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八章 红老八
    静静地潜伏在战场的边缘,等待时机。最新章节阅读

    没过多久,条纹的防守反击如同郑亚预料一般的到来。

    就在条纹三将猛冲而出,红盾快速回防的这一刻,郑亚十分大胆地,将自己附着在了已经被攻击击打得有些残缺的部位,静静地潜伏下去。

    没过多久,果然如同郑亚预料的一般,小手把自己的数据覆盖在了防御圈之中。

    小手一覆盖,自己这组数据瞬间堂而皇之地成了合法数据,只要不随便乱跑,已经引不起对方的怀疑了。

    郑亚不慌不忙,悠闲地,慢慢向乌龟壳内渗透进去。

    攻击最强的时候,往往也就是防御最弱的时候,条纹发动防守反击,犀利无比,发现对方几个围攻自己,齐齐退了回去,就不由地稍稍大意了一些。

    还真跟郑亚预料的一般,他们也很自然地忽略了郑亚的存在,没想到会有个家伙乘机给混了进来。

    当然,出现这种情况的一个前提,就是郑亚的隐身能力相当强悍,要不然,以他们的水准,早就把郑亚给揪了出来。

    乌龟壳也是由一个个数据所构成,郑亚要想往里边潜入,不被发现地潜入,必须小心翼翼,有的时候,需要花很长时间来准备。

    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反正自己不过是个意外情况,数据放这儿就好,潜入不了,也能长些见识。

    这种潜入,相当考验人的眼力和计算能力。

    有几次,郑亚都想驱动脑海之中的太阳菩提子加持自己的电脑c作水平,加强自己的技能熟练度,但最终,郑亚忍住了诱惑,转而认真地锻炼自身的水平,耐心前进。

    这种潜入,说难也难,说易其实也简单。

    原理并不复杂。

    乌龟壳其实就是各种数据组成的防御盾牌。

    郑亚要潜入,做到两点就好,其一是不破坏;其二是高拟态。

    不破坏很简单,你不能破坏对手的运算结果,不能破坏对手的逻辑设定。

    说起来简单,需要的是对对手逻辑运算的了解,是对对手验算方式的熟悉。

    简单比喻,对手验算的,如果是个加减法,那么郑亚只要在验算数据之中把自己演变成一个0,加0或者减0,都丝毫不影响对手的运算和逻辑,但是,如果对手是乘除法呢?那就完全不能用0,用了就奔溃,那就需要用1,乘以1或者除以1,都没问题。

    有时候还有开根号什么的,这些都需要郑亚根据实际情况予以验算。

    做到这一点,就是不破坏,这是最为根本的,一旦破坏了对手,那么结局就是瞬间暴露自己,就会演变成强攻。

    所谓高拟态,也就十分有意思了。

    打个简单比喻,加0和减0在有的数据流里边十分的显眼,人要是一看见就会发现其中蹊跷,因为这段数据里边就没有一个0出现。

    那么,怎么做,才能隐藏自己呢,好办,把0变成其他的东西,比如把0变成8减8,6减6,或者是其他这段信息流经常会出现的数据,那就是高拟态了。

    说来很简单,c作起来,极为考验郑亚的眼力,运算能力还有大局的判断力。

    郑亚聚精会神,一点点潜入。

    频道里边,此时一阵热闹,条纹的攻击力量超级犀利,防御反击让人不敢小视,红盾全力调兵遣将,全力阻击对手。

    惯例,基本是忘了新人红老八。

    安排任务也好,相互协同作战也好,都选择性忽略了红老八的存在。

    一个特殊的频道里边,轩辕剑,红盾和黑幽三个在。

    轩辕剑此时说道:“条纹果然厉害,铁桶式防御,长矛般的穿透,我感觉,红顿这次要糟糕了,说不定这新年第一战,得输。”

    红盾本人没有说话,实际也正在紧张地防御之中,没空搭理轩辕剑。

    黑幽在边上说道:“但是我还是看好红盾,别忘了,剑,红盾可是先后干败了我们两家的存在,条纹的水准要高于我们一丝,但也没强大到哪儿去,估计还是红盾更占优,要不,剑,我们打个小赌如何?”

    轩辕剑嗤之以鼻:“黑,你最是狡猾,又在搞什么小动作,快快坦白,你这家伙每次提打赌都不怀好意,我已经感到了恶意扑面而来。”

    黑幽:“不赌拉倒,你等着瞧吧。”

    黑幽专用频道之内,此时也在讨论红盾和条纹之战。

    无论内部有什么样的竞争,还经常拿对方练手,但是当红盾对抗条纹的时候,黑幽成员还是希望红盾能够强势雄起,勇挫对手。

    整个黑幽成员之战,真正知道郑亚身份的,只有黑幽和幽冥,连幽河也知道得并不是特别清楚。

    幽鹤表示:“条纹的打法太赖皮了,估计这回红盾麻烦了。”

    幽河也冷静地说道:“防,坚固如山;攻,起动如风,条纹的确是攻守兼备,防不胜防,红盾胜利的可能性相当小。”

    幽寂说了句:“我们黑幽有了老妖,实力大增,对上条纹,说不定能够占到上风,老大怎么不请求这次的出战机会呢?”

    幽冥心中暗自好笑,貌似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奇怪,红盾怎么好像也多了个新人。”

    幽鹤:“咦?真的耶,多了个红老八,红盾取名也太懒惰了,居然没有任何名号,直接按数字排序了。”

    幽寂看了老半天,有点困惑地说道:“这红老八也太怂了吧,从头到尾就没出现过,龟缩在自家防御圈之内,闭目养神呢。”

    幽河:“不知道这个红老八是不是上次对抗我们的那个新人,如若真是,他的防御能力就相当不错的,新人,能够安心守家,不要出去添乱也好。”

    幽冥好似在感叹一般:“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们黑幽出了个黑老妖,红盾也可能出来个红老八,说不定这家伙就是一个高手。”

    幽鹤:“不是吧,老妖那家伙可是黑了棒子三座电站,直接挡住了湿婆的存在,红盾可能会有跟老妖媲美的黄金新生代吗?”

    幽冥貌似耸耸肩说道:“怎么知道呢?谁说得清楚呢?其实我也很期盼一个很不一样的红老八,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厉害的新人了……”

    幽寂此时突然说道:“奇怪,老妖怎么没进频道来观战?”

    黑幽冒了出来:“他现在正忙着呢,没空观战,好了,大家细心点,希望你们能够看出一些名堂,能够从中学到东西。”

    幽河:“老大,到了我这种高度,要想进步,很难了,除非是能有让我耳目一新的东西。”

    黑幽语重心长地说道:“小河啊,你要多学多看,学无止境,开战有益,说不定哪一****在观战之中,就能顿悟了。”

    说完,黑幽突然又冒出来一句:“或许,你可以预测一下谁赢,然后找一找胜利的原因,或许你就能有些收获。”

    幽河愣了愣,说道:“行,那我就继续观察。”

    乌龟壳内,郑亚逐渐地潜入了进去,出现在内层和外层的夹层之间,静静地潜伏不动,等待着机会。

    果然,没过多久,条纹的防御反击再次冲了出去,条纹内,短暂地空虚下去,郑亚乘机悄然侵入到了内层的表面,如同入室行窃的小偷一般,静静地躲在了y影之内,不再有任何动作。

    搞好这一切,郑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下面就看自己的队友从什么地方进攻了,只要进攻方位合适,自己就可以悄悄给他开个后门。

    只是,没等郑亚找到开后门的机会,对手的这次防御反击却出现了比较奇怪的状态。

    原本防御反击的要义就是一打就跑,反击得手,马上飞遁。

    可是这次反击之后,条纹的几个童靴赖在了红盾的门前,不停地向红盾扔炸药包,一副不把红盾炸垮誓不罢休的样子。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