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二章
    时隔20年,老赵终于再次来到了面店的西于,赌石界闻名的海外天堂。

    一下飞机,老赵就完全震撼于这里疯狂的气氛。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西于玉石市场是面店最大的玉石市场,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一夜暴富或者一念暴穷的故事。

    疯狂的赌徒们热衷于拿着冲动赌明天,有钱的富翁们拿着钱财找消遣,让这个人来人往的小城在这个仲夏的下午显得格外的热情似火。

    玉石市场很大,虽然来往的人很多,但是每个区域划分很是清晰:毛料交易区在东,旁边是片料交易区,左边是珠子交易区,借着,手镯交易区,成品交易档口,现场解剖加工档口错落有致,交叉排列,每个区域分工明确各取所需。

    赌石爱好者们大多冲着毛料片料交易区而去。

    在那里,无数原石如同等待挑选的家里,在偌大的赌石场里展现着自己的风情。

    卖家和档主大多都是面点当地人,她们脸上都涂着特殊的黄色泥粉,据说有防晒作用,而且男男女女都穿着裙子,很有特色。

    买家却是来自东南亚甚至全国各地。他们带着手电筒,在原石上摸摸照照,窥探着原石里的水色,也窥探着自己这次的运程。

    郭五爷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娴熟的拉着老赵直奔毛料原石区。

    他身边没带多余的人,就东子和老赵,三个人轻装简行,老赵和郭爷像是逛街的两个寻常老头子一样在前面溜达,东子在后面仔细左右的打量保护。

    在面店这个地方,除了一赌定穷富,还有赌石带不走的传言,来的时候打扮太土豪排场太大,不一定是好事,容易被直接当成肥猪宰杀了不说,还有可能被这里的不法分子给盯上。

    郭五爷的装备也很齐全,到了毛料区,就戴上眼睛,拿出手电筒和放大镜,对着各种毛料仔细挑选。

    郭五爷有钱任性,加上来这里本来就是赌石图个痛快,很快就挑中了一块脑袋大的原石。

    郭五爷摸着石头,问老赵道:“赵老弟,你说我这块如何?”

    老赵看郭五爷这态度,也深知郭五爷的神秘,便知道他肯定知道自己之前的经历,更知道自己在监狱里的经历。于是也不藏私扭捏,来到了石头前面。

    老赵看了看石头,听了听声音,运用之前在牢房里那神秘老头交给他的知识仔细感受着石头里涌动的气息,才点头道:“郭大哥眼光不错!这个可以!”

    原石都是按照重量卖的,郭五爷挑中的这块原石不轻,精瘦的老板看人很准,一眼就看准了郭五爷是来过几次的中国人,钱多人傻,于是乐呵呵的把石头一过称,比出两个手指,用娴熟的中文道:“二十万!”

    老赵看了一眼那块黄扑扑的原石,不由得按住自己的心跳,心道:就是付春风这丫头给出的薪水,已经是老子遇到的最高的薪水了,被她那么一扣都不够自己买一块石头!这石头,真是有钱人的玩意啊!

    郭五爷却是给钱给的痛快,直接吩咐东子递过去银行卡。

    卡一刷,老板便用布把郭五爷选中的石头包住,这是行规,有人选中了的石头,就先包起来,以表示有人看中,别人自然不会再来拿。

    这二十万的石头,老板也就粗粗的一包,看的老赵暗自咋舌。

    老板似乎看出了老赵的想法,嘿嘿一笑,问郭五爷这个金主道:“您是要现开吗?”

    一般这么大的石头,老板是会帮忙将石头搬到现场解剖的档口的。

    郭五爷点点头,老板便吩咐下面的人撞上了推车,帮忙推到了现场解剖加工处。

    才来到加工出,就听到一声悲恸的哀嚎:“啊!你骗我!该死的老周!居然用个假料子来骗我!”

    老赵一行人走近,便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疯狂的捶打着地上的石头,而那块石头,外壳是烟火熏出来的灰黑色一般,貌似松花,让人看着便无比联想,认为里面能出绿。

    里面也确实有绿,却是一层粘上去的翠绿,里面却满是钢珠等物品——分明就是一块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高质量A货假原石!

    这样的造假,将赌石人的胃口吊的高高的,让人看到希望,却又彻底失望,可见这造假之人,真是又黑又贱,假到极致!

    老赵一行人也早就在周围人的议论声中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个中年人花了40万买了这块原石,却不料碰到了赌石界的头号杀手——造假。

    中年人家中的小女儿重病,继续用钱,所以他卖了房子,怀揣着赌石发财致富的梦想来了这里。

    中年人口中的老周其实是这一代最寻常不过的掮客,之前自己在这里赌石赌输了,又不肯走,便在这里专门骗这些新入行的赌石人。

    在老周和老板的联合忽悠下,中年人买了这块看似真切实际上却假到不能再假的原石。

    中年人现在是对老周恨得咬牙切齿,叫嚷着大骂老周黑了心,恨不得跑过去把他千刀万剐。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这有的戏码,在面店西于这个地方,几乎每天都上演。

    很快就有在场子里维护秩序的人员把她们拖了出去,任凭中年人绝望的哀嚎着走远。

    周围的看客们也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更多的目光停留,他们的目光都狂热的注视着切割点里不同的原石,等待着下一个暴富神话的诞生。

    一刀下去,几家欢喜几家愁。

    老赵看着,心底很是不忍,不由得在心底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若不是自己现在必须跟着郭五爷,他真的很想和这个汉子说上几句,给他一点帮助。

    老赵看着远去的中年汉子,想起他还在家里盼着他的女儿,不由得在心底为他叹了口气。

    这一切落在郭五爷的眼里,倒是让郭五爷在心底为他点赞叫好。

    今天的切割现场人不多,郭五爷的货送过来,很快排上了号 。倒是围观的人更多。

    熟练的切割师傅拉下了包裹的布,问郭五爷道:“直接割吧?横割如何?”

    郭五爷笑了点点头,道:“你是师傅!你看着办!是吧?老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