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43章 放不下的执念
    第343章 放不下的执念

    一提起这件事情,碎玉的亮眼就冒火:“可恶的摄政王竟然一直将我委派在外,带着他王府的一些侍卫在各地挖草药,寻找品阶高的药材,整天过着有家不能回,风餐露宿的日子。”

    其实这种日子本该早就结束了,但是在他知道张暖坠落忘川深渊后,就继续过着这种日子

    他的主子不在了,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的生活。

    张暖笑了笑:“我已经不是将军府的小姐了,你可还愿跟着我?”

    碎玉瞪了她一眼:“这种问题还用问?”

    两人出了凤栖山后,碎玉看了看背篓里面的药材,道:“摄政王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他的那些属下还是不错的,我先将这些药材给他们送过去。”

    张暖躲到大堂的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坐下,“我在这里等你。”

    碎玉点点头,怕张暖久等,背着药篓子急忙向楼上的客栈跑去,将药材送上去后就下来了,片刻没有耽误。

    有侍卫不明白他为什么说离开就离开了,不顾带伤的腿,跟着他走下楼想要挽留,却只看到了两人离开的背影。

    碎玉突然离开的这件事情,经过好众人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终于传到了敖国京城摄政王府。

    年海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采药的侍卫说碎玉跟着一个红衣女人跑了。”

    “红衣女人?”

    颜世生蹙眉:“可有人看到那个红衣女人的样貌?”

    年海摇头:“不曾。”

    “碎玉擅自离开,你们为什么没有人将他当做叛徒处置?”

    “这个……”

    面对颜世生的质问,年海斟酌了一下,道:“主子您忘记了,碎玉还是当初您,以人手不够为由,从人家的手底下借过来的,按常理来说,在三年前他就本该离开,但是因为……因为他主子的原因,他依旧和咱们府中的侍卫在一起外出采药,一直没有回京。”

    “那个红衣女人可是他的主子?”

    年海愣住了,暖暖小姐都已经死了,那红衣女人哪里来的?若是不是暖暖小姐本人,碎玉又怎能轻易的离开?

    主子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红衣女子到底是谁,和他有着什么联系,过去的事情都已经忘记了,他若是将事情和盘托出的话,主子会不会继续为情伤神?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颜世生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冷:“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守口如瓶吗?”

    感受年海的语气,他就知道事情不对,摄政王府的侍卫何曾不够过,需要向别人借人的地步了?一定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自己才会这般做!

    年海哆嗦了一下子,“噗通”一声跪在了他的面前:“主子心心念念的女子正是护国将军府的嫡孙女张暖暖,但是三年前她已经坠落忘川崖,尸骨无存,您为了救她,曾数次以记忆为引点燃千宵阴灯,之后就渐渐忘记了关于她的一切,而碎玉真正的主人正是暖暖小姐。”

    颜世生倏地起身,他无光的双眸激动的看着年海:“原来如此,她会不会没有死?”

    年海不停的在地上磕着头,老泪横流:“主子,您现在没有了记忆,还双目失明,不能再折腾了,人掉落忘川崖,哪里还有生还的可能啊……”

    “可是本王每天晚上都在做着同一个梦,梦见她穿着大红的嫁衣进了摄政王府,正当要拜堂成亲之际,梦却醒了。”

    颜世生怔怔的看着前面的空虚,似乎在努力的回忆着那个梦:“你知道本王梦醒后,睁着眼睛盼望天亮的那种感受吗?”

    年海心痛不已,失去挚爱的人,哪种感受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被时间掩盖?

    “王爷,老奴都知道,老奴都知道……”

    每次,当颜世生伤痕累累的抱着千宵阴灯回府的时候,他最能感受他的痛楚。

    “年海,你是本王最信任的人,所以一旦有了任何的消息,不要隐瞒本王好吗?”

    颜世生最后的这句话轻飘飘的如风中羽毛,却如结实得像鞭子一样抽在年海的心上,让他生痛不已。

    年海深深叩首,主子,您可知道,不知老奴不愿意告诉您,就害怕是一场水中月啊!

    玥上查到了碎玉离开的地点,将得来的消息交给了年海。

    他一脸的犹豫:“管家,我们都知道暖暖小姐已经……为何王爷还是不肯放弃?”

    年海轻轻的摆了摆手:“这件事情,你无需多言,主子心中必然有数。”

    玥上叹了口气,无奈的退了下去。

    年海端着信纸轻手轻脚的再次来到了书房:“主子,碎玉离开的详细地点已经知道了,这里还有一份地图。”

    “念。”

    “满飒国和敖国西南面交界的凤栖山,但是侍卫们因为采药受了伤,碎玉去凤栖山上采药回到客栈,放下草药就跟着那个红衣女子离开了。”

    颜世生道:“将府中的事情安排一下,你和本王一起过去。”

    年海慈祥的一笑:“王爷放心,府中的事情,都已经按往常您离开的时候一样,安排好了。”

    他早就知道主子会如此做,既然主子偏要去碰那道看不见的月,那他身为跟随主子时间最久的属下,只好舍命相陪了。

    或许事情弄清楚了,主子就不会继续犯傻了。

    这次有他在,也对不会再让主子受伤了!

    烛龙一出,日行往里,还不到五天的时间,就已经赶到了凤栖山下的“凤来客栈”。

    那些在此养伤的侍卫刚好不久,见颜世生来了,纷纷在他面前现身拜见。

    一身常服的颜世生站在客房中,淡淡问道:“碎玉当时可说清楚要跟谁离开了?”

    那些侍卫纷纷摇头:“碎玉只是将药材留下,说了一句告辞,再无多言,我们因为负伤在身,谁也拦不住,也无法一探究竟。”

    “你们可知道他们离开的方向?”

    “回禀主子,他们往东面去了!”

    “东面?”

    年海忍不住道:“出了这个镇子,往东走就没有路了,那边是一片谷地,他们去那里做什么?”

    说罢,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还特意的拿出地图瞧了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