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15章 裂地蚰的消息
    第1415章 裂地蚰的消息

    “等一下!”

    就在许少业与孙家成就要走出病房的时候,张初安大声喊到。

    看到许少业不愿意在他面前说起他的病情,张初安有点慌,很慌!

    他那怕知道自已这个病到了最后,蔓延到全身,再也没有最坏的结果了,但是看到许少业这样,他还是很慌。

    “许医生,有什么事情不能当着我这个病人说的。我可是当事人,我有权知道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张初安心里有点害怕,但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恐惧。

    他想知道自已到底得了什么病,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啊!

    不能死的糊里糊涂了,做一个糊涂鬼。

    “稍等一下!”

    许少业对张初安说道,然后与孙家成走了出去。

    李运达看了一眼,然后偷偷的跟了出去,想听听许少业到底在说什么 ,是不是真的知道张初安到底得了什么病。

    “你看出什么了?”

    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孙家成跟许少业来到楼梯前,向许少业问道。

    “他这个不是病,是被裂地蚰给咬的!”

    许少业道。

    “裂地蚰?”

    孙家成心中一动,讶然的看着许少业。

    他从来没有把张初安的病情往这方面想,这时候经许少业一提起,倒是想起了以前在一本杂书看到过这种情况,与许少业说的一般无二。

    “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天地奇虫出现在有点频繁啊!”

    孙家成轻蹙眉头。

    天地奇虫这种东西,已经很多年不见了,现在除了许少业身上的寒冰蛊之外,已经出现裂地蚰,烈火天蜈,青木蝉,除了金刚蚊没有出现之外,其它的全部出现了。

    “确实有点频繁!”

    许少业点头同意。

    李运达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的,到底什么鬼?

    什么裂地蚰,什么天地奇虫?

    这些都是些什么东西?

    李运达感觉许少业与孙家成的谈话,每一个字都能听懂,但是合在一起,却是听不懂。

    李运达觉得许少业说的都是假的,但是连孙家成都点头同意了,李运达不觉得假的。

    “你有什么可以治疗张初安的办法没有?”

    孙家成不去关心天地奇虫的问题。

    “有!”

    许少业肯定地点点头:“如果是以前,我顶多就是拖延张初安的病情,不让他的病情恶化而已,能让他多活一些时间。现在我有寒冰蛊,把他治好是很容易。我现在最想知道,张初安是如何被裂地蚰给咬了的。”

    “这个问题需要你亲自去问他了!”

    孙家成点点头,许少业与天地奇虫之间的缘份很难说清,好像天地奇虫都是一直围饶着许少业在转。

    这些都是许少业的事情,孙家成不管,他只需要知道许少业是否有办法治好张初安就行了。

    “即然能治好,那就行了,我们走吧。”

    孙家成对许少业说道。

    “不着急!”许少业摇摇头,道:“治疗他好说,但是寒冰蛊不能让他知道。寒冰蛊这种东西普通人一般接受不了,何况还需要寒冰蛊把腿上的毒素给吸出来。治疗他的时候,需要把他弄晕过去。”

    说到底,许少业还是有点小心眼。

    因为张初安之前的偏见,许少业不想这么给张初安治疗,想让他受一些苦头,甚至求自已。

    “走吧你!”

    孙家成看了一眼许少业,他那里不知道许少业在想什么。

    孙家成拉着许少业回到病房,从李运达的身边走了过去。

    许少业与孙家成知道李运达在旁边偷听,都当做没有看到他。

    “许医生,我到底是什么病?”

    看到许少业回来,张初安实在忍不住了,从许少业的话里,他听得出来,许少业知道他怎么了。

    这让张初安怎么能不着急。

    不管是西医还是中医,他都看过了,把全世界都跑遍,还用了一些非常规的办法,没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现在许少业一眼就看出他怎么了,怎么能让张初安能静得下心来。

    要不是他行动不便,张初安早就追了出去。

    “你这不是病了,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你好好想想,你遇到过什么奇怪的虫子没有?”

    许少业看着张初安,他没有提裂地蚰的名字,说了张初安也不知道。

    “我是被咬了?”张初安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许少业,他还没有听说过什么虫子能造成他这样的后果。

    但是如果不是被虫子给咬了,其他人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且许少业说的很肯定。

    张初安低下头沉思,回想着自已出现这种情况之前,到底遇到了什么虫子。

    “对了!”

    张初安忽然大叫一声,看样子,他是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在我出现这种情况之前,遇到了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在什么地方遇到的?”

    许少业问道。

    之前在树林里出现一只裂地蚰,却扑了个空,裂地蚰早就不知道踪影。

    许少业不知道这只裂地蚰是自然生成,还是人为卵化的。

    不管那一种,放任一只天地奇虫在外面乱窜,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如果所料不错,咬了张初安的裂地蚰就是许少业之前在树林里发现的那一只。

    “当时我在山上露营来着,听到外面传怪声,地面在颤抖,我就想出去看一下,但是刚刚走到帐蓬口,就感觉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下,然后失去了知觉。”张初安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在什么地方?”

    许少业继续追问着。

    “就在我们汉城市,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张初安想了想,说道。

    听到张初安的话,许少业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原本以为他的寒冰蛊是第一个出世的天地奇虫,没有想到裂地蚰在三年前就出现了。

    三年时间,鬼才知道裂地蚰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许少业大感头疼。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许医生,我这个病还有救吗?”

    张初安可不管这些,他只关心自已是否还有救!

    向许少业急切地问道。

    “有救!”

    许少业暂时把裂地蚰的问题抛到一边,现在知道裂地蚰在汉城市就行了,可以慢慢寻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