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要学会适应(下)
    如果是五千块的手镯,丁玉梅绝对是二话不说立刻戴出去给街坊四邻看,不说价值,那是儿子给买的。可着这家属院问问,儿子给妈妈买这么大金手镯的能有几个?就

    算是五万块的手镯,丁玉梅也敢拿出去让人知道。那块卡地亚坦克不就是差不多价位吗?最多就是以后不轻易戴出去了,也不会特别让街坊们心理失衡,毕竟两口子下岗一次性买断工龄差不多就有几万块,家属院里几乎家家都有下岗买断工龄的,这并不稀奇,不是吗?可

    是,那个手镯竟然价值五百万,丁玉梅瞬间觉得自己的手腕都沉的快要抬不起来了。尽管这个手镯按照郭泰来的话来说,加上黄金和宝石,总共也才一百克,也就是二两,可丁玉梅还是觉得重逾千斤。

    有那么一刻,丁玉梅看到手镯并不是看到手镯的美丽,而是一种巨额财富压在手上的恐惧。这恐惧让她直接就站不住了。“

    上次还和我显摆你有名表,我只有儿子手工做的土表。”郭建军在旁边是最开心的一个,儿子有这个手艺,这辈子是绝不会担心什么了,还有比这更让做父母开心的事情吗?看着丁玉梅那没出息的样子,郭建军忍不住笑道:“现在知道儿子亲手做出来的一块土表价值多少了吧?”“

    那你还每天戴?”丁玉梅这一刻立刻还魂,冲着郭建军大怒反击道:“你就不怕丢了?或者被人惦记上?”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郭建军得意起来:“儿子给我的表,我为什么不戴出去?”“

    你自己戴表却不让我戴手镯?”丁玉梅越发的怒了,这种不平等让她越发的无法压抑。“

    这个这么夸张你当然不能戴了。”郭建军嘿嘿笑了起来:“来来,明天给你妈弄一个不那么夸张的,让她能戴出去显摆显摆。”“

    好!”郭泰来赶忙答应道。

    这个镯子本来是想让妈妈开心的,结果却成了她的负担,这是郭泰来事先没有想到的。当然,这也和郭泰来这一年来的加工技术快速提升有极大关系,在郭泰来自己看着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在别人眼中就是了不得的精品,郭泰来还没有适应这种高端心态,以后需要注意了。黄

    金还有剩余,郭泰来记得好像是带了,二话不说就去翻自己的东西。

    听到郭建军的这个法子,丁玉梅也算是满意了。在家里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欣赏儿子亲自做的精品,出去的时候戴一个平凡一点的,果然能够兼顾,还不用那么提心吊胆,挺好。没

    过十分钟,郭泰来就从自己的那一包东西中找出来又一个盒子,很开心的交给了丁玉梅。丁玉梅打开,就是一个样式普通但是一看就是好手工的黄金手镯。这

    个手镯没那么夸张,实心的,但并不粗,大概也是一百克的样子,上面的花纹是牡丹,并不是特别闪亮的表面,还略有些旧色,看起来很本色。现在的金价差不多八十块一克,这个镯子估价也就是八千块左右,这下不夸张了。

    尽管现在的这个手镯并没有刚刚那个掐丝双龙戏珠的好看和精美,可是工艺也相当不错,戴在手腕上也十分自然一点都不跳脱,和丁玉梅的气质很适合。丁玉梅很开心,戴在手上,一样看个不停。第

    二个手镯,看起来就顺眼多了,哪怕丁玉梅穿着的只是普通的衣服,可怎么看怎么自然,完全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古典服装的衬托。也不枉郭泰来还特意稍稍做旧一点,多了一点沧桑的感觉,看起来很合适。

    看着这一幕,郭泰来忽的意识到,自己其实犯了个错误,他只是想着给妈妈一个最好最精美的礼物了,却没想到丁玉梅根本撑不起来那个双龙戏珠手镯的势。

    老家的丁总只是个下岗的厂医,没有京城丁总的那种管理数百数千人养成的气度和庞大的财富。所以即便丁玉梅戴出去,也戴不出京城丁总的那种气场。很

    玄妙的感觉,但不能不说,有些东西还真的是讲究人和器物的搭配,就如同郭泰来在美学课上学到的那样,整体协调才美。

    “这个好看多了。”郭建军摸着下巴点着头评判道:“比起刚刚那个来,看起来更舒服,虽然稍显土气了一点。来来,我要是你,一开始就拿出来这个,不拿出那个了。”

    “凭什么?”丁玉梅虽然也觉得这个舒服,可对郭建军的语气还是十分的不满:“儿子孝敬我好东西,当然要拿出来,你以为儿子是你?哼!”

    一边说着,丁玉梅一边把那个双龙戏珠的手镯小心的收起来,仔细的包裹好,和那块卡地亚的手表放到了一起。这个双龙手镯,恐怕没多少外人有机会看到了。倒是第二个牡丹手镯丁玉梅却直接就戴在手腕上,就打算这么戴着了。

    两口子都以为郭泰来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准备了两个镯子,只有郭泰来知道,第二个是临时现做的。只不过,这种小细节,没有必要再和爸妈说了。“

    来来!”在丁玉梅收藏手镯的空当,郭建军忽的用充满了智慧的口吻冲郭泰来说道:“其实财富有时候就是一种负担,对我们,对你,或者对任何人都一样。你得学会适应。”

    “我懂我懂!”郭泰来连连点头,郭建军说的有道理,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或者想明白的,可有道理的话不应该听一听吗?

    “别听你爸瞎说。”丁玉梅放好镯子走过来,先数落丈夫一句。

    “妈,我爸说的有道理。”郭泰来却很认真,面对丁玉梅和郭建军两人:“所以,你们两个都应该努力,得学会适应了。”

    丁玉梅刚刚的不协调就是因为不适应,郭泰来已经这么有钱了,他肯定不乐意自己的父母一直过老家的这种生活,他们年纪又不大,为什么一定要过这种大家集体下岗自谋生路时期的艰苦生活呢?艰苦朴素是好传统,可既然有条件,为什么不过好一点?连有个手镯都不敢拿出来,甚至气场不合适呢?

    居移气,养移体,气场也可以改变。这天下也没有谁规定过下岗职工就一定得守着家属院过拮据的日子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