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071、你不准死在我前面
    <h1>1071、你不准死在我前面</h1>    “嗯。”  她双手环抱住他,紧紧贴着他的身体,委委屈屈地说:“做了个超级不好的梦。”  “梦见什么了。”  他将下巴靠在她的头顶,声音慵懒地说。  “我梦见你死了。”  她说着说着就又想哭:“我太害怕了,成烈。”  大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他轻笑出声:“一个梦而已,吓成这样。”  唐笑抱着成烈半天不说话,过了很久,才哽咽着说:“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我可以接受你离开我,我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你死了。”  “傻瓜。人迟早会死的。”  “那你也不准死在我前面。”  唐笑瞪着通红的双眼说。  他摸了摸她的头,没有说话。  唐笑心里难受极了,忍不住想,要是不和成烈在一起,就好了。  那她也不用这么恐惧他会死掉这件事了。  “别害怕。”  他柔声说:“我们都会好好的。”  “嗯。”    得知成烈的病情后唐笑一分钟都不想拖延,次日一早就去严凌办公室和他一起讨论成烈的手术。  严凌原本是孤军奋战,毕竟成烈的病情需要保密,成烈本人又不怎么配合。  但自从有了唐笑,这一切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两人不知不觉就从早上讨论到了饭点,基本上制订了一个能够最快实施的手术计划。  对于这场手术,严凌与唐笑两人的意见达到高度统一——  能尽快做,就尽快做。  两人说到筋疲力尽,严凌抬头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去吃饭?”  唐笑仍在低头查阅医学资料,全是关于脑科手术的。  “我不饿。”  严凌走到唐笑面前,直接把她的笔记本给合上了。  “大嫂——不,唐医生,作为你领导,我郑重希望你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你想想烈子都这样了,万一你再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严凌那张总是带着笑的俊秀面容此刻表情格外的严峻。  唐笑抬手用力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除了眼睛稍微有一些胀痛外,她真的一点也不觉得饿,一点也不觉得疲倦。  还有很多资料要看,她只想用最快的时间做到万无一失。  下意识地朝桌子上喝了一大半的咖啡伸出手去,却被严凌半道抢劫,直接把咖啡杯挪走了。  “别喝了,去吃饭。”  “严院长——”  “你不听我的,我就给烈子打电话告你的状。”  严凌说着就拿出手机,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  提到成烈,唐笑的心脏一下子又被揪紧了。  她越是了解成烈的病情,就越是清楚地意识到这么久以来他每次犯病时忍受着多么剧烈的疼痛。  每每想到此她总感到心脏剧痛难忍。  越是爱一个人,越是能够感同身受。  她低头攥紧了拳头,只恨自己没能早一点发觉,才让成烈疼了那么久。  严凌见唐笑表情异样,不由得问:“你没事吧?”  “没事。”  唐笑咬了咬嘴唇,勉强抬头朝严凌露出一个微笑。  “早上出门前让他在家好好休息不准劳心劳力,我想他多半不会听话。”  她忽然自顾自地说了这么一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严凌愣了愣,也摇头笑了笑:“确实……他的性格,不可能让自己完全闲下来,尤其是手术前后要耽误那么多时间。”  “严凌,我真的很担心他。”  “我知道。”  “这个点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饭。”  唐笑神不守舍地说。  “哎……”  严凌幽幽叹了口气:“有媳妇疼的人真幸福啊。”  “你想有,随时都能有。”  唐笑被严凌逗笑了,意有所指地说。  “咳咳……还是别提那谁了。”  严凌知道再说下去唐笑肯定要说到荔荔,但荔荔……真的就不是他的理想型。  “其实我也挺担心烈子的,要不这样,咱们先一块儿去你那儿看看他,确保他老老实实待在家,没任何问题,咱们再去吃饭,怎么样?”  严凌提议道。  “要不我自己回去吧?太麻烦你了,时间也不早了,你肯定早饿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  严凌打了个手势:“走。”  唐笑笑了笑,两人分别拿起外套穿上,然后并肩出门。  到了唐笑宿舍楼下,正好一辆红色的劳斯莱斯慢悠悠地停在了路边的车位上。  严凌好奇地说了句:“这车不错啊,是你们这楼谁的?”  “不知道,没见过。”  唐笑摇摇头,对此毫无兴趣。  成烈名下有很多车,劳斯莱斯什么的自然也不在话下,要说外形,成烈的那辆唐笑虽然只见他开过一次,但也比这辆有气质多了。  严凌看了几眼就收回视线,两人正往楼道口走去,忽然有人远远地喊了一声:“凌子哥哥!”  严凌登时浑身一震,结结实实地呆在了原地。    唐笑回头望去,见那辆红色的劳斯莱斯上缓缓下来一个丽人。  她穿着一身杏粉色的针织长裙,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曲线,一张雪白的瓜子小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含羞带怯,小巧的唇瓣嫣红饱满,犹如一颗刚刚摘下的樱桃。  这人正是好久未见的任菲琳。  唐笑仔细打量,发觉任菲琳和以往比较起来,气色更好了,整个人看起来眉飞色舞,似有喜事临门。  任菲琳踩着八厘米的细高跟鞋小碎步朝呆若木鸡的严凌和神色淡然的唐笑走来,身后跟着一位身材高大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看起来应该是她的保镖。  “凌子哥哥,还有嫂子,你们近来可好呀?”  任菲琳笑吟吟地率先开口。  唐笑听到任菲琳这么自然地叫自己嫂子,差点儿怀疑自己幻听了,扭头看了看严凌,他也是一脸惊愕,毕竟人人都知道任菲琳这么多年来对成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没能嫁给成烈这件事,一直让任菲琳耿耿于怀,说一句她恨不得掐死唐笑自己取而代之,那一点也不夸张。  怎么今天任菲琳还变得对她礼貌有加了呢?  这可真是稀奇啊。  唐笑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淡然望着任菲琳,并不做声,严凌发了会儿呆,才慢慢回过神来。  任菲琳倒是一点都不计较,显然是心情极好的样子。  “挺好啊……菲琳你怎么样?”  严凌眼睛盯着任菲琳,不错目地问。  任菲琳变得更美了,她本就是他的梦中女神,眼见她变得更加红润健康,更加美丽动人,他怎么能不为了她的美而屏息呢?  “我也挺好的呀。”  任菲琳看了唐笑一眼,笑眯眯地说:“我还正愁着不知道烈哥哥的具体房号呢,就碰见你们啦,可真是幸运啊。”  “嗯?你是来找烈子的啊?”  严凌吃了一惊,下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唐笑。  唐笑没什么表情,看着任菲琳说:“你来之前没告诉他你要来么?”  任菲琳理所应当地摇了摇头说:“没呀,我要给烈哥哥一个惊喜嘛。”  唐笑:“……”  还惊喜呢,惊吓才差不多吧。  话说回来,任菲琳来找成烈干什么?  严凌替唐笑问了出来:“菲琳啊,你找烈子是有什么事吗?”  任菲琳嫣然一笑,神秘兮兮地说:“我不告诉你,我要待会儿见到烈哥哥,亲自告诉他——这样才算是惊喜嘛。”  唐笑:“…………”  严凌听了这话,默默地为任菲琳捏了把汗。  “这个,不如先说说看?”  “不嘛。”  任菲琳继续摇头,娇艳的面容上一派天真。  严凌是真的很喜欢这张脸,但也不得不承认,任菲琳有时候很有点傻。  就比如现在,明显的唐笑就不高兴了啊,她怎么还像是不会看人脸色呢?  严凌对此很无奈,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任菲琳的喜欢。  “上去说吧。”  唐笑淡淡地看了任菲琳一眼。  “好呀。”  任菲琳活泼地一笑,凑过来想要挽住唐笑的胳膊,唐笑面无表情地大步往前,躲过了任菲琳的亲密举动,一马当先地进了电梯。    成烈这天倒是确实听了唐笑的话,在家里好好休息。  唐笑用钥匙开了门,见成烈没在客厅,便对严凌说:“帮我招待下客人,我去卧室看看。”  “好。”  严凌当然乐意之至。  任菲琳却有些不乐意,直接想往卧室走,被严凌拦住了:“菲琳想喝点儿什么?”  任菲琳噘着嘴,眼巴巴地看着卧室的方向,见唐笑走进去关上了门,才收回视线:“随意吧。”  卧室内。  唐笑走进去,看到成烈仍躺在床上。  窗帘也拉着,房间内有些昏暗。  唐笑十分担心,走到床边,见成烈躺在床上,睁开眼睛。  “嗯?你回来了。”  唐笑摸摸他的额头,温度正常,稍稍放心:“嗯,你不舒服吗?”  “没。”  成烈拉住唐笑的手,笑了笑:“睡个午觉。”  “吃饭了吗?”  “吃了。”  “谁做的?”  “我。”  唐笑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老公真乖。”  “当然。”  成烈眯着眼笑,“外面是谁来了?”  “任菲琳。”  唐笑撇撇嘴说:“我不喜欢她。”  “还吃她的醋?”  “就吃。”  “小醋坛子。”  “你管我啊。”  唐笑轻哼一声:“无事不登三宝殿,也不知道她又来干什么。”  “我猜,她有喜事。”  成烈想了想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