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66章 怀疑她是小姨
    “谁,谁在房间里?”门外传来佣人紧张的声音。

    温暖赶紧收起惊讶,放下相框,整理好面部表情,走向门口。

    “温小姐?您怎么会在这儿?”佣人焦急地看了看四周,将她拉出来,关上门,紧张地说,“这个房间是我们老太爷儿子的房间,平时除了定期打扫的人之外,谁都不能进去的……”

    果然,这个房间真的是时爷爷的儿子的房间,看来自己的猜想果然没错。

    温暖见佣人很着急,忙解释道:“抱歉,我走错房间了,我想去找小奶包们的……”

    佣人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地说:“温小姐,好在没人发现,咱们快走。我带你去找小公子他们。”

    “好,谢谢。”温暖跟上佣人的脚步,依旧有些好奇频频回头朝那个房间看。

    心里的好奇一旦滋生,那是一件怎么也抑制不住的事情。

    晚餐前,温暖依旧亲自下厨做了几道小菜,还是江城家常菜,不过跟中午却是一道都没有重复。

    这一整天,时老先生和时老太太都过得特别充实、开心,不止是被温暖的美食暖了胃,还被三只小奶包给逗得乐不思蜀。

    温暖他们一家五口离开的时候,两位老人亲自去送他们。

    “真舍不得你们啊,小暖,趁着你们还在帝都,一定要带孩子们多过来看看我们啊。”时老太太握着温暖的手,叮嘱了再叮嘱。

    温暖毫不嫌弃地说:“好的,时奶奶,我一定会再带孩子们过来看您。”

    三只小奶包也喜欢太奶奶,纷纷保证:“我们一定会来看太奶奶和太爷爷!”

    老太太听了,微笑说:“好,太奶奶等着你们。”

    再不舍还是得走,毕竟这儿不是他们的家,也没道理将人留下来。

    目送这一家王口离开后,时老太太抬头看向老伴,轻叹一口气:“也不知道咱们家什么时候才能这么热闹啊!”

    她说这话儿的时候,目光似有若无地晃过一旁站着的时云笙。

    “哼,臭小子们都不努力,一个个打算光棍一辈子!”时老先生冷睨了小孙子一眼。

    时云笙:“……”

    躺着也能中枪啊,真是流年不利。

    刚好,他看到二哥时清的车停了下来,忙转移目标道:“爷爷,奶奶,二哥回来了,他比我年长,你们要催婚先找他啊,我还有事,遁了。”

    他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转身开溜了。

    大好花花世界他还没玩儿够了,才不要这么早结婚,再说了,他上面有四个哥哥,别说全都没结婚就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他慌个什么劲儿。

    “哼。”时老先生见小孙子瞬间跑没影儿,瞪向刚好下车的老二,“过两天有个舞会,跟你大哥一起去参加!”

    说着狠狠瞪了老二一眼,推着老伴儿转身就走。

    “……”莫名其妙挡枪的时老二。

    他就是正常的下个班,招谁惹谁了,怎么一回来被就爷爷催婚呢?

    谁都知道,像这种上流社会的舞会,变相地说就是豪门公子小姐之间的相亲宴,如果有看对眼的,两家联姻,不仅促成一桩姻缘,而且还门当互对,为两大家族带来利益,从任何方面来讲都是好事一桩。

    可以前,这种舞会不都是大哥一个人去么,大哥就是他们兄弟几个的高级挡箭牌,只要有大哥在,他们就万事大吉啊。

    这会儿爷爷怎么突然就开始对自己催婚了呢?

    时清的目光落到时云笙消失的方向,眉毛突地一跳,直觉告诉他,这件事绝对跟五弟这个惹祸精脱不了干系。

    温暖心里有事,越想越累,回家的路上靠在战九骁身上一动也不想动。

    还好叫了卫安和阿三他们来接他们,不然这会儿一家五口挤在一辆车上,战九骁要开车,她根本没法像现在这样单独跟他一起坐在后座,还这么亲昵地靠着他。

    “有心事?”战九骁一边把玩着她白嫩的小手,一边低头看向靠在自己的肩头的人儿。

    温暖没有动,轻应了一声:“嗯。”

    她确实有心事,也并不想瞒他。

    “说说看,小爷帮你解决。”战九骁式的语气,瞬间让气氛活跃起来。

    温暖猛地直起身,看着身旁的男人眨了眨眼睛,笑眯眯地说:“阿骁,你好久没这么可爱了。”

    她认识夜骁开始,他就是一个特别逗比的存在,她被他一点一点地吸引,可她一直认定自己是九爷的女朋友不应该喜欢上别人,直到后来知道他就是九爷九爷就是他,她才终于敞开心扉,大胆地承认自己喜欢他。

    如今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她早就爱上他了。

    这几个月,一直过得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大的坎坷,她渐渐地发现,战九骁有像九爷转变的趋势,不管做什么事好像都很沉稳成熟。

    她真的很久没有见到他如此可爱的一面了。

    这会儿突然见到,还真是怪相念的。

    “那你喜欢吗?”战九骁握着她的手送到唇边轻轻吻了吻。

    温暖感觉痒痒的,偷偷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卫安,回头嗔了男人的一眼:“喜欢……”

    喜欢就是喜欢,她从不掩饰。

    战九骁眼里染上笑意,又亲了一下她的手指,俯到她耳边,轻咬她的耳垂,吐气如兰道:“真想现在就要了你……”

    温暖一把推开他,用眼睛瞪他,仿佛在无声地警告,闹一闹可以,来真的,不行。

    战九骁略有些失望地摸了摸鼻子,重新将她搂入怀中,下巴贴着她的头顶,哑声道:“说说你的心事吧。”

    温暖顺势将上半身的重量靠在他身上,睁大眼睛看着上方,思索片刻,开口说道:“阿骁,我好像还没有告诉你,我并不是玉永胜亲生的……”

    那段时间他们总是分分合合,他又一直病着,三重人格转换来转换去,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告诉他。

    “嗯。”战九骁说,“你没说,可我知道。”

    “你知道?”温暖惊讶地抬头,“你怎么知道。”

    战九骁亲了她一下,神秘一笑,没有说话,可那个笑容却仿佛在说,你的一切,我全都知道。

    温暖想到这个男人的厉害之处,也不追究他到底怎么知道的,轻叹一口气,继续说:“之前我碰到过柳茹,她告诉我一些有关我身世的事,她说如果想知道我的生父到底是谁,恐怕要找到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我的小姨温静。”

    “嗯。”战九骁认真地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温暖抿了抿唇说:“可我小姨已经失踪很多年了,要找到她谈何容易……”

    说到这儿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一下,来了一个神转折:“但是,我今天在时老先生儿子的房间里看到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女人跟我母亲长得很像,我怀疑她是小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