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章 风家
    眼看两人出了店铺离去,白夜看向二姐道:“二姐,那死胖子经常骚扰你?”

    二姐白露迟疑一下点了点头,道:“那……那死胖子叫风烨,是风家弟子,而风家是掌控这风陵渡的修士家族,最大的地头蛇,我们在这做生意免不了要和他们打交道,不好太得罪。”

    “哼!地头蛇?这里是万宝宗的地盘,万宝宗最大!”

    “别说一个小小的风家了,就是这魏国皇室魏家,在万宝宗面前,也得俯首!”

    白夜冷笑说道。

    “是!他们是要在万宝宗面前俯首,可你也代表不了万宝宗啊,你现在也就是个普通的外门弟子!”

    “万宝宗外门弟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吧?”

    白露笑着说道。

    白夜闻言无语,只能无奈道:“哪有那么多!”

    白露轻笑摇头,道:“好了,别让不相干的人扰了我们的好心情!”

    “三弟,且随我到后面去,让二姐我准备些酒菜,你给我好好说说在万宝宗的生活,等我回去说给爹娘他们听!”

    “就是不知道,三弟你现在是修士,我准备的凡俗酒菜可还能入得了口?”

    白露笑说道,拉着白夜向后面走去。

    “我现在不过是刚刚炼气入门,离着辟谷还早着呢!”

    “再说了,二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我就好这口腹之欲!若是为了修行,连这点爱好都得舍弃,那我还修什么道,求什么仙啊!”

    白夜笑说着,跟上二姐的步伐。

    只是,姐弟两人的聚会注定无法顺利进行下去。在后院,白露刚刚准备好酒菜,端着一瓶酒准备上桌。

    猛然间,一道骇人的威势从店铺外面席卷而来,宛如狂风掠地。

    “啊……”白露不过是个凡人,哪受得了这样的威压,一声惊呼,身子就软倒在地。

    “砰!”手上酒瓶直接坠落地上,摔得粉碎,酒水洒了一地。

    “筑基修士!”白夜同样感受到那威势镇压,甚至承受的更多,他立马就分辨出这是筑基修士的威压!

    识海丹田中,本命铜镜一阵极速旋转,白夜勉强抗住这股威压,看着跌倒在地二姐,瞬间怒火中烧。

    “欺人太甚!”一声暴喝,白夜飞奔向店铺外。

    “三……三弟……你小心!”身后传来二姐焦急、担忧的声音。

    “二姐,你放心,小小的风家还奈何不了我!”白夜说着,已经奔出了店铺。

    奔到店铺外面,白夜立刻看到,那肥胖的公子哥风烨和那护卫武者去而复返,在两人身前是一位身着锦袍,气度雍容的中年男子。

    看到白夜从店铺中奔出来,那风烨立刻指着他,叫道:“爹,就是他!就是他恐吓我,还绑了苏荆!”

    “呵,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啊!”白夜看着几人冷笑说道。

    锦袍中年男子见白夜在自己的威势镇压之下,竟是毫不受影响,不禁眉头微皱,说道:“果然有两下子,难怪敢在风陵渡打我风家的脸!”

    “小子,乖乖向我儿赔个礼、道个歉,这事便算完。否则,别怪我以大欺小,教教你规矩!”

    “也别拿你万宝宗弟子说事,像你这样的外门炼气弟子,万宝宗有几千人。我们风家在万宝宗内也不是没有关系,要压下你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容易的很!”

    白夜闻言,冷笑说道:“赔礼道歉?你们想这样就完了,还要看我同不同意!”

    话音未落,他一拍腰间储物袋,罗长老借的傀儡立刻飞出。

    “给我上!”白夜一声断喝,那傀儡立刻飞出。

    只见它右手一扬,立刻变化成一柄雷光缠绕的巨锤,当空轰下,砸向对面三人。

    “轰!轰隆隆!”天空中,雷霆轰鸣,一道雷霆凭空而生劈下,与傀儡巨锤同时轰向风家三人。

    “金丹期傀儡!快退!”看到扑来的傀儡,感受到那雷霆毁灭的恐怖威势,中年男子不禁骇然,惊呼一声,翻手祭起一张符箓,化作一片狂风肆虐的青光,护在上方。

    “轰!咔嚓!”雷霆巨锤轰击在青光上,轰鸣炸响。那符箓似乎也是金丹修士所画,狂风肆虐的青光竟是与雷霆争缠片刻,方才破碎。。

    中年男子趁机抓住风烨,脚踏迅风飞速后退,一旁的武者苏荆,拼命追上。

    然而,他们逃得再快,终究是不及雷光霹雳,雷锤轰破符箓阻拦,转眼就已追上。那中年男子面色惨白,又祭起一张符箓,化作一片分盾,试图挡住雷霆。

    然而,这张符箓明显不及上一张,似乎只是他自己所画,仅有筑基威力。

    “轰!咔……”雷霆直接轰破风盾,轰击在男子身上。

    “噗……”男子张口喷出大片鲜血,身形如破布袋直接被雷霆轰飞,滚落在地。

    不过,雷锤被两道符箓连耗,所余威力也不足一半,男子倒是没死,还在地上抽搐着。

    “哼!”白夜见此,冷哼一声,指挥着傀儡就要上前,将三人都拿下。

    “哪位道友,在我风陵渡出手?”这时,一声断喝从城中央处传来,一道人影脚踏青光飞遁而来。

    来人气势勃发,仿佛狂风席卷而来,所过之处,天上云彩都被撕得粉碎。

    “金丹修士!”白夜面色一变,立刻辨出来人是一位金丹修士。

    想了想,他将傀儡招回,护在自己身旁。

    来人飞遁而来,看清场上情况,不禁面色陡变,一声惊呼,落在那倒地男子身边,迅速将男子扶起,翻手取出一枚丹药给男子喂下,稳住中年男子的伤势。

    随即,他目光一转,看向白夜,面色冷厉,又死死看了看白夜身前的傀儡,来人深吸几口气,沉声问道:“小子,不知道我们风家有何得罪之处,竟然下此毒手?”

    白夜看向对方,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当下拱手一礼,道:“晚辈白夜,是第一次来这风陵渡,更是第一次认识你们风家之人,至于为何冲突,前辈不妨问问这位风烨少爷!”

    他说着,指了指一旁呆立,仿佛失了魂的痴肥胖子。

    老者转眼看了看失魂落魄的风烨,哼了一声,又转向苏荆,道:“苏荆,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家主!”苏荆立刻一礼,说起事情的经过来。

    他倒是没有偏颇,从风烨与白露的相遇、追求,一直到这次的冲突,俱都说了一遍。

    对面老者听着,面色几变,最后终是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白夜身前的傀儡,问道:“小子,这傀儡是你的?”

    白夜心中转了转,道:“是我师傅给我防身的!”

    “不知你师傅是?”老者追问道。

    白夜不过是扯虎皮罢了,哪有什么师傅,他甚至不知道罗长老叫什么,当下只道:“怎么?前辈还准备找我师傅告状不成?”

    “哼!”老者闻言不由一僵,随后冷哼一声,挥手一片青光卷起风烨、苏荆与那重伤的中年男子,脚踏青光而去,一言也未留。

    眼看老者离去,白夜不禁轻舒口气,将傀儡收起。

    “三弟,你没事吧?”这时二姐从店铺里慌张跑出来,上下打量白夜,担心问道。

    “没事。”白夜笑了笑,说道:“二姐,这里的店铺恐怕是开不下去了,你把它撤了,换个地方开铺子吧。”

    “不开就不开,大不了我们回山南去!”二姐白露说道,“最重要是三弟你没事。”

    “那倒不用。”白夜摇摇头,说道:“既然门中发了通行令,那就说明我们家已经有资格来山北做生意了,二姐只管安心便是。”

    不过,白露显然没有了多少兴奋、意动之色,二人回了店铺后院,她忽然问道:“三弟,你说我如果现在想要修行还来得及吗?”

    “怎么?二姐想要修行?”白夜看向对方问道。

    “不错!”白露面色坚定点头道。

    “看来这次冲突对二姐冲击不小!”白夜心中暗道,口上却道:“二姐,你可要想清楚,修行之路可不好走,需要百折不饶的坚持,忍受孤独的毅力,勇猛精进的信念,小心翼翼的态度,即便如此到头来大半还是一场空!”

    “二姐,如此,你还想要修行吗?”白夜面色严肃的问道。

    听着白夜的话,白露的面色也越来越严肃、凝重,沉默了半晌,点了点头,坚定道:“我要修行!”

    “好!”白夜点头,沉声道:“明年又是万宝宗招收弟子时候,我可以推荐二姐你去参加测试,看可能得到禁制传承,若能也可入门修行,若不能就只能另寻仙缘了。”

    白露闻言,却是微微皱眉,问道:“三弟,仙缘太飘渺,难以把握,可有直通仙路,不靠机缘的?”

    白夜皱眉,道:“若如此,就只有以武入道了!”

    “以武入道,任何凡人只要得一门功法,练下去,若能突破先天,即可入道走上修行之路,可以说对机缘依靠最少!”

    “好!那我就修武道!”白露眼中一亮,决定道。

    “可是二姐,武道可是所有修行道中最为艰苦的,需要不断打磨身体,忍受痛苦!”白夜提醒道。

    “那又如何?既然走上了修行路,难道还怕吃苦吗?”白露毫不为意,笑说道,又问:“三弟,你手上有武道功法吗?”

    白夜摇头,道:“我没有,不过武道功法十分普遍,去坊市随便逛逛就能收到十几本!”

    “那好,下午我们就去坊市看看,买武道功法!”白露有些迫不及待说道。

    白夜闻言,犹豫道:“要不,二姐你先练着武道,锻炼身体,等明年我推荐你到万宝宗试试,若是……”

    “不用了!”白露不等白夜说完,打断他的话,道:“既然决定了走武道之路,那就一条心走下去,容不得三心二意!”

    白夜看着二姐坚定的面色,忽然叹道:“二姐,或许你天生就是修行的料!我相信,你肯定能在修行路上有的很远!”

    听到白夜的话,白露展颜一笑,道:“好,那就借三弟吉言!”

    “来,别让风家几人扰了心情,尝尝你二姐我的手艺,等下午我们就去逛逛坊市!”

    白露笑着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