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01 出事了
    宗政桓本以为能唬住妹妹,却不料宗政灵芸在只是愣了一下变恢复了平静。

    宗政桓心道妹妹果然是长大了,十分有主见,一旦做了决定旁人难以改变,看着好脾气实则比宫中小霸王魏清婉难说话多了。

    “哥哥,”宗政灵芸神情平静:“我如今已有十七,这些年该见的都见了,并非你想象的那般单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很清楚。”

    “你先说清楚你进宫要做什么。”宗政桓大步上前拦住她。

    换做平时,宗政桓是万万不会这般盘问的,奈何今日宗政灵芸态度有些奇怪,先是说要接任圣女,紧接着又要进宫。宗政灵芸虽然自小聪慧通透,异能也比宗政桓要强,在年纪上到底还是小了些,纵使再厉害,再阅历和处事方面还是不如宗政桓的。

    “进宫观察。”宗政灵芸语调沉沉,听着有些疲惫:“顺便提点或是敲打一下某些人。”

    “真的?”宗政桓颇为怀疑。

    他并没有错过之前听说国运增强时宗政灵芸那一瞬间的愤恨。

    宗政灵芸还是比较了解这个妹妹的,她如今看着平静,却隐隐透露出一股只有了解她的人才能感受出来的要进宫砍人的气势,让他不得不惊。

    “哥哥不信,不如跟我一起进宫?”宗政灵芸歪头看着他。

    宗政桓一时无言。

    宗政灵芸乃是公主伴读,和皇子公主们一起长大,和魏清婉和魏清淮的关系都很好,她进宫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宗政桓作为国师,和魏清璇成婚之后进宫的次数便少了,平日里只有魏皇主动传唤他或是有重大事情他才入宫面见魏皇,如今出了这样的岔子,那人难免惊慌,他又在这个时候进宫,难免会打草惊蛇,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还不如装作不知道。

    “进什么宫,”宗政桓不说话的时候依旧是白衣如谪仙的形象,说出来的话却莫名有些怂,他伸手去拉宗政灵芸:“别瞎折腾了。”

    宗政灵芸抽回自己的袖子,让宗政桓的手扑了个空,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灵芸,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我们都能插手的,”眼看劝不住妹妹,宗政桓心底有些失落,更多是无奈和不理解:“你做这些有什么用呢?不过都是无用功罢了,还平白的给自己招麻烦。”

    “知道结果就一定要认命吗?”宗政灵芸这回没有回头,她背影挺直如松,声音清越如佩环相撞,不高也不低更不锋利,却字字掷地有声:“人这一生本就由对各种事物的全力拼搏和争取构成,那些光辉的失败事迹在世人眼中是丰碑是标记,更是对一个人一生的评价,这些固然重要,可若是没了那些艰辛的痛苦的争取过程,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人这一生的轨迹,看似是从出生就计划好了的,却不代表这人就能一路躺赢成人生赢家。

    即便真有这种人,那也是撞了大运,前世八辈子积累的福分。

    命运早已在暗中规划好一切,一个人的性格,他所处的环境,他人生所面临的每一个抉择每一次心理历程,都是决定好的。

    除了宗政灵芸和宗政桓这般能看透未来的逆天级别异能者,基本没有人能察觉出来自己几乎是被操作的人生。

    宗政两兄妹能够在某些方面小程度的改变各人命运,却无法改变历史的进程。

    可没法改变或是难以改变,不代表在命运面前就该束手就擒。

    不奋斗到最后一刻,不被现实打的全无招架之力之前,绝不认输。

    宗政桓看不见妹妹的表情,被她的话语震惊之余,隐隐想起多年前自己尚且还年少,似乎也有过这般豪情万丈不惧艰险的热血时刻。

    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心愿早已在现实前消磨殆尽,似碎成了粉的宣纸,被风一吹,转瞬消散无踪。

    只是......

    “这回遭殃的是秦瑾瑜,并非你自己,你何苦为了她这般执着?”宗政桓的眼睛里明晃晃写着不赞同。

    他知道宗政灵芸和秦瑾瑜关系也很好,但为了朋友,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宗政灵芸自然也感觉出了宗政桓的疑惑,她心想如今不过是这般事情哥哥就如此反对,幸而他能力不如自己,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用三年寿命保住魏清淮一条胳膊的事情,否则还不气得跳起来骂她蠢。

    “如今秦瑾瑜遭受折磨损失灵力,看着好像只是她自己的事情,”宗政灵芸道:“实则在未来关乎整个江山社稷,你难道真的不知?”

    宗政桓只不过是对于未来知晓的模糊了些,却也不是异能失效了,真的就不知道此事吗?

    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宁愿自己蒙蔽自己?

    宗政灵芸有些疲惫的内心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

    =

    魏国皇宫内部,德妃正在给因摔伤了腿后受惊过度导致发烧的十二皇子喂药。

    德妃向来是个冷血冷情的,对自己的亲儿子魏清宸尚且感情不深,对魏清宸的怂和没志气颇为嫌弃,与这个抱养的儿子更是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之所以冒着十二皇子过病气给她的风险屈尊给十二皇子喂药纯属是因为魏皇近日因十二皇子的事情十分震怒,她想要在魏皇面前表现好一些罢了。

    欧氏在一旁站着,满脸泪水地看着床上的十二皇子,大有一股十二皇子即将卒了的悲怆感。

    孩子病成这样,作生母的哭上一哭倒也不奇怪,问题是欧氏平日里也不怎么关心十二皇子,每次十二皇子一有点儿或大或小的毛病,欧氏就不要命了一般地往德妃宫内冲,每次都一幅娘娘您若是不给我见儿子我就一头撞死在您宫前的娇柔凄凉。

    可把素来没耐性脾气不佳的德妃膈应的够呛。

    欧氏哭得那个丧气,活像是死了儿子,弄得宫中曾一度曾有德妃娘娘虐待十二皇子的传言,德妃虽不关心十二皇子,却也从未亏待过,被欧氏这么一搞,简直里外不是人。

    若非看在欧氏曾多次替她挡刀以及十二皇子还有用的份上,德妃简直想找人活埋了欧氏。

    德妃疑心欧氏根本不是真心关心十二皇子,不过是想盼着十二皇子日后有了出息,她这个亲娘能跟着享福。

    十二皇子魏清泽年纪本已不大,烧的迷迷糊糊的,德妃不耐烦地将勺子往孩子面前伸,看着咳嗽不止满脸通红的魏清泽,嫌弃地偏了偏头。

    要不是希望自己亲自给魏清泽喂药的事情传到魏皇耳中,她才懒得动。

    喂药喂了一半,德妃的心腹大宫女来到了她身侧,一脸“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不能见人”的神秘感,轻声开口:“娘娘,奴婢有事禀报。”

    德妃眼皮子都没掀一下,语气不容置疑:“你们都出去。”

    周围伺候着的宫人都纷纷退下,唯有欧氏还磨磨唧唧的不肯走,哭丧着脸像个幽魂似的戳在那儿,被德妃身边的大宫女冷冷一瞪,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一幅没听到八卦真可惜的神情。

    至于本就年纪小又烧糊涂了的十二皇子,被德妃和大宫女生生无视了。

    这孩子平日里被德妃训的老老实实的,嘴巴比宫里那些看着老实争着表忠心的宫人们严实多了。

    “说吧。”德妃不耐烦地吹了吹有些烫的汤药,直到那汤药的温度适合入口,才塞进十二皇子嘴巴里。

    “东宫那边好像出了大事......”平日里伶牙俐齿一口气能把宫里面德妃死敌全都吐槽一遍都不需要换气的大宫女此刻有些迟疑,不知为何说了一句之后就停了下来。

    德妃原本皱起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嘴角浮现出笑意。

    哟呵,太子终于倒霉了。

    等了半天没听到下文的德妃很不满:“你说书呢还专门吊人胃口?”

    大宫女的脸苦成了一朵蔫巴巴的菊花:“是......是朱良媛出事了......”

    德妃手中的汤药差点儿洒在十二皇子脸上。

    说起来,她还是挺喜欢这个侄女的。

    一来是因为这孩子的性情居然和自己年少时有那么几分相像,二来她一贯憎恶自己的母族,而被朱家送进宫的女儿都是能歌善舞容貌艳丽且在家族中不受宠、随时可以作为弃子的存在。

    ------题外话------

    注:文中关于“命运早已被设置好没法轻易改变”这种论调仅限于剧情需要,不等同于现实,请勿将书中论调代入现实生活!

    注:文中关于“命运早已被设置好没法轻易改变”这种论调仅限于剧情需要,不等同于现实,请勿将书中论调代入现实生活!

    注:文中关于“命运早已被设置好没法轻易改变”这种论调仅限于剧情需要,不等同于现实,请勿将书中论调代入现实生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_^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