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133章 入眠
    有人在敲他房间的门,李粟生看了一眼戴着的上海牌手表,差一刻就到了晚上七点钟了,这个时刻是例行送晚餐给他吃的时间。为了避免他跟外界的人接触,三餐都是定时有人送到房间里来的,李粟生就笑着说:“进来吧。”

    门开处,一个三十多岁的相关部门的男性工作人员站在了门口,李粟生并没有去问过这个男人具体叫什么名字,这个男人也没跟他做过详细的自我介绍,只是知道他姓王,负责一日三餐给他送饭。李粟生就笑着说:“谢谢你了,小王,每天都要给我送饭吃。”

    小王笑了笑:“不客气了李先生,把返给您放哪里啊?”

    “你放茶几那就好,”李粟生笑笑说,“我也有点饿了,马上就会过去吃的。”

    小王就把饭菜放在了茶几那,例行的四菜一汤,虽然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却是很注重营养搭配,荤素皆有,口味偏清淡一些,跟李粟生在家时的口味差不许多,反正李粟生吃得还算是习惯的。

    小王把一样样的菜色都摆放在了茶几上,碗筷也给李粟生摆好了,这才退到了门口,笑着对李粟生说:“李先生,请您慢用。”

    李粟生冲着小王点了点头,笑笑说:“谢谢你了,我一会就吃。”

    小王就退出了房间,李粟生就走到沙发那里坐下,看了看四菜一汤,不禁笑了笑,心说还不错吗,一个清炒白菜心,一个辣椒炒花蛤,一盘芹菜炒肉,还有一个老醋蛰头,那个汤闻了闻,有一股浓郁的羊肉味道,应该是他喜欢喝的酸辣羊肉汤了,这四菜一汤搭配的让他很有胃口,于是拿起筷子就吃起来了。

    虽然这四菜一汤他都很喜欢,李粟生也并没有大吃特吃,他很相信中医的养生之道,知道晚餐要吃好吃少,吃到了七分饱,他就放下了筷子。

    过了一会儿,小王进来把碗筷都收走了。李粟生现在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单独的小院,院子里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吃完晚饭之后,他就到花园里散了一会步。这个小院好像是清末时期某个官员的私宅,院落里的花园都是建的不错,什么石榴树、月季花之类的北方原来常见的园林植物都有,环境是相当的不错的,要不是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尴尬,李粟生都觉得给他这样一个小院养老其实也是蛮不错的。

    在花园里一个人溜达了半个多小时,李粟生觉得基本上可以达到消食的作用了,就回到了房间。回到了房间之后他也并没有马上就洗漱休息,他习惯于晚上上床睡觉之前看点书什么的,就拿起了床头放着的一本书看了看起来。

    书是相关部门帮他准备的,是一本老将军的回忆录,这里能够给他提供的或者说能允许他看得估计也只有类似的书籍了。李粟生之所以选择看这本书,只是因为这个老将军是他父亲李一粟的老部下,他想看看当年他父亲在那些铁血戎马生涯是怎么度过的。

    虽然是回忆录,但也不见得就一定是真实的记录,这里面有些事情回忆的人因为记忆的错失,记录的情况也许会有些偏差,又或者回忆的人为了美化自己或者掩饰自己,也是会故意的让记录偏离事实的真相的。不过这作为消磨时光的读物也还是不错的。

    看着看着,李粟生被书中的一段记录给逗笑了,原来老将军回忆了一段他被敌军包围,四面楚歌,山穷水尽的经历,老将军说当时他想起了很多牺牲的先烈,想起了伟大的领袖,想起了中国革命尚未成功……总之他想起了一切能够激励他活下去的事务,在这些事务的激励下,他坚持等到了救兵,而没有因此就放弃生命。

    李粟生之所以觉得这段记录好笑,是因为他知道在这生死的关头,能让一个人坚持下去的只有他强烈的求生欲望,至于那些没用的东西在当下就算想起来也根本就没有作用的。李粟生敢百分之百的肯定,老将军回忆录这一段的经历肯定是抄别人的。又或者这份回忆录本身就是老将军的秘书班子代笔的。

    在解放初期,这种代笔的情况还是很多的,那些戎马一生的战将们肚子里大多没有多少墨水的,他们口述一些东西然后让秘书班子整理,于是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看完了这段有趣的回忆录之后,李粟生看了看他手腕上的上海表,已经快到晚上十点了,到时间应该休息了,他就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上床躺下很快就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小王注意到李粟生并没有出房间来进行早锻炼,这多少让小王感觉有点反常,李粟生这个人是一个生活极为规律的人,作息都是有着一定的时间安排的,通常七点多一点,李粟生就回到院子里走走步踢踢腿,锻炼锻炼的。今天怎么都到了七点半了,他还没从房间里出来呢,是不是病了?

    小王就敲了敲房间的门:“李先生,七点半了,您要不要出来活动一下啊?”

    房间内并没有任何的回应,似乎李粟生还在沉睡,小王就加大了敲门的力度:“醒醒啊,李先生,七点半了,该出来活动活动了。”

    房间内依旧静寂得很,李粟生对他的敲门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是他看管李粟生一来从来都没出现过的情况,小王就有些沉不住气了,也不顾得没征得同意就开门李粟生会不高兴的,就直接用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内一切都井然有序,跟他昨晚离开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床头柜那里放着一本翻开的书,李粟生则是静静地躺在床上,身上简单的盖着一张毛巾被,对他没经过同意打开门闯进来也没有丝毫的反应。小王就有些不好的预感:“李先生,您今天怎么还没起床啊?是不是病了?”

    李粟生还是躺在那里没什么回应,小王就过去看了看李粟生的情况,李粟生闭着眼睛面色平静的就那么躺着,对他的出现丝毫没有什么反应,小王就壮着胆子伸手去李粟生鼻子下试了试李粟生的鼻息,李粟生已经没有了呼吸,一代枭雄就这么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情况很快就汇报了上去,因为李粟生身份的敏感性,相关部门也不敢轻易的对他的身体进行什么检验,就请示了上级部门应该如何去办。上级部门鉴于李粟生对这块土地的贡献以及李家的影响力,也是不想要对李粟生的尸体做什么检验的,就指示说,征求家属的意见,家属想要怎么做,就按照家属的意见去办理就好了。

    李粟生的妻儿也没提出什么出格的要求,只是说看不出李粟生发生了什么意外,既然他这么平静的走了,那就不要再去惊扰他什么了。一切就到此为止吧。国人向来是死者为大的,李粟生出现了这种情况,好多事情也就失去了追查下去的可能了,上级领导也就同意了李粟生家属的要求。

    傅华是在晨早新闻中看到了李粟生家属发布的讣告的,讣告说李粟生在昨晚睡梦中平静的离去了,遵照他的遗嘱,家属决定丧事一切从简,不举办任何的告别仪式,火化后骨灰会按照李粟生生前的环保理念全部撒入大海。

    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傅华心中一点都没有感到喜悦或者是轻松,相反他心中还有一丝丝的悲哀,像李粟生这么强大的对手居然就这么轻易的不在了,人的生命是不是也太脆弱了一些啊?这时他就想到了那句老话,人死如灯灭。

    古时人们用的是油灯,而油灯吹口气就能吹灭的,也就是说死个人就像是吹一口气那么容易的。而人一旦是不在了,他留在这世界上的痕迹也会很快就消失的。有的人还会留下骨灰给后人凭吊,而李粟生这种把骨灰都撒入到大海中的,更是连一点凭吊的寄托都不肯留下。

    傅华倒是觉得李粟生这么做反而更彻底一些,并没有任何的事务能够证明人死之后还有灵魂的存在的,所以人在死亡后意识就会消失,对这个世界就失去了一切的感知,后人凭不凭吊死者是不会感知的,留下骨灰这种形式某种程度上更是为了活着的人的,是活着的人想要凭借着骨灰纪念死去的人。

    既然这些对死者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还不如洒脱一点,把骨灰撒入大海,消灭掉留在这世界上的一切痕迹的。实际上,如果你做了对别人有意义的事情,就算是你什么都没留下,别人也是会把你铭记在心的。

    傅华觉得在这一刻肯定是会有不少的人把李粟生铭记在心的,因为他这一死,很多事情就被他带进了另外的世界之中了,很多人也不会再因为李粟生而寝食难安,就像李粟生平静地离开了一样,今天晚上很多人也就可以平静的入眠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