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76章 番外之两个女人一台戏
    越想不明白的事情,越是要周而复始去想,梁昕感觉脑袋都快要爆炸了,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大脑倒是异常活跃。

    耳旁传来骞少的呼噜声,她忍不住偷偷藏在被子里笑,原来他累了也是会打呼噜的……

    睡梦中,沈鹤骞回到十几岁第一次去梁昕家新别墅玩耍,在花园的角落里盯着六岁梁昕的身影,对这个给他送东西的小女生充满了好奇,他在打算一些事情,没想到这一拖,就是十几年……

    梁昕闭着眼睛开始数羊,已经数到一千零八只,还是没有任何效果,半眯着眼睛无意中瞥到手机屏幕亮起,点开一看有一条未读消息:你要是想知道范滔为什么出轨的,就到住院大楼庭院里找我

    手机号码是她没有存过的匿名,她心里开始打鼓,这人是谁,怎么会知道范滔出轨的事情?本来已经平复的内心再次掀起一丝丝不小的涟漪,她确实想知道。

    想知道柳菁这个女魔头到底哪点比她强?到底哪里比她好?难道真的跟范滔妈妈说得那样,怀上孩子就能打败她梁昕?

    想想都觉得可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家长,这样的男朋友?呵,想到这里,她更加冲动,内心不停的纠结,她想要去……

    住院大楼庭院是公共场合,到处都有监控摄像头,谅这个发短信的人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想到这里,梁昕穿好外套从病房出去。

    沈鹤骞睡眠状态很浅,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病房门打开的响声,翻身又睡了……

    凌晨的夜晚寒意渐浓,从住院部出来的梁昕感觉怀里一凉,刺骨的凉气扑在身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一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不过因为是医院的关系,依旧灯火通明,到处亮堂堂一片,这还是让她几分安心。

    不远处一个人影,下意识摸出手机拨通那个匿名号码,结果远处的人果然接通电话,梁昕快步走上前去,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结果。

    两人距离越近,越觉得这个身影几分熟悉,是个女人,只是背对着梁昕,她还看不到正面。

    “是你发的短信?”询问的语气,梁昕看着背对着她的女人,究竟是谁这么神神秘秘?知道这么多?

    “没错,你果然来了!”傅蓉语气中尽显得意,仿佛早已经吃定了梁昕,她就是知道她会来,转过身来看着梁昕。

    “怎么是你,傅……少夫人。”梁昕倒是几分惊讶,随后马上恢复正常,她早该想到的,怎么会事情都这么巧合,不偏不倚,正好在这个时候,还约在医院。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要是想知道为什么就跟着我来。”傅蓉冷冷的看了一眼梁昕,踩着高跟鞋走在前面,这么惊讶干什么?难道这么蠢的吗?

    梁昕二话没说,跟在傅蓉的身后,两人到了一个小角落停下。

    “你跟沈鹤骞是什么关系?”傅蓉立马变脸,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凶巴巴的语气像是要吃人,更像是*审问犯人。

    “我是骞少的私人秘书,少夫人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梁昕一听是这个问题,一点儿也没有犹豫,她行的正,光明磊落,也不怕别人误会,倒是没有什么遮遮掩掩。

    别人怎么做私人秘书的她不管,她做好自己就够了。

    傅蓉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仿佛自己听到天大的笑话,私人秘书?这种带有色彩的职位!

    “呵?私人秘书?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你这个小三儿,你以为攀上沈家就能提升你们梁家的地位吗?”

    “我告诉你,在沈家,家臣就等于是下人,你是终究是下人的女儿!”

    “果真,你是为了一点儿钱就能出卖自己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的,包括插足别人的婚姻!”

    嘲讽,明戳戳的指责,字字句句像刀子一样插在梁昕的心上。

    傅蓉讲话的时候更是情绪激动,无形中像安了一个大喇叭,到处都听的一清二楚。

    梁昕万万没想到这个有学识有涵养的傅蓉会这么讲话,污蔑和侮辱一咕噜劈头盖脸朝她砸过来!

    她瞅着傅蓉,这个女人再有学识又怎么样,骨子里带有对别人致命的偏见,不懂得尊重别人,跟那些骂街的泼妇又有什么区别?

    马上严肃脸展开反击,“你问我,我回答,说了你又不相信,难道对你自己就这么没有自信吗?看看你现在的言行举止,跟疯子有什么区别,难怪骞少他会不喜欢你,不待见你。”

    哼,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尤其是下人两个字,深深刺到梁昕的痛处,刻在骨子里的烙印,实在不用傅蓉这么时时刻刻来提醒。

    梁昕说完,想要转身打算离开,看来今天这是问不出个什么了。她也彻底明白,什么告诉她范滔出轨的原因,根本就是个幌子骗她来这里罢了。

    “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傅蓉火冒三丈,身为千金大小姐的她自然没有受过这种气,作势扬起巴掌就要打向梁昕,抢了她的老公,还敢在这里顶嘴?

    梁昕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傅蓉要打下来的手,“我难道说的不对吗?你还要打人,就算你是沈少夫人又怎样?也不能随随便便动手就打骂下人吧?”

    平时做多了家务活,手劲儿自然比她们什么都不做的千金大小姐大了很多,梁昕几乎是轻而易举就把傅蓉的手给甩开。

    “你……”傅蓉一个趔趄,眼神盯着梁昕身后的地方,心一惊,完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被沈鹤骞看到了……

    梁昕还在好奇傅蓉怎么突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是不是自己刚刚力气太大不小心把她哪里弄坏了。

    下一秒,身后传来熟悉的男嗓。

    “傅蓉!看来你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沈鹤骞语气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作死的边缘只会让傅蓉死的更快,“把她给我赶出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