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二章 九字真言
    一块块厚重的碎片,跌落到地面上。

    同时也是让方寒的心,跌落到了谷底,他脸上的笑靥变得无比僵硬,似乎是在自己讽刺自己的愚蠢。

    十大丹鼎,名声何其之大,断然不可能被人如此轻松的摧毁。

    这丹鼎到底是否黑魔鼎,众人心中早已是有了答案。

    “段师恕罪!”

    方寒急忙开口,这死寂得让人感觉到压抑的气氛顿时被打破开来,但湖心亭中,所有人的面庞上,都是带着一丝无奈之意,方寒居然谎称此鼎是黑魔鼎,而且还将其作为段重虞的大寿之礼,现在被叶尘揭穿,他已经没有丝毫脸面可言。

    “恕罪?”叶尘冷笑:“二皇子,你这话似乎言重了些许。”

    “十大丹鼎,乃是上古奇物,在古籍内少有记载,见过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你误将此鼎看成是黑魔鼎,也只是因为你迫切的想要讨得段师的欢心,从而忘记了认真鉴定其真伪,从而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贻笑大方。”

    打脸,叶尘的话就像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方寒的脸上,方寒的求胜之心,却是让他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

    方寒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憋得非常难受,却是吐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鼎,是假的。

    这是事实,不可更改。

    而叶尘是识破丹鼎真伪之人,他说的话,是真理,不可辩驳。

    因此,方寒只能忍受,默默地忍受着叶尘的嘲讽,这是他自作孽。

    “罢了。”

    在这时,段重虞叹了口气,略带失望道:“十大丹鼎,可遇而不可求,方寒你误将此鼎看成是黑魔鼎,也是情有可原,但叶尘所说极是,你心存邪念,妄图打压方毅,实在是让我很是失望,宴席结束之后,你就到冰心崖一趟,好好反省所犯下的过错。”

    “学生谨听段师教诲。”方寒躬身应道,但那一双眼眸中,却是蓄满了冰寒之色,狠狠地怒视着叶尘。

    不过,相比于方寒的愤怒,亭内更多的人,却是心怀暗喜之意。

    方寒呈上的丹鼎碎裂,自然而然地,他就无缘此次贺礼比拼,换言之,众人不但少了一个劲敌,还多出了一个三甲之位。

    可就在众人心存侥幸之时,叶尘轻声一笑,淡淡说道:“段老爷子,今日是你大寿之日,小子的确是忘了准备贺礼,如果你不在意的话,小子愿意送上几枚拙字,还望你莫要怪罪。”

    “字?”

    人群眼眉紧皱,叶尘居然要送几枚字给段重虞?难道他不知道段重虞除了在丹道上造诣匪浅,就连在墨宝文字之上,也是有极高的成就,他要送字给段重虞,这不是在鲁班面前班门弄斧吗?

    然而,叶尘并未理会众人的眼神,他取出文房四宝,屏气,凝神,笔尖见宣纸上肆意挥洒,不出片刻,便是写出九枚大字。

    素心之丹,重心不重艺。

    字,并非好字,只能算是工整而已,毫无出彩之处。

    甚至有些人,已经发出了淡淡的耻笑之声,这样的字,连笔斋都不屑视之,更何况是段重虞这样的书法大家。

    慕容雪见状,丹唇微启,淡淡笑道:“贺礼之物,重在心意,最后还是由段师品评吧。”

    见慕容雪轻描淡写将此物接过,方寒面色更是阴沉,这已经是慕容雪第二次帮叶尘说话,如此直接,其中的偏袒之心,所有人都能够清楚感觉到。

    “不必了”

    段重虞突然开口,让所有人都震了一下。

    方寒心中狂喜,好你个叶尘,刚才还出言讽刺我,现在你自讨苦吃,写出一副如此拙劣的字画作为贺礼,实在是愚蠢至极,就连段师都如此不耐,我看你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段重虞踏步上前,出乎意料,他并没有发怒,更没有呵斥,反倒是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呆的动作。

    他双手作揖,竟是对着叶尘微微躬身。

    “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苦恼之事?”段重虞抬起头,目光中带着疑惑之意。

    叶尘顿了顿,回答道:“段师是炼丹宗师,丹术无双,然而你今日到来之时,身上却是夹带着一股微弱的火气,若是平常,这火气倒也正常,毕竟是炼丹师之根本,然而,我还在这股火气之中,闻到了素心草的味道,自然而然,也就知道了你的苦恼。”

    人群听到这话,疑惑之色更盛,唯有慕容雪和段重虞,面庞上涌出一股诧异之色。

    叶尘继续道:“素心清灵丹,乃是一种极为独特的丹药,它所需的灵材极为苛刻,炼制过程也是极为繁琐,然而,在此炼制过程之中,最为重要的,还是素心二字,心,即是本心,素,即是宁静,唯有不急不躁,稳神有度,才能够体会到丹方之中的奥妙,这一丝火气,恰恰是段师你的败笔之处。”

    咯噔!

    段重虞向后退了一步,他的瞳孔紧缩,眼眸内精芒不断,仿佛是找寻到了一片全新的领域那般,有诧异,有疑惑,也有那种难以言说狂喜。

    只见他突然仰起头,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股笑声冲天而起,响彻整片湖泊,甚至远隔数里距离,仍是能够清晰听闻。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段重虞的声音是如此的亢奋,他看着叶尘写下的九枚大字,嘴唇上下翻动,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发泄着心中的郁闷,到最后,他整个人都升腾而起,身体一掠,竟是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

    就连慕容雪,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她毕竟是段重虞的闷声,自然是知道段重虞为何会有这般举动,心中也是为此而兴奋不已。

    她转过头,看向满脸疑惑的人群,笑着道:“段师偶有所悟,此行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关,至于这次的贺礼比拼,就暂且告一段落,待段师出关之后,再做细细品评。”

    人群心头微微一惊,段重虞看了叶尘的字画,听了叶尘的言语之后,就立刻有所领悟,难道说这里面全都是因为叶尘的功劳?

    若是如此,那粗劣不堪的九字,岂不是要被评为魁首?

    “贺礼之事,主要是个意头,现在段师有所领悟,这贺礼品评,不如就算了吧”方寒也感觉到了这一点,立刻是开口说道。

    “算与不算,轮不到你来决定,如今段师离去,这宴席自然要作罢,还请二皇子先行离去吧。”

    慕容雪对着方寒说道,竟下达了逐客令,同时,他的目光朝着众人看来一眼,道:“若是无事,诸位也离开吧。”

    “叶尘,三皇子,你们两人留下,我有要事与你们一谈。”

    最后,慕容雪看来叶尘和方毅一眼,所说言语,顿时让人群的眼眸一凝。

    尤其是方寒,他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