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8章 看病
    呸,他才不是海盗,他现在是正当的海上商人。

    哪怕这捌万元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就是出一趟海外的受益,可是他心里还是觉的憋屈的慌。

    他可从来没做过这赔本的生意,她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唐宝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望看过来,韦宥德莫名有被人勒住喉咙的窒息感觉。

    韦宥德就觉得后颈一寒,瞬间想起来自己的小命还捏在人家的手里,心里暗骂她心太黑,脸皮太厚,可是脸上却还是一脸的笑意:“对,对,这样再好不过了。”

    诸葛蓝虽然觉得这件事情太古怪,在普通工人每个月才五六十元的现在,这笔钱可真不是小数目,现在谁家要是家里有一万元钱,那就算是富裕人家,是让人羡慕的万元户。

    按说唐宝不可能拿着捌万元钱给不熟悉的韦宥德,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不过,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诸葛蓝就当成自己啥都不知道,却还是在韦宥德的收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韦宥德觉得自己已经花了这一大笔钱,怎么着也要唐宝替自己解毒,眼巴巴的看着她:“唐医生,那我的身体就交给您了。”

    “行,你身体的健康就包在我身上了!”唐宝心清极好的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你以后喊我唐宝就好,毕竟我现在还是医学院的学生,还没毕业呢?要是让别人听到你喊我唐医生不大好。”

    今儿她真的是好开心啊,敲了一下大竹竿,现在她的心里是美滋滋的了。

    唐宝拿到收据后,就带着自己挑的海鲜,跟着诸葛蓝回去了。

    诸葛蓝他们开了两辆吉普车。

    他就自己开车载着唐宝,另外的三个人坐另一辆车。

    唐宝就半真半假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前儿晚上韦宥德潜伏在我家,把我给掳到这海边上了船,说是要和我在船结婚,我就给他下了点药,让他觉得心脏不舒服,骗他是被我下了毒……我也气不过,就干脆敲了他一笔钱,让他记住这教训。”

    她说完后,才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他:“我是不是太贪心了?要不我把那收据给撕了?”

    “没事,他活该!”

    诸葛蓝并不是死板的人,而且要不是唐宝自己聪明,现在就被他得逞了。

    这要是真的在海上,哪怕他现在赶来都没用。

    大海无边无际,想找到人谈何容易?

    好在唐宝聪明又运气好,这才能化险为夷。

    诸葛蓝反倒是夸了唐宝几句,又说起给容老调养身体的事情。

    唐宝一脸真诚的道谢,她自己心里也有数,这要不是他们兄弟在穿针引线,自己连站在人家面前的机会也没有。

    ……

    农历十月二十四的午后,太阳照在人的身上暖融融的。

    唐宝跟着诸葛蓝去了容老的居住的西山别墅,一栋栋两层的红砖小院,周围全是草坪绿植水池。

    这里的戒备格外的森严,唐宝跟着诸葛蓝登记后,在他们打电话给容老的生活秘书确认后,这才让他们开进去。

    他们跟着生活秘书进去的时候,看见客厅里的容老在专心的看报纸。

    唐宝看他戴着一副老花镜,两鬓斑白,身穿半旧新的青布棉袄棉裤,窗外的太阳落在他小麦色的清瘦的脸上,有几分温馨的感觉。

    容老似乎听到动静,就放下报纸,瘦削的脸,一双慈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唐宝,打量了她后,显得有点惊讶:“你们坐,这小姑娘就是你说的大夫?”

    “是,”诸葛蓝上前两步,恭敬的道:“容爷爷,我的腿就是她治好的,她中医针灸很不错。”

    “好啊,华国的未来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容老对着唐宝招手,笑得一脸慈爱:“你将来肯定是了不起的大夫,先给我老头子把把脉。”

    “容老您过奖了,我不过是对中医略懂皮毛而已。”唐宝也来到他的边上,手稳稳的搭到了他的脉搏上,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手抖。

    “容老您的身体没有什么大毛病,只不过血压有点偏高,请您注意适量饮酒,少吃肉即可。”唐宝心里知道,他这身体不能算是病,而是年纪大了,身体的各个器官都不如从前。

    “恐怕我这年纪的人,十个人里面得有七八个血压偏高吧?”容老一听不让自己喝酒,瞬间脸一板:“而且你还没明说我别的毛病,就说这不要紧的毛病。”

    “哈哈哈哈哈……”门外走进来一个消瘦的中等个子老头,也是一身青色的棉衣棉裤,带着几分探究的看着唐宝开口:“你说他还有啥毛病?尽管放心说,他不会挺不住的。”

    容老也直点头,他觉得只要不给自己断酒,别的自己都不在乎。

    唐宝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说,就会让人觉得自己虚有其名:“您还经常会出现头晕乏力腰腿酸痛的症状,畏寒怕冷,有偏头疼和肾虚。”

    容老点了点头:“没错,可是我这年纪大了这毛病也很正常。”

    林老就是后来进来的老人,倒是看着唐宝问:“那你觉得容老这病怎么养好?”

    现在容老的年纪大了,上了手术台都不一定下得来,因此只能靠调养身体。

    不妨多食用一些豆制品,特别是中老年人,对身体有很好的调理作用的。

    “可以适当的吃一些豆制品,黄豆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又有健脾宽中、润燥消水、消炎解毒、除湿利尿的功效,多食用一些豆制品,对身体有很好的调理作用的。”

    唐宝说完又看着他们笑了笑:“其实容老的身子被调养的很好,我这是班门弄斧了。”

    容老笑呵呵的冲唐宝点了下头,指着林老道:“我这都是林老头替我调养的,他也不准我喝酒吃肉。”

    “我说了有什么用,你还不是阴奉阳违?”

    林老倒是对唐宝另眼相看,诸葛家兄弟说给自己介绍个中医方面颇有手段的小大夫,他先前也给诸葛蓝看过腿,却没有把握,不敢动手,现在见唐宝说容老的身体状况一丝不差,倒是很佩服她。

    他也盼着容老能长命,不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家庭医生,而现在中医没落,西医却炙手可热,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现在见唐宝有几分真本事,就叹息:“容老好酒,还喜欢吃肉,不喜欢蔬菜豆腐这些,你说怎么办好?”

    唐宝犹豫了一会,才开口道:“鱼香豆腐,还有豆腐丸子的味道很不错,还有香辣豆干,素肉卷,味道也很不错,可以代替肉菜。”

    容老的面色陡然一变,声音有些颤抖:“连肉也不让我吃了吗?就算是血压高的毛病治好了,我还时不时的偏头疼,疼起来,我半条命都没了,不吃肉哪儿抗的住这罪?”

    林老的面色凝重,他活了五十多年了,从没见过想像容老这么严重的偏头疼。

    先前也看过几个专攻这方面的专家医师,却还是医治不好,现在只是他用药压着。

    唐宝笑了笑:“您放心,豆腐做的好吃,比肉的味道还好呢?”

    又看着林老道:“至于容老的偏头疼,我想针灸试一试,您觉得怎么样?”

    “这?”林老有点犹豫,容老的身体状况关系重大,他不能一个人拿主意。

    容老却一口答应:“那行,你试试,要不是我自己有这毛病,打死我都不敢相信头疼起来简直也是能要人命。”

    诸葛蓝在边上听到唐宝要给容老针灸,心里也是一颤。

    他知道林老对于调理确实是很厉害的,现在容老能这么精神,就是他的功劳。

    可是现在唐宝也要掺和进去,这要是成了,她就是真的出名了。

    可要是败了,那她或许会被……

    唐宝见林老还在犹豫,自己开口道:“偏头疼的方子是不是以天麻、珍珠母、黄芪、白芍、党参、麦冬、醋五味子、川芎……这些压制住他的偏头疼?”

    林老的眼睛都亮了几分:“不错,你是不是有比这更好的方子?”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花了好几天小心斟酌出来的方子,现在却被唐宝一口道破,他虽然有点震惊,有点嫉妒,可是更多的却是高兴,这想要中医崛起,就要靠他们这些年轻人。

    他不希望以后中医越发的没落下去,能挺起脊梁,堂堂正正说自己是中医,而不是被人骂中医是坑蒙拐骗的赚钱。

    “我觉得容老的偏头疼是神经痛,颞神经疼!”

    唐宝也很庆幸自己有空间的木灵气,这才能第一时间找到最好的治疗方案:“从经络上来说,人体的所有经络都在头部经过,包括足少阳胆经、足阳明胃经这些穴位

    通过针刺头部的穴位来达到疏通经络的目的,应该是治疗偏头疼的好方法。

    银针针灸率谷穴、承灵穴、承泣穴、百会穴,加上四肢的穴位,包括合谷、太冲、足三里、悬钟、后溪、太溪这几处,配上您的中药,效果应该更好。”

    林老被她说的心动了,犹豫的问:“针灸会不会有危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