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四章 出征
    “估计现在这会儿工夫,户部已经开始受理我提交上去的案子了。不出意外的话,我那个傻表哥应该也会同意。毕竟再过来找你们之前,我就已经和他密谈过此事了。现在只要你答应我昨天晚上跟你说的那些事情,那么这之后产生的一切后果,我将一人一力承担。不仅如此,我还会给你一个东西,你凭借着这个东西就可以永远挟持东川许氏一族,让他们永远都不敢背叛你。”

    “应该是说让他们永远都不敢因为你而背叛我吧?”李澜歌苦笑到,“你知不知道许老将军日前已经在我面前发下毒誓了……你们东川许氏一族已经是不会背叛我了,又何须画蛇添足呢?”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许星儿竟然冲着她摇了摇头。

    “这你就不明白了,狡兔尚且有三窟,他之所以敢这么答应你,是因为他早就给整个家族留好了后路。现如今我把他这整条后路交给你,他们就真的是再也不敢背叛你了……”

    说完,许星儿认真的从自己的口袋之中翻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然后把盒子拿到了李澜歌面前,顺带的给了他一把钥匙。

    李澜歌盯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盒子看了好久,反手把盒子推回到了许星儿的面前。

    “我不用这个东西,你们的族长已经在我面前赌咒发誓了,我相信他也相信你们家不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所以这样的东西我不需要,我也没有必要趁人之危。”说完,李澜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后面不论发生什么,你都要答应我,不要自己一个人去承担一切……你已经为这个国家牺牲太多了……我虽然不能为你多做些什么,但至少可以在你的背后帮你承担起一些责任。你若是真的已经下定决心去做此事,就赶紧收拾自己的行囊去准备吧。这两天等济天的人回来之后,我就会在朝中公布此事,并且正是命人去准备这一次的战事,而在你真正出发之前,你若是还想再见见你的父母……我可以帮你安排。”

    提起父母,许星儿微微的愣了一下。

    他眼中含着水光,还是倔强的把脑袋往别处一瞥,“不用了,开拔之前搞那么多儿女情长的东西不太好。容易影响大家的心情,可能会对以后的战事不利。”

    李澜歌知道拗不过他,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段日子你是继续住在将军府,还是留在宫内?”

    许星儿歪着脑袋想了想,最后很是认真的跟李澜歌说,他想在出发之前一直留在宫内。

    而他想留下来的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御膳房的饭做的非常好吃,要比将军服务的好上千百倍。而且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人因为他吃得太多而骂她,不仅如此,还会拼了命的把各种好吃的送到他的面前。

    相比较之下,他当然更愿意留在皇宫之中,更何况,他若是留在将军府的话,迟早会被他那位堂哥发现自己的图谋。

    到时候到了他堂哥把他扣下不让他走,那就不妙了。

    李澜歌有些无力扶额,但也答应下来了。为了避免在后宫之中惹出不必要的是非,他特意让小太监带着许星儿乔装打扮了一番,把它弄成了自己从那边带回来的的内侍。

    如此一来,有了这样一层身份,就不会有人过多的去为难他了。

    他身边的人也不会被人过多问及,这样一来许星儿就可以安心的在皇宫之中住下了,更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消息传到许家去。

    到了今天早上,济天的人已经通过他们自己的渠道给李澜歌传过来第二封消息了,玉斐在信中特意交代他们明天就会回来。

    也就是说边关的事情最迟到大后天就可以被公之于众了。

    而许风又被李澜歌找了个借口派到了军营之中,估计这三五日也赶不回来。

    这样把许星儿给送出去,你还算是来得及。

    想到这里,李澜歌才算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些日子他们俩的此事殚精竭虑,现在终于得到了解决的办法,整个人就跟泄了劲儿一样的倒在龙椅上。

    “陛下,您在御书房之中吗?”

    就在李澜歌我在龙椅上准备缓缓的时候,苏牧突然敲了敲御书房的大门。

    “我听说你今天回来,我特意给您准备了点吃的……您看您是在御书房中吃,还是一会中午回去吃……”

    李澜歌隐隐感觉苏牧好像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赶紧从龙椅上坐直了身子,就想着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进来吧,正好我也有些饿了。”

    苏牧得了命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做出什么信息的表情。

    他很是淡定的推门而入,慢慢的走到李澜歌的面前,把自己亲手做的吃的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给李澜歌小心翼翼的盛出来一碗羹汤后,才慢慢的从盘子底下摸出来一封信拿给李澜歌。

    “御书房周围好像已经被人监视了,陛下一定要多多当心。”把信拿给李澜歌后,送我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快速的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而后才站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把自己刚刚冲好的羹汤拿到了李澜歌都面前,“您尝尝我的手艺,看看我做的怎么样,这一次我为了炖这东西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李澜歌的全部心思全都放在了手里的这封信上,他也没有过多的注意苏牧说的东西,快速的把手上的这封信看完了之后,他才叫着苏牧的时候,喝了一口她做的汤。

    “信上说的内容可靠吗?赟王真的打算这么做?”

    李澜歌沉着一张脸看向了苏牧。

    苏牧还过了一下御书房,然后小心翼翼的宠着她点了点头。

    “这封信我本来是想送到将军府的,那日我从赟王府回来之后就把信写好了,没想到您这么快就回来了,索性我就没有把心送出去,而是留到了等你回宫。上面所有的消息全都是我亲身所见,陛下大可以放心,这消息得真实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