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四章 招商引资(上)
    皇甫苍对此只是颇为兴致的一笑:“你们倒是忘了季月这小子还有这么一个功绩。<a href="http://www.sthuojia.compbtxt" target="_blank">www.sthuojia.compbtxt</a>【 //ia/u///】”

    可不是嘛,众人只想着他策反敌军斩杀敌军领将首级,却忘了他还能驾驭群兽的医术。

    “这小子是个奇才,就是太傲了些。”孟棣显然还在惦记着季月拒绝皇甫苍的事情。

    沈辕看了皇甫苍一眼,那张深邃如刀削般完美的容颜上正晕染着一抹危险的深沉,唇角若有似无的笑意也在诉说着他的势在必得。

    很显然,大将军并没有打算就此湮灭招揽季月的心思,反而因为这一路越发接触季月,了解他身上惊人的才能而越发坚定不移……

    十二天后,上连关的新兵抵达武阳关,一千多名新兵进入武阳关新兵营,新兵营所有训练的新兵纷纷停下了动作,对着从沙场走进来的一千新兵行注目礼。

    所有人都在找那个穿着领将兵服的少年,可是没有,他们什么都没到。

    训练场上训练新兵的那名都尉见到梁钰等人到来,直接将新兵的训练交给了梁钰、夜砚和阮墨三名屯长。

    然后几个西南军的都尉也没离开,就站在旁边看戏,他们也想看看传说中的集训是什么样子。

    夜砚比较喜欢出谋划策,这种当面讲话的事情自然是交给梁钰。

    阮墨同样不是一个话多的人,随夜砚站在旁边没说话,最后就只剩下里面权力最大的梁钰。

    在众人归队排列整齐后,梁钰看着前方一众陌生的新兵,想了想,开口说道:“大家都应该知道我们这群西北的新兵不会在武阳关停留太长时间,明日一早就会继续北上行军,所以训练需要的东西来不及准备,今日除了负重跑外,等晚上可以给你们演练一下敌对的招数。”

    “虽然我们有幸升了职,但我们仍旧是西北的新兵,是和你们一样的兵,只要你们有绝对的勇气和毅力,不久的将来同样能够我们一样,甚至能跟季将军一样。”

    众人看着梁钰没有说话,不过原本心中的隐忧、羡慕和嫉妒慢慢遣散了不少,这些人并没有因为立了功就高人一等,这样的亲和让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

    气氛放松后,人群中就有人不安份了,纷纷出声问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

    “屯长,季将军呢?”

    “是啊,怎么没有见到季将军?难道他不来沙场跟着我们一起训练了?”

    “这你们就不懂了,人家季将军都是将军了,还来这里跟着我们这些新兵流汗干什么。”

    “也对,咋们这些新兵可不能跟有军职的将军比较。”

    ……

    一时间,人群中渐渐出现了一些暗带嘲讽的声音,让不少随着季君月一起来的新兵都脸色难看了起来。

    “有本事拿出真本事来,在这里跟个娘们似的叫嚷算什么,真他娘不是男人!”

    站在第一排的星初转头看向后方说着闲言闲语的一众新兵,嘲笑的声音特意放大了很多,淹没了所有人交头接耳话音,顿时让这方空间静默了一瞬。

    一瞬间的沉寂后,那些不服气心中嫉妒的人瞬间爆发了,纷纷看向前方,因为人太多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话,只能冲着前方叫嚣出声。

    “他娘的!谁在说老子们不是男人,有本事站出来咋们一比一!”

    “给老子滚出来!咋们手底下见真章!”

    “滚出来!让你们这些人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本事!”

    “就是,站出来!”

    “站出来!”

    “站出来!”

    ……

    刹那间,整个沙场上只听到众人整齐的叫嚣声,几乎要把整个沙场给掀了。pbtxt

    旁边站着的几个西南军的都尉也没制止,反而笑嘻嘻的站在旁边看戏。

    站在最前方的梁钰、阮墨和夜砚三人看着前方叫嚣的一众新兵,眼神锋利冷冽,同样没有阻止。

    星初直接抬步走到了最前方,站在了梁钰三人身边扬起下巴注视着后方一众叫嚣的新兵嗤笑出声。

    “爷爷我站出来了,谁不服的,出来,看爷爷我把你们揍得满地找牙!”

    星初那骄傲嘲笑的模样顿时刺激了不少人,加上那一千从上连关来的新兵发出的哄笑,更是让武阳关的两千新兵都难看了脸色。

    不过好在众人的理智都在,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道质问:“出来?你这是想让我们被罚军棍?!”

    星初看向人群中说话的青年,鄙夷道:“就说你是个娘们儿!不就是五十军棍而已!季月当初被打了四十军棍可是跟个没事人一样,比不上就是比不上,少在那里嫉妒耍嘴皮子,跟个长舌妇似的!”

    这回星初可当真冤枉了说话的这名青年,刚才众人叫嚣的时候他可是一句话没说,若不是见不惯星初那鼻孔朝天的模样,他也不会开口。

    却没想竟然被这人直接给骂上了!

    “你说谁娘们儿呢?!我看你才跟个娘们儿似的,看你那白白嫩嫩跟个小白脸似的,不会是个被男人压的?!”

    得,这人的嘴也够毒,星初不过说他跟个女人似的,这人直接说星初是被男人压的……

    星初顿时眼睛一瞪,冒出一丝火气,伸手指向那青年:“你大胆!给本少爷滚出来,看爷爷我不扒了你的皮,让你看看到底谁才是下面那个!”

    梁钰冷冷的看向那名青年道:“本军侯准许你们比试,输的人负重八十公斤跑圈五十。”

    众人顿时一愣,八十公斤?!五十圈他们跑过,可是这么重的负重却从来没承受过,这样下来那可得去掉半条命……

    溯源却半分不理会,一听是比试,顿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了星初面前,撸着袖子冷冷的说:“老子就让你这小白脸看看嚣张的后果!”

    星初回以一记嘲讽鄙夷的笑脸,直接冲着溯源勾了勾手指头。

    周围一众人瞬间后退给两人腾出了一个宽敞的打斗场地。

    梁钰对着星初说了一句:“小心点,这人是个练家子。”

    星初不屑的笑了笑,眼底却多了一抹谨慎,在溯源冲过来的时候弯腰一个转身就躲过了他的攻击,一出手就朝着溯源的四肢关节打去。

    那动作简便的没有任何招式花哨,直接果断利落的让溯源一边躲避一边惊心,这是什么功夫?!

    众人看着星初那快速凌厉的手法和速度也微微一愣,在溯源有几次躲避的慢一点被击中的时候,瞬间没了声音。

    溯源在被星初一个手刀砍在一处膝关节的时候,顿时仿似被人点了麻穴一般,整个右脚竟然又麻又痛半天都使不出力来,这一不小心,就被星初勾了脖子一个反锏按在了地上。

    愣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要知道溯源可是他们这两千多名新兵中实力比较好的人之一,竟然不过片刻就被人给按倒了?!

    “这么热闹?”

    就在众人鸦雀无声之际,一道似笑非笑的性感磁音自后方传入了众人的耳,众人顿觉心口一跳,仿似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挠了一下他们的心口一般,随即纷纷快速的转头看向了身后。

    在见到那个身着墨蓝从五品兵服的少年时,离得近的人全都猛然瞪大了眼睛,眼底是惊艳,是呆愣,更是恍惚。

    这世间怎么会有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简直就跟画里走出来的似得,那风沙中欣长清贵的身姿,每一步都仿似踏在一朵朵兰花雪莲之上,那般优雅雍容,绝滟风华……

    随着少年走进的步伐,所有人下意识的往两边退开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直到少年走过,众人仍旧久久无法回神。

    季君月走到星初和溯源面前,低眸看向被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脸色通红的溯源,挑眉邪肆的一笑:“看来是输了,有什么惩罚呢?”

    梁钰走到季君月身边,抱拳恭敬的回道:“回季将军,输的人八十公斤负重跑圈五十。”

    现在当着几千人的面,梁钰自然要保全季月的面子,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们的将领,是不容质疑冒犯的存在!

    夜砚和阮墨也带头冲着季君月抱拳恭敬的道:“见过季将军!”

    那从上连关跟来的一千多新兵也纷纷恭敬又目光灼灼的抱拳齐声响亮道:“见过季将军!”

    那震慑天际的整齐划一的响亮嗓音透满了热血和崇敬,让在场的人为之震撼,武阳关两千多名新兵瞬间惊震,看着那一个个挺直了腰板,眼神明亮灼人的新兵,突然觉得一股强悍的永远屹立不倒的气势朝着他们扑面而来,令人心涌澎湃的同时,竟然惊心不已。

    这个少年……这个长得极其美丽的少年竟然就是传说中力大无穷能力非凡的季月?就是刚刚被朝廷册封的中郎将?!

    这简直……简直颠覆了众人的想象!

    要知道所有没有见过季月的人在心中不是把他想象成一个孔武有力的汉子,就是刚毅果敢英勇不凡的战士,可是现在这个比女人还美,比皇室中人还要贵气的贵公子,却是他们任何人都没有想过的样子……

    实在是太颠覆了……

    季君月仿似根本不知道自己给众人带来了多大的冲击力,听了梁钰的话以后,随意道:“虽然这惩罚太轻,不过对于这些新兵来说也够了。”

    这样一句随意清淡的话语,明明那般性感磁性让人心口狂跳,明明那般悠然遐意不带任何鄙夷的色彩,可是听在众人耳里,却透满了浓重的鄙视和嘲笑。

    明明说了这惩罚轻,可偏偏又说对于新兵来说足够,这不是在嘲笑他们这群武阳关的新兵是什么?!

    溯源被按在地上,听了季君月的话以后原本就因为输了通红的脸色越发殷红起来,双目溢满了一层火色的瞪向季君月。

    “我虽然输了,不代表你就可以这样欺辱我,欺辱我们这些新兵!”

    “欺辱?”季君月轻笑,仿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转头扫了一眼一众同样眼色冒火的新兵们,这才收回视线再次看向溯源,对上他那双愤怒的眼眸。

    “不过一句话而已就是欺辱?那本将军只能说你这个人太金贵,可不适合有本事的人待的军营。”

    “还有……”季君月唇边勾着一抹邪妄的笑意,蹲下身看着溯源,狭长乌黑的凤眸含着一抹残酷之色:“教你一课,没有本事的人是不配谈尊严的,而没有本事却不愿意承认自欺欺人的人更加不配得到别人的尊重。”

    “当然,本将军素来喜欢让人信服口服,既然你们大家觉得不服气,觉得我欺辱了你们,那就让你们看看,你们连让我们欺辱的资格都没有。”

    季君月说完站起身,也没让点梁钰等人,而是指向人群中没有参与行动,却跟着她一起训练过的贵礼。

    “去,一百公斤负重跑圈五十,拿出你最快的速度让他们看看,你需要多长时间。”

    贵礼眸光一亮,坚定的应道:“是!”

    张慈山等人为贵礼拿来一袋袋沙袋,为他腰身腿脚手脚都绑上小沙袋后,贵礼扛起两袋大沙袋,全身总共负重一百公斤,在梁钰计时开始的时候快速的顺着沙场跑了起来。

    那健步如飞的身影顿时看得武阳关两千新兵惊愕不已,那可是一百公斤负重啊,就算是他们这些训练了近一个月的人,虽然不至于无法负重一百公斤,可是真要跑起来也做不到这般轻松健步如飞……

    所有人都愣住了,一个个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贵礼飞快的在沙场上奔跑,先不说他还扛着负重,就说他跑步的速度也将人心惊。

    开头的十圈倒没什么,可等到十五圈,二十圈,三十圈……贵礼的速度仍旧没有减慢反而越跑越勇的时候,众人已经惊震的说不出话来。

    就连地上的溯源什么时候被星初放开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是趴在地上用那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沙场上快速奔跑的少年。

    那是那般瘦弱甚至还带着几分怯弱,可是就是这个看起来很是胆小软弱的人,竟然撑起了一百公斤的负重围着六百米的沙场不断的跑,那速度越跑越快,那瘦弱的身躯越跑越给人一种强大的爆发力,让人震动惊骇。

    不知过了多久,等众人回过神的时候,贵礼已经汗流浃背的站在了季君月面前,那满头的汗水却不见丝毫狼狈,反而透着一股子坚毅强大的爆发力,他的腰背那般挺直,从头到尾都没有弯曲过,他的眼睛是那般灼亮,仿似太阳般刺目。

    “报告季将军,属下完成任务!”

    武阳关的两千多新兵听到这话,第一时间就是却看旁边摆放的沙漏,一刻!

    这人竟然只用了一刻就跑了五十圈不说,还是在负重一百公斤的情况下!

    瞬间,所有人只觉得喉咙干涩的疼,愣愣的瞪着眼睛看着贵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季君月伫立在众人前方,勾唇缓缓的笑道:“他叫贵礼,同样是新兵,而且他是当初参与杀敌任务时被淘汰的人。”

    众人一愣,被淘汰的人?

    意思就是这个体能这般彪悍的少年根本不是那一百名立功的新兵中的一员,而是曾经被淘汰出去的?!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瞬间懂了。

    也就是说,他们连这个在他们看来极为彪悍的少年都不如,更别说那立下军功的一百名新兵,更别说训练出这样强军的季月!

    季月用绝对的现实狠狠的扇了他们所有人一巴掌,将他们的自以为是,将他们用自尊掩饰心中的自卑和嫉妒的卑鄙心思狠狠的撕下,让他们所有人脸上火辣辣的疼。

    “现在还觉得本将军在欺辱你们吗?”季君月看着众人似笑非笑的问。

    那狭长乌黑的凤眸中闪烁的玩味笑意让众人下意识不敢直视的垂下了头,因为他们清楚的感觉到,这根本不是欺辱。

    因为这样的季月,拥有这样实力的这些新兵,根本不屑欺辱他们,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够资格被欺辱……

    ------题外话------

    明天的还是下午五点喔,群么一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