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八百四四章 绝地大反击 二
    看到这个单章,44双眼豁然发亮,这个好啊!来得真是太及时了,黑暗之中,或许可以看到新生的曙光了。

    相比几个老干部,44看书的速度快得多,很快看完了郑亚的单章,不动声色地,呆在这儿开始为自己即将到来的辩解作准备。

    老同志们都是老顽固,郑亚的这个单章来得刚刚好,应该是戳中了核心,应该给几个老同志巨大的触动,但同时,以老同志的执拗劲,估计这件事,还需要一番努力才行。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44双目神光闪闪,感觉自己好似是玄幻小说里的主人公一般,遭遇到了强敌,充满斗志,即将取得突破,彻底顿悟,信心和顽强在心底流转啊流转……

    相比徐老和黄老,赵印见和林老那就稳重多了,带着审视的眼光,看完了郑亚的拷问内心。片刻之后,赵老和林老几乎是同时看完,齐齐对望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意外。

    稍稍停顿了一下,两个老家伙心中开始权衡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置下去了,原本按照他们的意思,那就是毫不留情地把阅文这本最当红的书给生生拍下去,以此来给阅文的上层施加压力,以此来推动整个网文的净化行动。

    可是就在此时,铁鹞子的作者给整出了这么一个发自内心的,感人肺腑的单章,拷问内心。

    这个单章,写得好,很多东西,都写到了他们的灵魂深处,引起了很多共鸣,按道理,这样的作者,这样的书,可绝对不应该是被404的对象。

    可是要死不死的,两人的架势已经拉开,战场已经铺好,这个时候,有着一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感觉了。

    怎么办呢

    已经是要下决定了的事,千万不要被一个单章给左右了自己的意见,两老头对望一眼之后,赵印见缓缓拍起了自己的巴掌:“不错,不错,佩服,佩服,大阅文果然是人才济济,知道我们关心的是什么,就专门整了个拷问内心,在这等着我们呢,我很想问问杨总,假如我们选中的是另外一本书,这个拷问内心会不会也成为单章给发出来”

    心有灵犀,林老马上补了一句:“大阅文果然是煞费苦心,想必写出这种情感真挚至极的拷问内心一定是花了巨大的代价,请了十分厉害的高手代笔的吧。”

    话说,44想到了许多从正面给铁鹞子站台的方式,想到了自己可以毫不示弱地给铁鹞子争取权利,独独没有想到两个老干部居然会误会这是大阅文早就准备好的单章。

    被两个老干部如此一整,44的节奏感完全被打乱,一时愣在地上,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

    冤枉,天大的冤枉。

    44还真没有想到要找人写这个东西出来,而且,44觉得,就算自己要找人,也很难找到郑亚这么高水平的人才,这东西,写得太好,看得44都有点冷汗淋漓,感觉自己被拷问了一般,要不是有感而发,要不是写出了心里的感受,是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的感染力的。

    44有点发懵,半响之后,嘴里说道:“这个,几位老先生怕是把事情想得太复杂,我们阅文其实挺简单的,还真没想到过让人写这么个东西出来。”

    林老耸耸肩说道:“这可真是巧了,恰好是我们要封这本书的时候,这个单章就像是提前知道了一般,给冒了出来,这岂不是也太巧合了是不是太假了一些。”

    44赌咒发誓这还真是巧合,只不过这几个老干部还真是不信,怎么办

    好在呀,几个老头在看过郑亚的单章之后,开始出现了意见分歧。

    林老这话说完之后,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徐老开始说话了:“老林,老赵,我倒是觉得,这样的单章不是一般人能够写出来的,而且,这样的单章,如若是没有一定的感悟,如若不是心中真有这样的想法的话,也写不出来,所以上……”

    赵印见开始翻白眼,这算不算是网文里边经常说的那啥,猪队友呢

    黄老这个时候,赶在老徐下结论之前,笑着插话:“所以上,我觉得,我们应该认真地跟这个作者交流交流,看看他的真实想法,呵呵,如若这真是网站有人代劳的,只要聊得几句,就原形毕露了。”

    赵印见双眼为之一亮,嘴里说道:“对了,这主意不错,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人越老越精,同时,人越老,其实也就越有一颗童心,几个老同志一商议,马上想到了合适的办法。

    很快,44就发现,几个老家伙各自登陆了自己的读者号,开始第一时间跑去铁鹞子的书评区闹上了。

    44一看,心中涌起丝丝希望的时候,也开始祈祷,郑亚啊郑亚,这可得你自己争气一些,可千万别被几个老头子给拷住了。

    这可是真正的拷问!

    林老的问题,第一个在评论里边提了出来,相当犀利:”你写书的初衷,是要赚钱,而你最后又说,写书的最终目的,乃是要承担社会责任,这样,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又要卖,又要立牌坊,是不是这个意思“

    郑亚发出单章之后,嘴里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可是自己憋了许久的话,这个时候说出来,感觉舒服多了,双手在椅子上靠了靠,稍稍休息一下,准备开始码字,可就在这个时候,郑亚豁然发现,自己的书评区居然有读者对自己刚刚的单章提出了异议,标题措辞还不是一般的激烈:“请教作者君,矛和盾谁更强!”

    郑亚呆了一呆,心说,反应挺快的啊!看看你说什么。

    飞快扫过这个评论之后,郑亚稍稍想了一下,双手飞快地回复:“赚钱和社会责任会是矛盾体吗按照你的说法,所有赚钱的企业岂不是都是没有社会责任了这本来就不是矛和盾,而是相对统一的有机体,道友,你可以这么来分析……”

    这个回复,郑亚写得相当用心,把自己的观点认真表达出来。

    赚钱多,说明了书的销路好,那就说明,看书的人多,也就是书的影响力大,教育面广,这种书,去承担社会责任,以一种正确的态度去写,才是真正地具有价值。

    所以,郑亚认为,赚钱和社会责任并不矛盾。

    郑亚刚刚回复了这个问题,鼠标刚刚放下去,马上,就在这个帖子下边,又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提了出来,一看这个问题,郑亚就有点无语了,这是一个争论了许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

    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

    这个发帖者表示,大量的劣质网文的出现,充斥了小说市场,结果就让许许多多优质的传统文学没有了读者,造成了事实上的文化低俗话,通俗化。

    这个帖子,还真是说出了许多传统作者的心声。也说明了许多人对网文的担忧。

    郑亚稍稍思考,结合自身的感受,很快给了这个帖子一个十分诚恳的回复:“传统文学宣扬的东西再美好,没有人看,其实就都是自娱自乐,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加大网络文学的责任感投入就尤其显得重要,就跟你开小卖部卖东西,一根针的成本是一毛,你卖出去一元,这利润够高;而你卖一台冰箱成本2000,卖出去只2300,利润点少了许多,但是,请问,你是愿意卖冰箱呢还是愿意卖针呢”

    看到郑亚的这个回复,赵印见已经嘀咕起来:“小子,我是卖针的人吗最起码,我也得卖彩电。”

    旁边,老徐慢条斯理地说道:“老赵,你落伍了吧,电视机如今受到电脑和手机冲击巨大,市场日益萎缩,卖彩电,迟早死气。”

    赵印见……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