    苏浅浅戏谑着,心里已乐开花儿了。

    而周围看戏的人也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

    都看笑话似得,看着这银狐主君。

    能坐在这里的妖族,又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来这银狐主君并未真心想自杀。

    可被胡心月这么一说,不是真的,也是真的了。

    这银狐主君是下不来台面了。

    这时,鼻青脸肿的胡曦儿红着眼眶,含泪喊道:“爹爹,你别做傻事啊。”

    “你死了,女儿和这些族人们怎么办啊?”

    胡剑疑惑的看向那僵硬立在殿中央的女子:“你、你是曦儿?”

    胡曦儿听着这话,神色顿时慌了。

    她此时丑的连亲爹都认不出来了,更别提旁人了。

    她在这里站了这么久,都没人发现她,就是因为大家都没认出来。

    胡曦儿捂着脸,羞愧的不敢露脸:“爹爹,我是曦儿啊。”

    “我是被胡心月这个女人打成这样的,哪里是您绑了她,分明是她闯进咱们院里,打伤了我们所有人,还将我打成这般模样,然后再故意装被绑的!”

    “您可不要被她三言两语糊弄了。”

    胡曦儿楚楚可怜的说着,想跪下向狐王求情的,但偏偏她身上的法术还没解开,动弹不得。

    她只能眼神,委屈巴巴的哀求狐王:“狐王大人请恕罪,各位大人请恕罪,恕曦儿无礼,不能给你们行礼问号。”

    “曦儿被胡心月的法术定住了,至今无法解开,这才让她有机可乘了。”

    “曦儿恳请狐王大人和诸位大人明鉴,为我爹爹讨回公道,我爹爹确实是被冤枉的啊。”

    胡曦儿的话,真假参半,让旁人根本无从分辨真假。

    再加上她浑身是伤,一张艳丽娇媚的脸庞,生生被砸的鼻青脸肿,口眼歪斜。

    这可一点也不像假话……

    立时,胡剑像洗清了天大的冤屈,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不肯放。

    他心疼的抱着胡曦儿:“我的女儿,你怎么被人打成这样子了?”

    “都怪爹爹不好,不该招惹这些恶霸,不然你也不至于平白无故糟了这罪!”

    一边心疼的搂着胡曦儿,一边怒不可遏指着苏浅浅等人。

    “胡心月!胡老二!”

    “你们还敢说不是故意设局坑本君?”

    “之前,本君就纳闷,本君分明没有抓你。可胡老二一口咬定,是本君抓了你,蛊惑狐王搜查本君的府邸。”

    “却当真搜查出人来!本君还奇怪,怎么莫名其妙就跑出个人呢?”

    “本君想着,既已许下承诺,人也是从本君院子里搜出来的,本君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便想遵守诺言。”

    “可没曾想,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你们利用狐王和诸位的仁慈,故意栽赃本君!”

    “你们还将我宝贝女儿,打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们简直是蛇蝎心肠啊!”

    “请狐王为我我们做主!”

    胡剑说的悲痛万分,有声有色,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似得。

    众宾客也反应不一。

    有的恍然大悟,有的糊里糊涂。

    好像公说公有理,婆说婆也有理。

    一时间,众说纷纭,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的了。

    席位上,采薇看着这出好戏,暗暗嘲讽的勾起嘴角。

    想不到,妖界越来越热闹了。

    这九尾狐族,算是碰上了硬钉子!

    看她们怎么收场……

    她若有若无勾唇笑着,眼角的余光不经意从胡心月脸上划过。

    咦?

    这女子戴着面纱,可这双眼睛,却着实与那人的眼睛相似!

    而且,她也是九尾狐!

    采薇越看苏浅浅的神情,表情,以及那面纱下隐约可见的轮廓,都觉得像。

    顿时,采薇眯着眼睛,细细观察起来。

    而另一边,白子玥也蹙起好看的眉头。

    这银狐一族,信口雌黄,果然难缠的很!

    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

    当时,那银狐主君一路追杀浅儿,还是他出手相救,将她带到了落霞城外。

    之后又一直与她在一处,她似乎连法术都忘了,根本不会影束缚!

    狐王也微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殿中央的几人。

    他能成为狐王,这其中自然是少不了银狐族的推波助澜。

    有银狐族的支持,他这个狐王的位置,也能坐的越稳当。

    他正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时。

    胡曦儿这番话,无疑是救了场!

    他当即沉下脸来,威严呵斥道:“大胆胡心月!胡老二!”

    “看来,你们爷孙几人,果真是来找茬搅局的。”

    “你们对本王不满,本王心中清楚。可你们竟算计出如此卑鄙的事。”

    “先是利用本王,再是陷害银狐主君,又打伤其爱女,打伤其族人,这等罪行,若不狠狠惩戒你们,恐怕难以服众!”

    于是。

    狐王不分青红皂白,就下令道:“来人!”

    “将胡老二爷孙几人立刻抓起来,鞭刑一百,游街示众,以示惩戒。”

    狐王一声令下,立刻就有火狐侍卫上前,将苏浅浅等人团团围住。

    苏浅浅冷笑:“呵呵……”

    “狐王可真是好英明啊,只听胡曦儿的片名之词,就给我们定罪了?”

    “我们故意栽赃他?”

    “我们怎么没栽赃别人呢?之前,那位白狼族,可亲眼看见胡剑带着人,围杀我,难道我也与他们勾结了?”

    “没错,我是打伤了胡曦儿。可我没本事定住他们!”

    “若我有这等法术,我敢肯定,银狐主君第一个不会活着站在这里说话!”

    “可我打伤了胡曦儿,我就是栽赃他们?我被他们绑来,还不能与他们动手吗?”

    “狐王这判的是什么理!”

    苏浅浅的话,字字珠玑,激的狐王也勃然大怒。

    他狠狠一掌拍在桌案上,怒声呵斥:“放肆!”

    “你好大的胆子,还敢质疑本王?”

    “来人,将这几人给本王拉出去,乱鞭抽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