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42章 心知肚明
    戎渊在称之为书房的一方天地里倚在榻上。此间甚为不错,窗外薄暮冥冥,轻风拂过,窗纱微微的浮动。桌上的东西他大致扫过,闲杂不等,见闻笔录,不知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隔断之上几乎放满了。

    另有她练字的纸张,却不见几个字。着墨飞扬,不拘泥---

    他翻开一本杂记。从中掉下纸张。上头有字,小楷之顺畅:夜阑,怀绪

    名头是一阙词,往下看是凡间水调:一念却如寂,何怨赋花谈。有魂陌上来去,无骨锁清寒。负我春山一阙,问水三生摇曳,几世不相还。沽酒谁邀饮,素影谓谪仙。小楼雨,风万点,最痴缠。江山风月,由来无主是非嫌。悟道尘嚣难解,烟火焚心自彻,身似百年人。光景云中过,冗手半人间。

    这是她的心境么---戎渊耳边听得主仆二人鲜活的对话,又觉这样的文字与她不为相称了。这热热闹闹的红尘,有着烟火陈年的老旧与温暖,是她眷恋的么---

    戎渊从小书房踱步出来。见安宁歪坐在椅上,一只脚又搭在另一边的椅子,没形象的晃动几下。手里没闲着,正拿着葡萄来吃。那个叫二宝的正讲着在府中发生的趣事,是他院子里的老仆妇们闹出来的。安宁好像听得津津有味---

    二宝发现了他,住了嘴。

    安宁背对着他。没看到。“说呀,怎么不讲了?”

    “那个---三公子您出来了?奴婢给您倒茶!”二宝自诩声音小的很,只姑娘一人听得见。三公子怎会出来的?她这算背后讲他的人了。不会惹他不快吧。没得连累了姑娘就更糟糕了。

    安宁一个葡萄差点梗在喉咙那儿。“您好歹给个声啊,会出人命的知不知道?”安宁搁下了葡萄,一条腿收的急速麻利快。转眼变成了正襟危坐的样子。

    却惹的戎渊皱了皱眉。安宁小心看了一眼,惹了这位大爷了?

    “你怕我?”戎渊的声音带有一丝蛊惑。人也走得近了。

    看着安宁收回去的那只脚,只穿了袜子。没来得急穿好鞋。

    “你是洪水猛兽么?”他们算是熟悉的陌生人。她只不过是不想让他看见而已。

    “刁钻古怪。”戎渊在她面前的椅上坐下。她缩着未穿鞋的脚,面带不善。

    二宝早就溜出了门外。隔着门缝外里瞧。心道姑娘遇见这样的三公子就不在状态。好好说话啊,她还盼着姑娘和三公子重归于好呢。

    “可以退货。”她还不稀罕这个身份呢。

    戎渊微怔,想着退货为何意。想了想,明白了---竟无言以对。

    直到午夜,安宁还在纠结为何总会说那些无关痛痒的话。其实她大可不必在意,做那些有何意义呢。

    她感觉不到榻上之人的声息。他们这样算各自相安吧---好不容易困倦来袭,安宁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烛台亮了一夜,夜里下起了雨---

    翌日一早,安宁起来的时候浑身酸疼的难受。鼻子呼吸也变得不顺畅了。略略的缓了缓,才下了地。

    吃了早饭,才想起来还有一项任务。王妃的院子还没有去。

    圆滚滚昨天晚上不知在空间里干什么去了。她又不好进去。戎渊近在一个屋檐,它反倒不着急了。

    皇宫。

    “康王殿下,皇上正候着您呢。”太监李无才略弓着身子,引李康进殿。眉目之间对李康传递这消息。李康暗自的点头。

    不错,李无才一直都是他的人。李康闭门‘思过’已经不少时日,也该回归殿前了。其中少不得他的运作。

    雕栏玉砌,殿宇恢弘,李康沿台阶直步而上。心中亦有隐隐的压抑。

    “皇上今日精神大好,时常的念着您。”李无才说道。身边这位有日子不上朝堂,必是心里憋着一股子劲。他可没少下功夫游说皇上。不然皇上哪会这么快就想起来。

    “本王也念着皇上,望他龙体圣安。谢李公公。”李康说道。

    “您可别说谢字,都是奴才分内之事。殿门到了,老奴进去通报。”李无才哪敢托大受康王爷的谢。赶紧快走几步,进去回禀皇帝。

    当李公公再宣口谕,李康才进到大殿之中。

    “儿臣给父皇请安!”李康行了跪拜大礼。

    皇上很是受用。“我儿平身。近日在家可还好?”

    “回父皇,儿臣自知有错,谨遵父皇教诲,日夜兼修,反省吾身,不敢松懈。”李康回答的谨慎。

    皇上微微颔首。“你能如此,不枉朕的苦心。你需知,凡是当谨言慎行,你们兄弟反目朕心痛啊!朕只得你们兄弟几个,江山早晚是你们守。朕这个位置你以为那么容易么?”

    皇上对大儿子做出的事情恼火。对精明的四儿子多有顾忌。也许对大儿子的处罚重了些,不过也是为了敲山震虎。皇后哭了一场接一场,虽然不再到他面前来烦她,但他是知道的。那也不能改变他的决定!

    “儿臣知父皇您日理万机,皆为江山社稷。父皇放心,儿臣定当痛定思痛,做好分内之事。为父皇分忧!”李康见皇上状态果然不差。必是食了虎狼之药的缘故。

    “你是最让我省心的。老大被贬庶民,我心难过,老二身子骨差,我亦担忧。老三是个混不吝的,我也跟着操心。老五还小---瞧我说这些作甚。你亦刚没了王妃,今后做何想?”皇上说道。

    “父皇,儿臣不打算近期谈婚事。还请您应允。”李康神色暗淡,提及此便说道。

    “朕知道难为你了。本以为那是个好的,却原来那般不堪。让我儿受委屈了。然家丑不可外扬,你且先缓缓。什么时候遇到可心的,朕再允不迟。听闻戎亲王府的老三前几日大婚,你们向来交好,你若心里闷,走动走动未尝不可。”皇上有耳闻,却无表示。婚事据说有些突然。那个老三是个让人头疼的,他哪会多留心。

    李康顿了顿。“儿臣知道了。那时在家反思,不便去庆贺。戎渊的脾气父皇不陌生,那位六姑娘也并非一般的闺秀---儿臣不该道人家的闲话。”他止住了话头。皇上有些意兴阑珊。那个六姑娘生的美,却是辣美人。这两个到了一处,应该有热闹的。

    “老奴倒是听一耳朵。说是那六姑娘善嫉的紧。那院子里出了陪嫁几个年纪稍小,剩下清一色的老仆妇一群呢。三公子那么风流的人物,有够可怜的---哟,瞧老奴的嘴。”李无才对着嘴巴打了那么一下。躬身稍稍的缩了下头。

    皇上眉头一皱。“善嫉可是不对。平常人家妻妾兼而有之,何况戎亲王府。朕倒是要亲自赏几个过去,看那六姑娘做何!”

    李无才暗中与李康眼神一对上。各自心知肚明了。

    李康见此。“父皇三思,毕竟是臣子的房中之事---那个--”他迟疑的说道。

    李无才在一边见康王如此,心中暗道,这手段使得,皇上一准儿的不会怀疑了。

    “你莫要再说,朕意已决!李无才,此事就由你督办!”皇上截住了李康的话。他身为皇上,送几个美人给臣子,那便是天大的赏赐!

    何况戎亲王府那头送也就送了,正好有这么一个由头。

    李无才连忙称是。李康则是见好就收。又与皇上说了些话。才告退。

    “王爷,此事奴才必当尽心办理。”李无才小声道。

    “李公公办事,本王岂有不放心之理。”李康转身走至台阶之下。原路往宫门之外走去。

    正巧,遇到了李熙。

    “见过二哥。可是贵为娘娘念着你了?”李康先行招呼。

    “正是,四弟如何?为兄身子不争气,没能为你分担一二。还请节哀!”李熙说道。他得了母妃召见,不巧碰见李康。来的方向正是大殿。

    “多谢二哥挂念。你也要以身体为重!”李康冷笑,什么时候他的二哥也这般客套了,他明明探得他身子好了不少。却仍是装病么?

    “也让四弟担心了。前些日吃了不该吃的药物,看似好些。实质却仍无气色。老太医一筹莫展啊!”李熙着了大氅,一边跟着软轿的。

    李康疑惑。难道他消息有误。见李熙确实面色仍似从前。

    “二哥何不去戎亲王府打听打听,世子戎赫的病可是大好了。请的哪家的医,一问便知。”李康像是忽然想起来一般,提醒道。

    “如此便上门去打扰一番。多谢四弟!”李熙说道。

    “你我兄弟无需这般客气,二哥快些上软轿吧。天气凉了。莫要惹了寒气。”李康说道。

    李熙也不再客套,上了软轿。待坐稳当了,轿夫起步,跚跚远去---

    傍晚之时,安宁吃过了饭在庭院里走动。绷紧的神经舒缓了一些。原因不是去王妃的院子惹的,而是戎渊那座冰山。白日里一直于眼前晃。却又不言不语。她轻而易举的从王妃那边回来,却又要面对他。说实话,还是有些难度的。总不能当对方是个哑巴---但是又不能赶他走,她还记着圆滚滚的话。那株苍柏还不知放在哪呢。她不能断了线索啊!

    《2016》网址:超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