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43章现在墨临渊受伤了
    ♂nbsp;   第743章现在墨临渊受伤了

    ******

    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云九看着现在一点生机都没有的杀令。

    之前去找那个姓墨的男人的时候,管家也没说他是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他带来的那群人现在就被安排在了梨园,好好的学习学习。

    朱雀转悠到了她的身边,眨巴眨巴眼睛,“主人,你在想些什么呢?”

    “这东西非得要等到十天之后吗?能不能快一点?这弄做一次就要等十天,这十天,十天的挨下去得多少年才能完成啊?”

    朱雀撅起嘴巴想了想,最后想到了一个点子,“其实也可以缩短时间的主人,只要你用自己的雪滴在这杀令上面,然后念动咒语,就能提前唤醒杀令。但是这样的话,杀令不一定是让你去解决亡魂的事情。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让你去杀人!”

    “杀人?”

    “对啊,对啊,而且这杀的人必须要听从亡魂的,不能像你之前的那样了如果像你之前的那样,你会被反噬的。这样我们就不能待在这里了得,赶紧的回南疆治疗去。”

    朱雀认认真真的开口,落在了她杯子的一端。

    云九端起那个杯子,轻轻的抿了口茶,“与其这样等下去的话,还不如按照你说的那个方法去做。下令去来,是不是现在滴了血下去的话就立即会有效果。”

    朱雀点点头,“是的,是的,可是这个限制太多了,您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随随便便就将亡魂弄得烟消云散了。”

    “看那亡魂什么品性吧,”云九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她还没有看见骨女。

    骨女平时就不会经常的在这里,现在若是出去哪里做什么了,她也是能理解的。

    所以并没有去纠结她到哪里去了,拿了杀令之后,就直接的一滴了一滴血下去。

    杀令像是饮血一眼,将她的血全部的吸收。

    绽放出一道暗红色的光芒,来之后,上面出现了一些自己。

    朱雀看过去,兴奋地叫了起来,“呀,主人等会儿我们就去乱葬岗。就乱葬岗里面的亡魂可多了,但是也并不是每一个都需要帮助的。我们只要挑到其中一个就行了,这上面写的还没有说是那个王坟的具体信息。”

    “不用着急,等到晚上入夜之后过去看了就知道了,这个事情不用告诉骨女了,我怕她万一知道了之后,又要絮絮叨叨的念叨。”

    她将杀令收了起来,将朱雀抓到了手里,“准备准备,等到晚上之后我们就开始行动。”

    在同时,骨女已经来到了梨园。

    这梨园的人,都是认识她的,所以并没有阻拦。

    她直接的到了司离的那一个院子,这司离手上有钱,所以并没有跟那些人住在一起,而是让管家给自己另辟了一个房间出来。

    虽然并不是十分的大,但是倒也足够了,尤其是一个人住。

    骨女来的时候悄无声息,并没有打搅到任何人,也并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她是来找他的。

    “看来你现在到是悠闲得很,是将事情忘记了吗?”

    司离坐在一个石凳子上沏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来人,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在意。

    “我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不会只顾着享受,你想多了些。有些事情急不得,倒是你这么着急过来做什么?”

    司离漫不经心的轻轻品了一口茶,但是眼底的那抹伤痛没人看得见。

    即便是他现在,变成了墨临渊的样子,云九还是不喜欢。

    那种透骨的厌恶,让他觉得有些心寒。

    这让他不免又一次想对云九失蛊,可是如果是中了蛊的话,她害怕她又会变成跟长安城里面的那一个一样,即便是喜欢他,也不再是自己所喜欢的样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跟要了一个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不想再重复这样的错误,现在不喜欢,那他总有喜欢他的一天,尤其是等墨临渊死了之后。

    骨女似乎是看出来他的心中所想,笑着走了过去,“之前那些男人得了她的青睐的时候,她都会带着他们在身边。可是你现在即便是变成了他的样子,她还是没有说是带着你,而是将你随意的安排在了这里。这其中的缘故我倒是清楚的很,你想不想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或者是让她永远的留在你的身边。”

    “毕竟,若是墨临渊不死的话,她很难会一心一意地扑向另外一个人。”

    骨女没有跟他说,云九现在已经没有了情思,什么一心一意的,不像另外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可能,顶多就是喜欢三天,等到三天,两天之后厌恶了,这样就走到一边放了人家。

    也就像是在大街上看到一朵长得好看的花,买下来了之后,就只是看看,不会对那些花做什么。

    这一点到是非常的让红姑放心,但是她并不放心。

    “我到是不知道你这么忠心说吧,你现在想要说什么呢。既然我们是合作关系,就不要藏着掖着,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还有你为什么会这么不留余力的帮我,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不知道的,你最好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如果等我,哪一天知道了——”

    司离说得话点到为止,并没有把话说绝了。

    这其中的意思自然是很明了的很,就是骨女再藏着掖着的话,那么这个合作可能是不会继续下去了。

    “我想要自由,我已经待在南疆很多年了。就要重整正了南疆之后,就有理由离开了,而且有理由自由。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南疆开了多少年,多少日子,多少月,多少天。我想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思想。云九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只要她能带领南疆,能够将南疆统一起来,我就能得到一个愿望。”

    “墨临渊是他的牵绊,既然是做南疆的首领是不能有牵绊的,稍有不慎的话,就会满盘皆输。墨临渊太过强大,他们之间是不能再在一起的,如果在一起,就会出现扭转天下的局面。”

    “现在墨临渊受伤了,正是最好的时机,你要不要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