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886章 一定会好起来的
    仅仅只是晕倒那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她又不伤害身体,更不会伤害孩子,顶多就是以后她不再一个人出门,身边有个随行的人就好。<a href="http://www.travelfj.com" target="_blank">www.travelfj.com</a>

    顾柒却不知道穆南枢的担忧,目前对于这种毒,各种医疗文献都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

    万一到了后期,她晕倒的时间越来越长呢?

    毕竟顾柒又不是自己从小和药打交道,有一些抵抗力,毒素要是不去除,演变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见穆南枢没有说话,顾柒紧张的拉了拉他的手,“小枢枢,大不了以后我就呆在你身边哪都不去,晕倒也是在安全的地方。

    而且我相信以你的天赋,你一定可以找到治疗我身体的药物,让这个宝宝平安出生好不好?”

    穆南枢只有点头,这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之前他不想要孩子是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他的童年充斥着阴影。

    他要是有了孩子,会好好照顾那个孩子吗?

    抛开顾柒的身体不谈,现在既然有了孩子,他自然不会那么残忍的伤害。

    除非有一天顾柒的身体出现了巨大问题,他没有办法,那是最后的下下之策。

    “好。”

    见说服了穆南枢,顾柒的心情这才变得好一点。

    “小枢枢,我们有宝宝了呢。”顾柒摸着自己的肚子。

    穆南枢却开心不起来,目前他研制出的几种药物对于顾柒的身体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穆子期打了个圆场,“这可是一桩好事,既然已经有了孩子,抽个时间我们去顾家登门拜访,你和南枢的婚事是不是也应该有个说法了。”

    顾柒看着穆南枢,却见穆南枢脸上一片阴霾,“这件事还是晚点再说。”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或许他会亲自对孩子动手。

    这个世上没有人能比顾柒在他身边更重要,哪怕是自己的亲骨肉和她比起来也是她比较重要。

    从那一天开始,顾柒又开心又有一丝担心,她害怕穆南枢有一天真的会那么做。

    “在干什么呢?”因为顾柒怀孕之后心思更加细腻,穆南枢尽量多花点时间陪她,一进门就看到她龇牙咧嘴。

    “这个好难绣啊,把我手都扎坏了。”

    穆南枢看着她手指上被扎了好几个孔,“干嘛绣这个?”

    “给宝宝绣的平安符,你会不会笑我封建迷信?”顾柒此刻脸上洋溢着温柔的光芒。

    以前皮猴儿一样的女人突然就变得温柔起来,这都是来自母爱的力量。

    看着桌上摆放着一种名族特色的绣样,是一个虎头娃娃的吉祥物。

    难得她有这么娴静温柔的时候,穆南枢看着她才绣了一点的图。

    “不会,这么难绣就找个会绣的人。”

    “才不要,别人绣得怎么有我自己绣得有心,小枢枢,我希望是个男孩。”

    “为什么?”

    “因为要是男孩,他一定会很像你,多帅啊。”顾柒俨然已经成了穆南枢的小迷妹。

    “小枢枢,我没有办法陪着你一起长大,但我希望能够生一个和你很像的孩子,好好将他养大。”

    穆南枢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如果不考虑其它因素,他更喜欢是个女孩。

    一个像顾柒的女孩儿,他们两人的心思倒是一样的。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你说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从自己怀孕之后穆南枢似乎比以前更加寡言少语,他的眼神也让人看不清楚了。

    顾柒知道在他心里还是很在乎这个孩子的,有时候自己睡下以后穆南枢以为自己睡着,她会感觉到他的掌心停留在自己的小腹。

    他一定和自己一样盼望着这个孩子的出生,可自己身上的毒一天没有解,他便一天不能放心。

    毒成了她们两人之间的隔阂。

    “女孩儿。”穆南枢淡淡回答。

    “为什么?你们男人不是都重男轻女,希望有人来继承你们的家业吗?”

    穆南枢叹息一声:“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让我的孩子不要走我以前的路。”

    那种痛,他尝过就够了。

    顾柒放下绣样,将头依偎在他的怀中。

    “小枢枢,不会的,我们永远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再说伯父这些天心态都发生了变化,也没有再要求你去研究什么起死回生的药物,他已经接受现实。

    现在他和我们一样,最希望的就是我们的孩子平安出生。

    以后等宝宝出来了,我们一定会给他一个幸福的家庭。”

    “但愿吧。”穆南枢长吁一口气。

    很多事情就像是一个轮回般,他对将来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顾柒调皮的拉着他的嘴角,“你看看你,明明才二十几岁,脸上经常都是这么深沉的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七八十岁了,笑一笑,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她的乐观并没有感染到穆南枢,尽管科技越来越发达,但这世上仍旧有很多病是无法痊愈,甚至是绝症。

    顾柒偏偏中了最棘手也最特殊的一种的毒,像是其它病还有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文献记载,古往今来很多人都研究过。

    唯独顾柒身上的毒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只有穆南枢一人孤军奋战,他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让顾柒痊愈。

    穆南枢回过神来,“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好。”顾柒点点头,“今天累了吧,我去给你放水。”

    比起初见的不靠谱,顾柒越来越温柔,也向着贤妻良母转变。

    爱情大概是世界上最无解的东西,女人为了爱情都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

    例如顾柒,她心甘情愿的想要照顾穆南枢。

    给他放水,给他揉肩放松一下疲惫了一天的肌肉。

    穆南枢抓着她的手,“你不需要做这些,你现在有孕在身,好好休息。”

    “可我想做,小枢枢,你不要那么拼命,我才这么小,你有大半辈子的时间可以研究出解药,不要逼自己逼得这么紧,累坏了你我会心疼。”

    顾柒坐在浴缸边温柔的给他按着太阳穴,想要穆南枢压力不要那么大。

    “好。”

    那毒就是穆南枢身上的一根刺,他又怎么可能不着急呢。

    就像是癌症一样,一开始是有救的,但癌变越来越严重,后来医生也只得束手无策。

    这种毒没有人能肯定将来会不会变化?

    “小枢枢,伯父最大的心愿就是和我们在一起好好跨年,今年我们在一起过年好不好?”

    “你不回顾家?”穆南枢有些意外。

    “年年我都陪着爸爸和爷爷的,今年我想陪着你们。”

    过年,这两个字对穆南枢来说就是一种奢求,从他出生开始就没有这个概念。

    在国内年味是很重的,没到春节那段时间就会变得特别热闹。

    尤其正月除夕,漫天烟花绽放,所有人都是全家欢聚一堂,而他孑然一身。

    听到顾柒说想要陪着他们,他心中有些暖意,喉头沙哑道:“好。”

    一个好字,无人知道他多期盼。

    “虽然我们是在国外,伯父那么在意过年,过些日子我就让人多买点东西来装饰一下,这一次我们一起过一个团圆的大年。”

    “不要太累,有什么就让阿才他们去办。”

    “好。”顾柒微微一笑。

    穆南枢和穆子期比起过去来说,两人父子关系好了太多,顾柒看在眼里,心里也高兴。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她相信将来会很美好。

    等待孩子出生,穆南枢会是一个怎样的爸爸呢?顾柒想着想着嘴角不由得上扬。  他是一个面冷心热的男人,一定会爱极了孩子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