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二章 阎王铲
    同伴中毒不能救,郑亚心中,涌起阵阵无力,有着一种强烈的不甘的感觉。

    这一刻,郑亚突然发现,哪怕是自己修为高深,当自己面临一些特殊事情的时候,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无助地看着同伴的气息越来越弱。

    高大宇的声音,越来越低。

    到了最后,郑亚情不自禁地别过头去。

    拓跋言琼叫道:“高队,高队,你振作点,你振作点啊……”

    李炳天悲痛的声音传了出来:“小琼,节哀吧,高队已经走了。”

    郑亚的手轻轻颤抖,他能够感觉得到,手中高队的身躯正在快速僵硬,而体温也在降低。

    默默的,郑亚轻轻地把高大宇的身躯放在了地上,低下头,半跪在他的身边,低垂着脑袋给他默哀,同时,脑海里边,不停地回放进来古墓之后发生的每一个细节。

    科考队成员都沉默下来,都默默地半跪在高大宇的身边,给他送行。

    这是一个真正的汉子,接触时间虽然不长,但他的仁侠和担当,让人敬佩,科考队之中,高大宇的实力算是最强者之一,没想到,却是进入古墓之后,第一个出事的。

    当然,要不是搭救郑亚,他也不会这样。

    倒推一下,要不是胖子刚刚好站起来挡住了郑亚的路,也就不会出这么一些事。

    半响之后,郑亚半跪在高大宇身边,低沉而斩钉截铁地说道:“高队,我不会让你白死的,陷害你的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说完,挺身而起,从背上一翻,已经把钛锇合金短棍取了出来。

    看到郑亚的动作,队伍里边,所有人齐齐呆了一呆,不知道他要干嘛。

    郑亚站直身躯,手中长棍指向李达春,嘴里说道:“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躲在队伍之中有何目的,现在,你都要付出代价,害死高队,你去死吧……”

    手中挽起了棍花,郑亚向李达春扑去。

    半路,吴青挺身而出,站在了李达春的面前,嘴里大声说道:“郑亚,你冷静点,小春他不是故意的。”

    李达春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了十分委屈的表情,嘴里说道:“是的啊,郑亚,你怎么能这样,高队出事,我的确难辞其咎,但是那并不能怪我,你现在这样,是存心给队伍闹不团结。”

    衣禾看着郑亚,嘴里说道:“小春是天教授弟子,少不更事,但应该不是坏人吧?”

    李炳天此时站了出来,双眼目光炯炯地看着郑亚,嘴里说道:“有什么发现,可以敞开了来说,只要小春有问题,就算是我弟子,我也准你给高队报仇。”

    李达春嘴里嚷嚷道:“老头,我怎么可能有问题?我不过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合,心中害怕,出了一些小状况而已。”

    郑亚手中的钛锇合金短棍始终指着李达春,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嘴里冷冷说道:“装,任凭你装得再逼真,一个事实逃不脱,那就是,高队的死绝对跟你脱不开关系,天教授,不要分析原因,只要看这个结果,我们就能倒推得出来,李达春,应该就是潜伏的敌人。”

    不看过程,只看结果。

    李炳天稍稍一愣,嘴里说道:“的确是这样,要不然不会那么凑巧,也只有敌人才会忌惮大宇,才会设计大宇,置之死地而后快,小春,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达春苦着脸说道:“老头,我是你的弟子啊,我进入社科院一年多了,跟你也学了半年,我能是何方神圣?老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千万别冤枉好人啊!”

    李炳天稍稍犹豫了一下。

    郑亚眼中的神色越来越冷,嘴里说道:“真是跳梁小丑,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诡辩,行,既然你要献丑,既然大家要听理由,我就一点点地说给你们听。”

    声音之中,带着丝丝冷峻,郑亚一点点地说出了李达春的疑点:“进入古墓之中后,你始终在捣乱,千方百计拖队伍后腿,让大家的行进速度减慢,其心可诛。”

    李达春哭丧着脸:“我有吗?郑亚你不要信口开河。”

    郑亚冷冷说道:“看到肉虫之后,为了让衣教授和小琼少吃点东西,你反复几次在他们吃东西的时候,有意无意向那个方向引,让她们的补给并不是很好,行进的速度变慢。”

    李达春的脸上露出愤慨表情,嘴里说道:“昔日杀岳飞,用的罪名就是莫须有,哼,没想到郑亚你今日也把这一招用在了我的身上,你说的这些,我纯属是十分随意的,没有任何特殊目的,你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郑亚手持钛锇合金短棍,双眼目光炯炯地说道:“我想跟你说的是,这些都是我找到的似是而非的佐证证据,除了这些之外,我其实最想知道你是怎么过桥的,你的体重比高队还要重,可是你过桥比高队还要轻松,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做到的吗?”

    李达春做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嘴里说道:“不是吧,我是怎么过来的,你们应该都亲眼目睹了是不是?我就那么跑了过来,你问我是怎么做到的,我能说这更多的是运气好吗?”

    运气好?

    郑亚冷笑起来,嘴里说道:“你自己不承认,那我帮你来说。”

    李达春愣了愣,做出无限委屈状:“郑亚,你是不是又要往我身上套什么黑锅?”

    郑亚冷冷说道:“是不是黑锅,你自己明白,我只想问你,知道不知道阎王阁。”

    李达春的脸上浮现出丝丝意外,耸耸肩,嘴里说道:“知道不知道,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跟高队的死又有必然联系吗?”

    郑亚手中钛锇合金短棍始终指着李达春,闻言仰天一个哈哈,嘴里说道:“好一个没有关系,要不是你几次故意搞鬼,高队怎么会中毒。”

    说完这句,郑亚看向李炳天,嘴里说道:“阎王阁内有神奇功法,名叫阎罗神力,这种功法有个特点,就是修炼者通常都会变成大胖子,但是,他们的体重却并不是很重,而且,这种功法修行到一定等级之后,身体发胖但速度却能快速提升。”

    阎王阁,阎罗神力,再加上前面的阎罗铲标志,李炳天已经明白了郑亚的意思,毫无疑问,郑亚就是在指正李达春的身份。

    郑亚的意思,相当明白,那就是,李达春就是阎罗铲的内线。

    想一下,李炳天就感觉不可思议,李达春可是自己的弟子来着,社科院里边一年多,表现也算是中规中矩,相当可靠,要不然,李炳天也不会把他带上。

    阎罗神力,李炳天没有听说过。

    李达春看看郑亚,嘴里没好气地说道:“你一口一个阎王的,好似是说得多可怕,可是那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郑亚低沉地说道:“我们刚刚下来古墓的时候,我回去取蜡烛,发现了一个锤子标记,天教授,那应该就是阎王铲的标志吧?从此我就相当留心,刚刚在桥那边,我一个人留在后边,又看到了一个锤子标记,位置就在……”

    郑亚的脸上露出丝丝回忆的表情,手往桥对面一指,嘴里说道:“恰恰那个位置,就是你李达春站立的位置,也就是说,你就是阎王铲,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李炳天身躯一惊,目不转睛看向李达春,嘴里说道:“不错,锤子就是阎王铲的标记,没想到啊没想到,小春你居然就是阎王铲……”

    李达春的脸上露出丝丝愤怒的表情,嘴里大声吼道:“郑亚,你说谎,你栽赃嫁祸,那个那标记明明就在桥头……”

    吼完,李达春突然明白了过来,嘴里又大声喊道:“好你个郑亚,你居然设套让我钻,老子不跟你玩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