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八章 危地马拉(下)
    现在已经是五月二十号,再过几天,世界杯就要开始了,郭泰来肯定要在那个时候回国看球的。<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

    也不知道今年范大毅和孙继海在热刺队锤炼过并且经过冠军洗礼之后,会不会对世界杯小组赛的结果产生影响,郭泰来相当的期待。

    不过,再期待郭泰来也只能在国内看球,不太可能到现场。

    因为月底世界杯开幕,但是月初乌克兰的那批专家就要来了,郭泰来必须要把那些专家们妥善安顿好才行。

    尽管有些事情不用自己出面,但是接下来那些专家们要干的工作肯定是需要自己沟通的。

    所以,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可能郭泰来都没机会出国。

    也只有在世界杯之前的这一周的时间,自己本身就在国外,还能到处跑跑,否则恐怕就得等到今年年底了。

    上次的升级线索,就在危地马拉。

    危地马拉还在墨西哥的南面,洪都拉斯的北面,属于中美洲。

    纳米机器人的具体地址,是在危地马拉蒂卡尔国家公园五个巨大的金字塔神殿当中六十四米高的四号神殿的顶端。

    好消息是,这个国家公园是对外开放的,旅游胜地,找起来没什么麻烦,很容易找到也很容易赶到地方。

    坏消息是,这个蒂卡尔国家公园是在危地马拉北部的原始森林中,如果有人想要搞点什么事情,实在是太容易了,防不胜防。

    那里毕竟还是北美洲,真要是有心人想弄出点事情来,不但袭击方便,而且甩锅也特别容易,往本地犯罪团伙或者毒贩或者雇佣军头上一套,那些人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危地马拉的治安本来就不怎么样,首都危地马拉城还是世界十大危险城市之一。

    凶杀率每10万中有99人被谋杀,86的受害者死于枪杀,每天有11至15人被杀害,而98的犯罪团伙还在逍遥法外。

    地方性贫穷和软弱执法导致了毒贩和帮派的暴力升级。

    连首都城市里都是如此,可想而知原始森林里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更别说这次郭泰来要是不改头换面隐藏身份的话,很容易被有心人盯上。

    但郭泰来还必须要走一趟,去危地马拉再危险,也不会比去阿富汗更危险。

    身边时刻有十几个退役的精锐特种战士,只是来去一遭,中间不惹事不停留,应该问题不大。

    从伦敦到危地马拉根本就没有航班,乘坐民航的话肯定是要转机的。

    郭泰来也不想那么麻烦,打电话给瑞银,从不列颠航空公司租了一架公务机,直接飞往危地马拉城。

    没有自己的飞机,用别人的就是这么不方便。

    不过快了,再有一个月,郭泰来订购的两架公务机就能交付,飞行员也培训完毕,直接就能飞了。

    签证很简单,有查尔斯打招呼,那边的使馆非常的痛快,郭泰来本来就是世界知名人物,而且还从未到过危地马拉,也没有在当地有什么犯罪记录,只用了一天就把郭泰来和随员的签证都办妥了。

    直接包机飞过去这样直观的露富在当地是相当危险的,郭泰来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要去危地马拉的行程和师姐汇报了一声。

    “一定要去吗?”

    师姐在卫星电话中担忧的问了一句。

    “嗯!”

    郭泰来很肯定的说道“这次不去,下次几个月后也得去,少不了这一趟。

    虽然说回去换个身份单枪匹马的过去不引人注意,但是一两个人过去危险性也会更高,还不如这次人多势众的过去。”

    “我去汇报一下。”

    赵晏晏知道郭泰来有必须要去的理由就足够了,她虽然担忧,但绝不会限制郭泰来的行动。

    就如同郭泰来知道她可能会执行一些危险的任务,但却不会阻止一样。

    不到一个小时,师姐的电话就打了回来。

    当然,郭泰来不管接打卫星电话都是直接在自己的体内模拟,而不是真的拿着电话实物说话。

    除非有人能够直接破坏郭泰来和师姐之间的卫星加密线路,否则的话,没人知道郭泰来和师姐打过电话,更不会知道他们说过什么。

    “你落地前一个小时,联络这个电话。”

    赵晏晏给了郭泰来一个电话号码“落地之后的事情他会帮你安排好。”

    “好!”

    郭泰来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师姐的吩咐“帮我谢谢领导。”

    “胖子!”

    “嗯?”

    “你自己注意安!”

    “好!”

    简单的通话之后,郭泰来在自己的豪宅中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直奔机场,登机出发。

    从东往西飞,八千多公里的航程,上午出发,飞到危地马拉城机场的时候,才是当地时间的下午。

    早在落地之前一个小时,郭泰来就已经按照师姐的吩咐,打通了当地的一个电话号码。

    对方好像一直在在等着郭泰来的电话,电话打通还没说一个字,对方就已经开了口“我在机场到达口等你们,出门找我就行。”

    声音有点熟悉,郭泰来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

    在危地马拉郭泰来也能确定自己肯定没有熟人,算了,落地见到人再说,不猜了。

    飞机落地,郭泰来一行顺利的进关。

    当郭泰来走出到达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来接自己的人。

    黄种人,很好认,也绝不会认错。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这个人郭泰来见过。

    上次在墨西哥,郭泰来把装着两亿美元的货车交给老刘的时候,这个人就是那会老刘身边的司机。

    怪不得听着声音有点熟悉,这个司机当时送郭泰来上飞机的时候,冲他说了一句谢谢。

    那是他唯一说过的一句话。

    “原来是你,辛苦了!”

    既然是北美的工作人员,郭泰来立刻放心了一大半,上去就握手。

    “走,车子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边走边说。”

    司机笑呵呵的和郭泰来握了握手,直接带着大家离开机场,直奔停车场。

    “怎么称呼?”

    大巴车上,郭泰来很客气的冲司机问道。

    “叫我老张就行。”

    司机负责开车,飞快的回答道。

    当然,名字始终没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姓张,反正只是个称呼。

    “老刘没过来?”

    郭泰来继续笑问道。

    既然老张过来了,上次碰头的老刘是不是也会过来?

    “老刘……”老张司机停顿了一下,才语气略有些沉重的慢慢的开口道“牺牲了!”

    神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