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96章 你们父子又干了啥伤天害理的事
    鉴于安宁怀孕还不足三个月,所以第二天陆越川杀到城堡来寻求外援的时候,权煜皇只犹豫了不到三秒钟,就决定——

    “让你嫂子继续睡,别打扰她。说,要怎么帮你,我来。”

    陆越川差点给权煜皇跪了,“五爷,您别这样儿成么。这事儿还真非得是嫂子不可,除了嫂子谁都不成。真的,你也不成。五爷,这可关系到我的终身大事,您可千万不能不当回事儿呀!这要是让杜冰那妞儿给跑了,我非得跟你拼命不可。我不管啊,你快点把嫂子喊起来,我有事儿找她帮忙。”

    权少霆大手一挥,就俩字儿,“不成。”

    陆越川挑眉,“五爷,您是不是非要我给你跪下才行?”

    “别来这一套,你跪下也没用。”

    “……”

    “这都快十点半了,嫂子还没起床呢?合适嘛!它不合适!”

    “你嫂子昨晚睡得晚。”权煜皇说的理直气壮,“一直跟我唠唠叨叨的说杜冰瞎了眼才看上你。”

    “五爷,您快别闹了,我这儿都火烧眉毛——等下,你刚说啥?!”

    一边的小追命连连咂舌,爱情果然能让人冲昏头脑,理智全无。瞧瞧陆师爷,现在胆子是越来越肥了,都他妈敢揪五爷的领子了,真牛.逼!

    陆越川瞪大了眼睛,把那双精明充满了算计的眼睛,愣是瞪成了蒋大小姐的那种大圆眼,他不可置信的揪住了权煜皇的领子,表情都扭曲了。

    “五爷,你刚才说啥?你再说一遍!”

    喜得千金的喜悦,让权五爷现在脾气好的不得了。没办法,人逢喜事精神爽,老婆回来了,闺女怀在老婆肚子里,权五爷现在想生气都找不到理由。

    他压根就没使劲儿,轻飘飘的就把陆越川的爪子给掰开。

    “杜冰瞎了眼,才会看上你。”权五爷才不管那么许多,别人的爱情?在他眼中,压根不如他老婆睡个舒舒服服的回笼觉来的重要。

    他也已经看腻了杜冰跟陆越川这两个聪明人相互试探,相互较劲的死德性。

    既然是两情相悦,何必要彼此折磨,顺带还要让身边所有人都跟着一起折腾遭殃?

    何苦来的。

    比陆越川先到城堡一步的小追命,已经大概知道了全部的内容。毕竟,郝亦花跟权煜皇说这事儿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听着呢。小追命虽然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他小脑袋瓜还是蛮好用的,尤其是在听别人八卦这种事情上。

    他可一点都不蠢,相反,一举反三的能力特别强。

    杜冰如果走了,郝亦花就是被断了一条手臂,这后果太严重了。虽然昨天晚上安宁已经给蒋欣然发了消息,说她几乎已经把杜冰挽留了下来,让蒋欣然给郝亦花说别太担心这事儿了,她这边会再加把劲一定把杜冰给留下来。可郝亦花哪里坐得住?

    现在杜冰可是他身边的头号大将。要是杜冰走了,一时半会他找不到一个能够代替杜冰位置的人且还不说,最关键的是杜冰手上的活儿,别人真替代不了!

    放眼整个九处,有能耐的人才多了去了,可在极短的时间内可以填不上杜冰离开窟窿的人,郝亦花失眠想了一整个晚上也想不出来。除非……他能让陆越川回九处继续当二把手。只有这样儿,才能让杜冰离开之后,九处不乱套,一切如常。

    不管是跟安宁一起想想办法百分之百的把杜冰留下来,还是找权煜皇出面,下命令让陆越川重回九处,郝亦花横竖都得来城堡一趟。

    所以今儿天才蒙蒙亮,权五爷跟安宁还在睡梦中呢,郝亦花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愣是在客厅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忍不住敲开了卧室的房门。

    一听郝亦花的来意,权煜皇也没瞒着他,把前因后果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了一遍。如此,九处boss郝老板这颗选在嗓子眼儿的心,才算是放回到了肚子里。

    小追命来的时机恰到好处,他来的时候权五爷正巧说起来杜冰是怎么‘机关算计’的要让陆越川主动娶她。

    “追命。”权五爷勾了勾手指,一声令下。

    小追命脑袋一点,上前一步,担任起了讲解员的角色。

    他特有成就感,什么时候见过别人给陆师爷讲解?从来都是陆师爷充当讲解员的角色。

    “咳咳……”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小追命笑眯眯的说道,“陆师爷,傻了吧?你以为是你苦苦追求杜部长不成,还要发动嫂子跟五爷一起帮你。可你错了,大错特错。从一开始,你就是人家杜部长的猎物。知道不?你想从杜部长的手心儿逃走,窗户都没有!”

    “少他妈给我废话!”一向不徐不疾,冷静自持的陆越川,这时候也没有办法继续不动如山,闲庭看花落了。

    陆越川不敢给权煜皇摆脸子,他还不敢跟小追命甩脸儿了么?

    眼尾轻轻那么一撇,小追命就特没出息的……怂了。

    “是这样的啊,陆师爷……”

    把自己听到的八卦,又添油加醋绘声绘色的给当事人陆越川讲述了一遍,末了,小追命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陆师爷,你那么聪明一个人,这次咋能看不穿杜部长的心思呢?你想想看,昨儿咱们一大群人都在,你喝的烂醉,又疯了一样的耍酒疯,咱们咋可能把你丢给一个女人呢?女孩子可没法儿照顾好一个醉鬼。有我们在,轮不着杜部长照顾你。你想,如果不是杜部长主动要求送你回家,你肯定是被带回城堡啊!因为我们昨儿都是在城堡睡下的,房间多,又不差你一间房。”

    陆越川还真是傻了,傻眼儿了。

    他呆呆的看着小追命,又僵硬的扭过脖子看看权煜皇,又看看郝亦花。

    “真的?”

    郝亦花毫不留情的笑话他,一点不给自家兄弟留面子。

    “越川,我看你真的是关心则乱。别嘴硬说什么你不爱我们家杜部长了,我看你把我们家杜部长爱的要死要活。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当你在一个姑娘面前理智全无,手忙脚乱的时候,就证明你已经爱上人家了。”

    “我爱上杜冰了?”

    惊喜来的太迅速,又太猛烈,还很简单。把陆师爷都冲击的一脸懵逼。

    “不管你有没有爱上杜冰,总而言之一句话,你不用费心思耍手段把杜冰留下。你赶她走,她都舍不得走。为了得到你,杜冰才是机关算计的那一个。”权煜皇坐在沙发上,手中把玩着他的土豪金打火机,懒洋洋的侧头,“也别再让我儿子不务正业,不好好管理权氏集团,天天陪着你胡闹。”

    被点名不务正业,天天陪着他干爹胡闹的某儿子,心虚的摸了摸鼻尖儿。噌的一下就躲在了郝亦花的身后。

    郝亦花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递给他一个‘放心,干爹保护你’的眼神。

    陆越川到现在都还不可置信,“杜冰……在我想要娶她之前,她就已经想要嫁给我了?并且为了试探我是不是真心要娶她,把我当猴儿一样的耍?”

    权五爷优雅颔首,“是了。”

    郝亦花认真点头,“没错儿,就是这样儿。”

    小追命眯了眯眼睛,“我听到的故事内容,就是这个。”

    “奴儿,你过来。”陆越川招手。

    权霖趴在郝亦花的肩膀上,想了想,没动,“干爹,你说什么事儿。我在这儿能听清楚。”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都准备好了?”

    “当然了啊!干爹你让我准备的事儿,我怎么敢不准备好。”权霖越发的心虚起来,因为是他亲手安排下去的,所以他最清楚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是震荡!

    陆越川阴险的拉开唇线,“那你还愣着干啥?快点给我撤了!”

    权霖几乎哭出来的样子,“干爹,来不及了……算算时间,那边已经开始了……”

    “我操!”陆越川低骂一声儿,手心狠狠的拍在脑门,“废了……五爷,我这次彻底废了……”

    “怎么就废了?又发生什么幺蛾子了?”

    安宁拢了拢睡袍,从楼梯上快步走了下来。她本来睡回笼觉睡的特别舒坦,也不是被吵醒的,家里的每一个房间隔音效果都特别好。毕竟……他们家这座城堡,现如今不知道收留了多少‘无家可归’的前谍报人员。这群人聚在一起,不是吹牛.逼就是喝完酒吹牛.逼。隔音效果如果差一点,那晚上根本别想睡觉了。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睡得好好的,忽然惊醒。她想,大概是因为身边没有了那个熟悉的怀抱,所以才会这样儿吧。

    被软禁起来的这一年时间,让她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明明她在没有权煜皇怀抱的一年时间里,吃得好睡得香。她才回来几天的时间,就已经习惯了在他的怀抱中才能睡着,如果没有他的怀抱,她就会像现在这样,忽然惊醒。

    “嫂子。”

    客厅里的几个男人,乖乖的跟她打了招呼。

    安宁点点头,“陆师爷,又怎么了?你还没去挽留杜冰啊?”

    已经知道了全部真相的陆越川黑着脸,“嫂子,我都知道了,你还想帮着杜冰一起耍我?”

    安宁一愣,目光就落在了大太监似得扶着自己的权五爷身上。

    刚才一看到她快步从楼梯上走下来,权五爷一个健步就冲到了她的身边,好像她现在连走路也不会了似得,那小心翼翼的德行,看的其他几个男人都是猛翻白眼。

    五爷他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蒋欣然都快生了,照样蹦蹦跳跳的,也没见郝亦花跟前跟后的伺候着。当然了,九处公务太过于繁忙,郝老板实在是脱不开身抽不出时间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但权五爷,的确是有点太小心翼翼了。

    简直把安宁当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全方位的监视那种。

    “陆越川太烦人,我就跟他全说了。”

    “安妈咪,幸好权爹地跟干爹全说了,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至少现在还有那么一丢丢挽回的余地。”权霖也巴巴儿的蹭到了安宁的身边,跟他爹一起,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

    安孕妇!

    莫名其妙的看着那对干父子,安宁蒙圈了,“什么不堪设想,怎么又能挽回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安妈咪,你恐怕还不知道干爹为了留下杜部长,都吩咐我干了什么事儿……”权霖面无表情的背后,是心虚和怕死的惴惴不安。

    “你们……”安宁张了张小嘴,“你们父子俩,又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不就是帮他干爹留下他未来的干妈,他们父子俩至于搞的跟杀人放过一样么?

    简直了!

    她想骂陆越川两句,都没有好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