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33章我的小茵
    江森听罢,蹙起眉来,后来一笑,“哥,你连我都不信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们,难道?难道,其实江森的集团,并不是他一个人说的算?

    之前他提起他哥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哥哥早都死了,否则怎么会他主持他们的生意?

    “阿森,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我?”这人咧嘴笑起来,阴阴森森的打量着我,说:“难不成,小茵死了,你又对这个女人动心了?那么她也离死不远了。”

    “哥!”江森的语气微重,眼里的光也阴冷起来。

    “把她给我带过来,只要她在这里,徐东清才能好好为咱们做事,这一点你也清楚。”江森的哥哥冷声说。

    忽然,江森将我和小希扯到他的身后,冷笑着说:“如果我不答应呢?”

    随即,他哥哥就拔出qiang来,直冲冲的对着我们,“总之是不能放她回去。”

    “你这么近的距离,我和小希都会受伤。”江森笑起来。

    “我顾不得那么多,这也是你的选择。”

    江森听罢,咧嘴笑起来,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说完这话,就转身,挡着他哥哥的qiang口,带着我和小希进入了飞机,外面的人吼着:“阿森!”

    江森将飞机舱门关闭,说了一句:“走!”

    我愣愣的看着江森,江森冷笑了一下,“不要以为我想放过你,你给我记住一点,我一切都是为了我儿子和小茵。”

    小茵,不是他杀死的吧?

    我愣愣的看着他,后来小希抱着我问:“姨姨,我们去哪里?”

    “去好玩的地方。”我喃喃的告诉小希。

    “有好吃的吗?”孩子问。

    “有。”我说。

    一路上我都在发神,愣愣的。

    我是不是走狗屎运了?如果那日小灿没有告诉江森,小茵一直是爱他的,他是不是就想不明白小茵要离开他的原因?

    他现在想放了我,也是因为得知了小茵的心思吧?

    江森独自喝着红酒,眼睛盯着酒液发神。

    后来可能是夜深了,小希在我怀里睡着了,江森朝我笑了一下,说:“大约快要十年了,那时候我哥叫我去送货,被人埋伏在滨海市附近的村庄,当时也是夜里,我就没头没脑的逃,胳膊中qiang了,夜里逃到一户人家,我就遇见了小茵,我骗她,我说我是好人,我遇见劫匪了,小茵居然相信我,她真蠢,蠢的让人爱的发狂。”

    他似乎在回忆,虽然这人平日里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狠辣又表面上表现的很有修养。

    但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眼里有柔情,我看着他,他就笑了一下,说:“小茵救了我,我回来之后,就日夜思念她,后来糊糊涂涂的把她带回来,可是她被我带来之后,再也没对我笑过,在小希之前,我们还有过三个孩子,每一个都掉了!她会哭,会哭的伤心。”

    我安静的听着他说,他又苦笑一下,说:“我说她蠢,实际上我最蠢,她怎会不爱我。”

    我还是没说话,继续安静的听着,听她说:“不是我杀了她,就算她不爱我,我也舍不得她。是我哥杀了她。因为我想带着小茵退出……”

    我终于开口了,说了一句:“你哥,和徐宏维是一种人。”

    “你呢?你以为你是哪种人?”他听我这么说,就笑的颇为讽刺,“我放过你,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我也从不是善人,我是想把小希交给你,你虽然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但我看人没错,你能帮我和小茵好好照顾小希。”

    他从不是善人?

    我从前也听徐东清这么说过。

    确实,都不是善人,但他们有一点相似,对于感情很认真。但他们的生命里,能称得上感情的情谊,很少很少。

    我低头看看小希,又怔怔看着江森,冷笑一下说:“你是不是疯了?我见你把靳青杀了,你也害了徐东清!我为什么要帮你照顾你儿子?”

    “靳青是我杀的,我承认,”这人讥讽的笑着对我说,“但,你的徐东清,可不是我害的,是他主动和我们联系的,自己选的路,怪不得别人。关于我儿子,你不用和我说这种话,我看人从没看错过,你会对我儿子好。”

    “你真搞笑。”我也讥讽的笑一下。

    “这世界的女人,要么大奸大恶,要么上善若水。但总体来说,都有一个共同点,全是祸水,呵呵。”这人端起酒杯,继续喝红酒,之后也不再和我说话。

    天微亮的时候,飞机降落了,江森把我和小希丢下飞机。

    这时候小希还没睡醒,他也下飞机来,脱下外套盖在小希的身上,满眼赤红的盯着小希看,有些不舍。

    我就怀疑,他面对小希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表达出一点父爱呢?

    他低头在小希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抬头看我,冷笑着说:“让你捡了个便宜,我本该送小茵和小希走,你命真好,好的可恨。我的小茵很可怜,她的愿望,我要实现。你好好待我儿子,如果他不高兴,我全部都能知道。”

    说完这话,这人就转身上了飞机,我抱着小希,朝着路边走,脑子晕头涨脑的。

    一路踉踉跄跄的,待我走远了,那飞机起飞了……

    我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了一个多小时,小希醒来,迷茫的看着我,问:“姨姨,这是哪里呀?我爸爸呢?”

    “你爸爸放了我们。”我朝小希苦笑了一下,“以后,你和姨姨在一起了。”

    他一眨眼,眼里出现了惊喜,随即又楞了一下,哭起来,“那我妈妈怎么办?”

    “你妈妈,你爸爸会照顾的啊,不要恨你爸爸,你爸爸爱你们,你妈妈,也不是你爸爸杀死的。”我忽然眼睛有点红,抱着小希,“小希,你爸爸很爱你们的。”

    “才不是!”

    “是的!”

    “我想妈妈……”小希在我怀里哭起来……

    原来,一处坟墓,也能成为一个孩子的依靠吗?

    原来……妈妈这么重要。

    我抱着小希跌跌撞撞的走着,走到了滨海市郊区,徐东清的人就开着车过来。

    我满脸苍白,看着徐东清从车里下来,赤红着眼睛朝我冲了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