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生不如死
    不过赵驰想想也觉得下沉,像蒙恬和云中君徐福这种活法,真的是生不如死。

    一辈子困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还没有肉身,喝酒吃肉泡妞唱K都和他们没关系,只能守着一副死人的身躯和一鼎炉的丹药,日复一日,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甚至连想死都没办法,这种活法并不是享受,而是痛苦的煎熬折磨。

    生命对于普通人而言绝对是一种上天的恩赐,可是对于饱受身体或是精神折磨的人而言,那种是一种痛苦,所以西方有些国家才会发明安乐死这种死法,替那些饱受折磨的人安乐离去,这也算是对生命的一种敬重。

    所以蒙恬和云中君徐福两人说想死,确实不是在装逼,而是真的想死。

    能够让他们彻底的解脱的人只有林晓宇,他们自然就很看重林晓宇。

    现在他们就等着林晓宇实力大成,他们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土之流沙的沙漠之上,林晓宇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整个人稳稳地站在流沙沼泽之上,没有任何一点下陷的迹象。

    站在流沙之上,林晓宇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那种感觉估计就像是希腊神话故事之中的大地之子一般,只要亲近大地就会充满巨大的能量。

    也就是说,只要林晓宇双脚着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全都是他的主场!

    “出口原来在这儿!”领悟了土系阴阳道法的林晓宇心念一动,整片土之流沙随之消失,他的人也回到了宫殿之中。

    “谢谢蒙大将军,谢谢云中君。”林晓宇朝着两人深深地鞠了一躬,没有这两人的帮助,他绝无可能这么快就领悟了土系阴阳道法。

    “不客气,帮你也就是帮我们。”蒙恬说道,“接下来,你还得领悟剩下的三项阴阳道法能力,分别是金系、雷电系和灵魂系。”

    林晓宇道:“虽然请两位帮忙很不好意思,可我还是想问一下,去哪里能够迅速领悟这三种力量?”

    对于林晓宇而言,他觉得只要能够让他用最快的速度提升实力就好,至于所谓的不好意思,那只不过是客套话罢了。

    徐福说道:“金系只要去找一处矿山自己慢慢领悟就行了,雷电系比较麻烦,需要找到一处到处都充满雷电的地方,不好找。至于最后的灵魂系,那只能是随缘了。”

    “随缘?”林晓宇问道,“什么意思?”

    徐福答道:“意思是,当你的脑子里很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灵魂系的力量就会倾注到你的脑海之中,然后产生一种属于你自己的灵魂力量。比如说内心充满黑暗和愤怒的人,他的灵魂系力量就是控制别人的灵魂,能够用别人的三魂七魄杀人。而内心充满祥和的人,他的灵魂系力量就有可能是抵御任何一切黑暗的力量。所以,这就叫做随缘。”

    林晓宇彻底无语,这种随缘的能力还真他么的随缘啊。

    可是既然连徐福这个阴阳道法的传人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认了。

    林晓宇随口又问了一句:“云中君,你的灵魂力量是什么?”

    “我的灵魂力量就是永生啊!”徐福随口答道,“所以我和蒙恬就一直这么活着了。”

    林晓宇哭笑不得,传说中当年云中君徐福东渡蓬莱去寻找长生不死的仙药,然后就一去不复返,原来他确实是已经寻到了仙药,只是没来得及给千古一帝服用而已。

    看来,想要长生不死的人好像真没人有好下场啊!

    “对了,那八张羊皮卷还在吧?”徐福朝着林晓宇问道,“那八张羊皮卷合在一起会形成一张地图,那是解开始皇帝陛下的陵墓的关键,我希望你领悟完所有的阴阳道法之后,能够将它们毁掉。我不想始皇帝陛下的龙体受到任何惊扰。”

    “好的。”林晓宇点了点头,“话说回来,所有人想找的只是长生不死药,为什么还要找那位的陵墓啊!”

    “因为始皇帝陛下的陵墓之中确实藏有许多十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宝藏,贪财的人总会是有的。”徐福很是感慨,“像你们这种不贪财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咳咳。”林晓宇干咳了两声,因为他觉得自己有些惭愧。

    他并不是不贪财,而是因为他不贪不义之财。

    而且他现在又不是没钱,没必要去找什么宝藏啊。

    换作以前他穷光蛋的时候,连坐公交车的一块钱都舍不得花啊!

    既然该交待的都交待清楚了,林晓宇和赵驰便是时候离开了:“我们走了,再见。”

    徐福道:“嗯,希望下次你到来的时候,能够替我们解除身上的永生诅咒。”

    “一定。”林晓宇和赵驰离开了,蒙恬只是挥了挥手中的黄金宝剑,林晓宇和赵驰两人便直接回到了古墓门口,连走甬道都免了。

    见两人离开了,蒙恬朝着鼎炉之中的徐福说道:“你说,那小子会相信我们说的话吗?”

    “他没办法不信。”徐福嘿嘿笑道,“这是他能够救他父亲的唯一办法,他只能选择相信。”

    蒙恬哼道:“江湖骗子就是江湖骗子,变成孤魂野鬼了还想骗人。”

    “蒙大将军,一切为了始皇帝陛下,你和我是没什么区别的,只不过是性格不合而已,不是吗?”徐福再次干笑了两声,“再说了,我和林晓宇所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我没告诉他我们最终的目的而已,这并不算骗他,不是么?”

    “那个赵驰好像没那么容易上当。”蒙恬说道,“这家伙身上的杀气非常重,和我有得一拼,没想到这年头竟然还有杀气这么重的人。杀气越重的人,对别人内心的恶念便越敏感。”

    “呵呵,无所谓了。”徐福说道,“你都说了,我们都已经是孤魂野鬼了,还用得着怕这家伙?”

    “不是怕他别的,而是怕他破坏了我们的好事。”蒙恬的脸上流露出担忧之色,“两千多年了,终于出现一个能够替我们解脱的人,我们不能再次失去这样的机会了。以这种方式活着,真的生不如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