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风向渐变
    与加里克·奥利凡德作别,凯恩用幻影移形来在埃克斯穆尔山庄外,然后拾阶而上,山庄外围的林区。

    这里跟霍格沃茨一样,无法使用幻影移形直接内部。

    作为一个对外的窗口单位,凯恩并未在这里布置太过扎眼的魔法物品、又或战力。

    铁血虫群虽然需要再过三年才能全面上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手中没有战力可用。

    早期入侵野泽园城堡的那些吸血鬼,就被他改造成了影卫,也可以称作黑暗奴仆。

    不是他的奴仆,而是黑暗的奴仆。

    他代表黑暗的意志,因此能驱策的动这种以黑暗能量为生的黑暗眷族。

    这种经过改造的魔法傀儡,仍旧跟光明对立,但它们身上浓郁的黑暗能量,形成阴影之雾,保护它们不受阳光伤害。

    它们也不靠吸血为生,肉体已经能量化,是低魔世界不会自然产生的魔法生物。

    它们身上遍布纹身,这套黑暗战纹,宛如恒定的法术位,让它们获得施法能力。当然,只能使用黑暗魔法。

    黑暗魔法不是黑魔法,黑魔法是涉及普世道德中定性为邪恶的一切法术,而黑暗魔法单纯指以黑暗魔力为能量源的魔法。

    影卫有智商,但并非生前的它们,而是类似于被施展了启灵术、构装活化术。是魔法人格而不是灵魂。

    总体而言,打造和豢养这样的魔法傀儡,花费不菲,性价比其实不高。所以它们不是铁血虫群的一员,制造出来只是为了应急。

    埃克斯穆尔山庄和野泽园城堡,都配备有影卫巡逻组,主要负责守夜。

    至于白天,国际魔法联合会派遣的傲罗六人组仍旧在,拿着丰厚的薪酬和福利当保镖,被同僚羡慕,这也成为压力,所以表现还不错。

    说到国际魔法联合会,就不得不提一句。

    跟正统hp世界的国际魔法联合会比,本世界的这个,权柄要大的多。

    它的全名,称作国际魔法部联合会更准确一些,相当于巫师世界的联合国。

    阿布思·邓布利多,也从来不是联合会的主席。联合会也没有主席,而是秘书长。

    他是国际巫师协会的主席,威森加摩首席巫师。

    这两项荣誉和权柄,是在对抗伏地魔为首脑、食死徒为骨干、黑巫师为爪牙,黑暗生物为羽翼的邪恶巫师团伙时获得的。

    到如今,已经有十二年之久,好些人已经琢磨着如何削权了。

    倒不是因为邓布利多不会做人,而是因为任其在高位上待着,比较伤钱。

    就以英国为例。

    英国的巫师们,以前乃至现在,仍旧处于小农经济状态。

    他们对麻瓜世界的依赖性极低,基本也就是食物等有数的几种基础资源。

    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富足,而是因为封闭。

    随便扫看一下就会发现,闹穷的巫师很多,包括马尔福家族那样的巫师贵族,其实也只是土鳖,土豪都算不上。

    试想,如果巫师对富足的想象力,如同古时候的山村老农,觉得皇帝应该每顿都吃细面的夹肉馍,那他的需求能有多高呢?天天吃夹肉馍也就到头了。

    而魔眼商会的兴起,渐渐让巫师们的视野变得开阔。

    魔眼商会鼓励自己的员工学会消费,当然不是奢侈消费,而是追求品质、以及艺术品味。

    魔眼商会的员工,衣着打扮既让人觉得体面,又不会显得太过扎眼、让人疑似炫富。

    见到魔眼商会的人,巫师们往往觉得,唉,你看人家这衣服,穿的咋就这么得体呢?款式也很大众啊,为什么这么有范儿?

    细一问,从针脚到纽扣,从面料纹理的衔接到衣领袖口的微调,原来处处都有讲究,钱都花在这上了,所以格外的合身,极好的衬托了穿戴者的气质。

    其他的小件儿也一样,鞋子、手杖、手表、皮包、领针……人家每拿出一样,都让人觉得顺眼,色泽温润,有型有款,深问才发现贼啦贵,这就叫低调的奢华。

    有了富足的新标准,巫师们终于发现自己穷了。

    同样是充斥着魔法的房间,去看看魔眼商会售卖的。

    好!哪里都好!功能贴心,看着舒心,用着放心,贵也觉得超值,买不起!

    平时的生活用品,去瞧瞧魔眼商会为巫师们准备的。

    好,真是好,质量好,做工好,设计好,传家都没问题。买不起!

    只为吃喝和交配,那是猪的人生。

    人得有点追求。

    巫师觉得自己是人上人,天天看不起麻瓜,结果自己破衣喽嗖、用糙物、住烂家、宛如丐帮中人,脸不疼吗?

    魔眼商会的人成了先行者,将高品质生活的概念带入英国巫师界。

    而最先受影响的,正是英国魔法部。

    魔泪去年为魔法部带来500万金加隆的额外收入。结果这帮人从上到下、嗷嗷叫钱不够花!仿佛他们做的是没有薪酬的义工。

    实际上呢?薪酬与前些年比变化不大,但奖金和福利却大大提升,尤其是年终奖,白拿三月薪水。

    但钱不够花却是真的。差着好多步呢!

    像样的正装、鞋子、皮夹……每一件都是一步,置办齐了才算有起码的体面,有两套以上才算不那么寒酸了……

    男人是这样,女人更甚,还好意思穿着一身红蓝绿紫的巫师袍上街?又或一身黑?你以为自己是阿拉伯妇女?

    人家住在有棋牌室、活动室、休闲室、健身房等等免费公共设施的温馨小区,你住在白天听风叫,晚上听狼嚎的荒郊野岭,不觉得自己日子过的磕碜?

    有了具象的概念,有了攀比,就有了目标,钱不够花。

    在这种背景下,霍格沃茨、凤凰社这类不事生产、每年都需要补贴钱的存在,就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而想要从这些地方省下钱,不先扳倒邓布利多这座大山是不成的。

    想动邓布利多的,可不光是这些觉得邓布利多挡了其财路的人。还有前食死徒。

    这些人很清楚,他们永远没办法跟邓布利多之流握手言和。并且,邓布利多始终扮演着碍事者的角色。

    再加上伏地魔这么久都没有复起,当年惊弓之鸟般的忧心已经重新被冷静代替,而野心的藤蔓,再度滋生攀爬。

    好了伤疤忘了疼,某些人又变得蠢蠢欲动。

    这也就是凯恩跟加里克所聊的巫师界乌云再起的由来。

    在公开场合,言行狂妄,对巫师战争正义一方的作为冷嘲热讽、屡有质疑和不敬的狂妄言论。

    挑衅,以及试探。

    这是个人,还有组织势力向的表现。

    今年春天,魔法部就对一些政令进行了调整。

    比如以种种理由缩减对在逃食死徒、黑巫师追捕的财物投入。

    甚至还取缔了一些法规,理由是战争时代的产物,太过苛责残忍,与和平时代友爱、宽容的主流风向相悖。

    四天前,魔法部那边倒是透露了口风,要是愿意缴纳一大笔赎罪金保释金,斯坦利提前放出来也不是不可以。

    一个是想钱想疯了,再一个也是对待黑势力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松动,否则不敢提这茬。

    对于魔法部的提议,凯瑟琳很直接的表态:“让他继续在阿兹卡班为自己所犯的罪行赎罪吧。”

    结果没几天,外面就有了风言风语,说凯瑟琳忘了斯坦利护妻儿的情义,偷偷养小白脸什么的。

    有些人,近则不逊,远则怨,也永远不知道感恩。

    还有些人,只看别人有多少。

    魔眼商会向英国巫师限量售卖魔泪和黑麻,居然会因这个惹到某些英国巫师,就因为限量,说是沙菲克家族用英国巫师界的技术,献媚讨好国际魔法联合会以及其他国的魔法部,苛责自己人。

    如今魔眼商会已经做大,凯瑟琳不会再亲自出面骂街。但魔眼商会是有外交部发言人的。

    发言人对这种言论的回复就一句话,发表在《预言家日报》:认识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狗。

    现在那些人针对的,是魔眼商会的雇员。生活骚扰,阻挠其正常工作。

    手段下作,比较恶心人,他们自己不上,而是交给次世代的人去做,次世代的也不傻,他们用他们的恐怖名声,去支配普通人类帮派去做,那些帮派又以毒品等手段指使流浪汉、痞子、瘾君子等烂人搅和。

    这确实给魔眼商会带来了一定的困扰。主要是因为渠道是自行开发的,很多材料是从麻瓜那边收购,然后用魔法加工。

    巫师这边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但麻瓜那边就比较麻烦。又不适合大开杀戒,全是烂人,杀少了不管用,杀多了会引发大事件。

    直接碾死那些次世代?想要做成这事还是挺需要情报支持的,目前条件还不成熟。

    从麻瓜官员角度切入,让他们干点人事?不好意思,论人脉,巫师权贵跟那些人更亲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次世代不但是巫师权贵的夜壶,还是麻瓜官员的夜壶,经常替其干脏活,且因手段诡秘高效而深受好评。

    这就是所谓的盘根错节,一带带起一片。

    凯瑟琳问他怎么办,不行就让卫队去杀人。

    凯恩说不用,这种办法低效而无脑,稍安勿躁,他自有安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