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21章 说出秘密
    </br>

    这算得是侯府的丑闻了。热门</strong>ong>。. 更新好快。安宁想了好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向安正辰开口。她也不能向母亲说。怕影响了母亲肚子里的孩子。这个孩子可是囚万唤来的。于父母是何等的重要她是知道的。

    要怎么寻个恰当的由头呢?安宁有点为难。

    她一个人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拿不定主意。古代人不比现代人。这样的事情处理起来麻烦的很。李如枚那个老东西,这些年一心要谋到侯府。自己的儿子不能当侯爷。就把主意打到孙子身上。亏她想的长远!她害了娘亲,害了自己。接下来是不是打算害她爹安正辰呢?这个老‘女’人的心如此的恶毒!决不能就这么放过。这些年坏事定没有少做。可想而知,娘亲的第一个孩子肯定也是她的手笔。没准安正辰的亲娘也是李如枚害死的。这么一个蛇蝎之人活到现在。老天还真是厚待她了。

    “宁儿想什么呢。把自己气着了?”

    戎渊穿窗而入。走到近前,看着安宁明显难平气愤的小脸。微微一笑。

    d79,m.

    “是啊,气得不轻。在想怎么收拾李如枚那个老东西。”

    安宁坐下。给戎渊倒了杯茶。

    “那老太婆又惹到你了?杀了就是。犯不着惹气。”只要安宁点头,戎渊马上就能让李如枚人头落地。

    安宁笑了。“死了算便宜她。我要让她活着。活着看她在乎的人生不如死。”对那种人决不能手软。

    戎渊见安宁不是说笑。倒是一时不知她为何这么说。她与侯府的恩怨他知道的。可也见她如何报复。此时的因由何来?

    “只要宁儿高兴就好。别脏了你的手,这种事为夫来。”

    安宁听的‘为夫’二字嗔怪了看了他一眼。“你把那几朵烂桃‘花’解决干净了。别让她们烦着我。李如枚就不烦劳戎爷了。”

    “知道宁儿不高兴,可她们真不是我故意招惹的。要不然把她们都摘了,泡坛子里。宁儿想怎么折磨凭心情如何?”为了宁儿高兴。戎渊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安宁噗嗤笑出声。“辣手摧‘花’的事还是先省省吧。我没兴趣。说说你来做什么?“戎渊这个时候来应该是有事。

    聪明的姑娘。戎渊妖娆一笑。安宁却被晃了一眼。这人的容貌又恢复了几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她都快忘了曾经那张俊美如俦的脸了。八零电子书/</strong>

    “那晚的刺客招供了。主使除了李明珠之外还有风莲。只不过风莲的人只来了一部分。她与李明珠应是达成了某种共识。”

    安宁点头。她没有想到风莲也参与其中。风莲并不是多么复杂的人。她喜欢风昔来。安宁看得出。而李明珠即将要嫁给风昔来。按说她们之间应该是对立的。定是李明珠表明了心态。让她们一齐矛头对外。所以风莲才动的手。

    “风莲只怕是被李明珠利用了。就怕她傻到了家。最后风昔来的人没得到。她自己也搭进去。”

    提到风昔来这个名字,戎渊就皱眉。不由得问道:“宁儿,你心可悦我?”他神情专注。

    安宁有一瞬的愣神。这般的态度戎渊从没有过。以前不管她是什么态度。他都是自说自话的表述的对她的在意。有时候她都不知道戎渊到底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她也就在这真真假假之中确定了自己的心。她何必去计较呢?戎渊如果不喜欢一个人,是不会‘浪’费时间的。同样她也是。

    “你觉得呢?”她反问。

    “没有听你亲口说,我不确认。”戎渊盯着她的眼睛。安宁也不回避。

    “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不自信了。”安宁脸上有了红晕。在灯下更显得楚楚动人。

    “我是怕了。宁儿回答我。”戎渊是怕了。怕这丫头再消失不见。那个什么金蝉脱壳之计有一回就够了。

    “是你让我说的,不得反悔。入了我的贼窝。你便再‘插’翅难逃了。”

    戎渊狂喜。上前一把抱住安宁。“别动,让我抱抱。就抱抱。”

    安宁老实的让他抱着,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心中温软。他们之间终于挑明了。这样也好。

    戎渊抱了好一会儿才松手。好不容易克制内心的狂喜。却怕吓着心爱的人儿。只温情的看着安宁。却怎么也看不够。

    安宁被她看的不自在了。“喂,看够了没有啊!”

    “几辈子也看不够。”戎渊煽情的话不含糊。

    “‘花’言巧语。”安宁的粉拳不等飞过去,就被戎渊握在手里。

    “那咱们说点正事。宁儿是不是该抖一抖老底了。”戎渊笑问道。也该让这丫头坦白了。他想亲口听她说她的一切!

    安宁眨眨眼。“什么老底?我有什么老底?”她心虚道。这家伙既然问这话。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可也是,戎渊人聪明。可用之人应该也不少。只要他怀疑。就有办法去印证。只是不知道他了解多少。

    “不诚实的丫头。老实‘交’代。不然我可要收利息了。”说着作势要亲亲。

    安宁连忙跳到一边儿。“我‘交’代,那个,大宝别来无恙。”这等于她承认是雁无伤了。

    戎渊点头。“接下来呢。”

    “那个,我是安公子。”安宁瞄了一眼戎渊,发现他笑得莫测。

    “继续。”这丫头诈点说点。一点都不乖。

    安宁摇摇头。打算抵赖。“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宁儿可要想好了。”戎渊威胁。今日他非得让这丫头招了不可。

    “有!我那个,参加比赛那个也是我。”想到那回的事,安宁脸发烧了。戎渊那一‘吻’——

    戎渊看着小丫头害羞的样子‘露’出宠溺的温柔。

    “还是为夫替你说吧,等你招供天都亮了。丫头从现代来了多少年了?”

    安宁惊讶。她这是彻底暴‘露’了好么?!

    哎?他也是现代来的?!她忽然想起来第一眼见到戎渊的时候。那双似曾见过的眼睛——不是吧。这么巧?!

    “你也是?!”安宁兴奋的道。

    戎渊笑着点头。安宁一下子蹦过去。拉着他的手。眼中的喜悦令他炫目。虽然二十一世纪没有她留恋的人和事了。但是知道戎渊也来同一个地方。她还是欣喜的。这与风昔来是不同的。那个人与她已经没有瓜葛。

    “先说说你是怎么来的?”戎渊说道。对着小丫头主动的投怀送避是满意。

    “说来脸红。是为了救人。结果送了小命。当时是——”安宁把情况描述了一遍。戎渊笑的更欢了。他与她的缘分早在那个时候就注定了。

    “你呢?”对戎渊的但笑不语。安宁不满足。她想知道戎渊是怎么样出现的。

    “我嘛,为了救那个救人的英雄。也挂了。和你一起穿来喽。”戎渊‘摸’着她的长发。笑着道。

    安宁睁大眼睛。“你是那个冰山!可是你明明没救我呀!难道我看错了?”安宁记得当时那个冰山是救别人的。怎么成了救她?

    “那时候一晃神的时间。你看到的不真切。我的目标不是那个人。而是你。只不过失手了。没救下你。”那是戎渊第一次失手。

    “原来是我连累了你。我自以为很厉害。却没想到那么不济事。”安宁那时候觉着一身的本事。遇见了事情不能不管。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那样的结果。

    “我很庆幸。冥冥之中,我们注定要一起。宁儿可后悔。现在还有什么人让你放不下吗?”戎渊问道。

    安宁眼神暗了暗。“没有,我在现在也叫安宁。安氏家族听过吧。我的母亲是后嫁到安家的。遭人看不起。连带着我也令人不喜。在那个家是多余的。母亲从来不会多看我一眼。她只想着如何讨好祖母,如何取悦父亲。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死活。那个家族最不缺的就是孩子。尤其是‘女’孩子。直到我逐渐的长大。模样超过了安家所有的姐妹。祖母和父亲终于注意到了我。然后‘逼’着我联姻。我不愿意,也不能逃避。我害怕母亲的眼泪。只想着就当是还了他们的生养之恩吧——”

    能有一个人听她说起过去,已经很好了。而此时却是戎渊。就变得不一样的意义。好像分享秘密一样。安宁忽然觉得心很平静。没有一点的‘波’澜和痛楚。她是真的放下了。

    戎渊静静的听着。“那个与你定亲的是谁?”

    安宁一笑。这小心眼的男子。“你也认识的。风昔来。哦,在现代他叫百里风行。”

    戎渊咬牙。“果然是他!”

    安宁诧异。“你知道?”

    “猜的。他自以为掩饰的好。不过让我发现了一种暗器。从而想到了他。后来月国那边传过来消息。便却准无疑。没想到你们曾经有过婚约的?”这不能不令他妒忌!

    “是啊。本来已经和他说清楚了。各奔东西。不再为了家族而活。没想到来了这里。更没想到他也来了。早在山寨之时我便探出他是穿越者。直到他以月国太子的身份出现在玄熠国。我才认出他是风昔来。之前他都不曾以真面目示人的。不过名字到时与现代时一样,叫百里风行。不然我也不会去怀疑他是不是穿越者。”安宁说道。看出戎渊小心眼的样子。觉得好笑。

    “不管他是谁,都不准他接近你!”戎渊的占有‘欲’极强。安宁被她抱的紧紧的。

    安宁拿他没辙。“说了好半天我的事情。该你坦白了吧。”

    “我的事没什么好说的。等有时间再说。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好不好?”

    这家伙不老实!诈了她的实话。不说就不说,来日方长。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戎渊一笑。“看宁儿的表现喽!”

    ps:感谢亲们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