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09章顾忘番外125一方回忆
    顾忘出了山猫家就关了手机,在好几天与自己的挣扎博弈中,他决定他必须先得放下当前的事情,他需要找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他的地方,需要自己一个人舔舐最爱的人

    带给他的痛他打点好公司的一切,让顾氏企业在没有他的情况下能够正常运转几天,这些日子,他不断和心里的寂寞交锋,他实在是太累了,这样的孤单中,他不禁回想起那个陪伴

    他整个童年的沙滩,还有充斥着母亲的美好呓语的记忆之海。

    他没有开车,而是乘了一辆大巴驶向那个地方。他打开大巴车窗,高耸的大厦把太阳遮去了半个脸。那天边的云被渐渐褪去的夕阳染上了淡淡的橙色。

    难以言喻的无奈和迷茫如潮水般朝他袭来,像暴风雨的夜晚,疯狂的雨水肆意拍打在他身上,又像那种被冰冷的雨水席卷全身的感觉他下了车,安静地点燃一支烟,缥缈的烟雾中,顾忘愣了神,他想起了自己可爱的孩子那个曾经与自己十分相爱的赵以诺,他所熟知的过往,似乎正在摘去一个漂亮的

    面具,露出的,是完全陌生的现在,如今。凌辰。这个名字始终存在他的脑海中,像可怕的梦魇一样挥之不去,那些令他心碎的照片,是洞穿美好的一把利器,他想相信妻子的清白,却败给了现实,赵以诺,你真

    的在背叛我吗背叛顾忘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时忘了手中点燃的烟,蓝色的烟雾顺着他的喉咙漫进他的双肺。他顾不上香烟,咳嗽几声之后,他是不是一直深陷在赵以诺和凌辰两

    个人的事情里

    流言,照片全都是从别人嘴中,手里传出来的,赵以诺对这些并不对他辩解什么,他就一味地认为她在默认,她在伤害他吗因为流言和照片,他一直在不断质问赵以诺,从未听到她对他解释什么,他误会,她沉默,两个人这段时间中一直陷于这种死循环的情感问题之中,他们互相折磨,互相

    伤害,最得益的难道不是凌辰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个为了追求赵以诺不择手段的人,他现在怕是躲在哪里偷笑吧,他自以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破坏了这段感情啊,自己和赵以诺吵架,他们夫妻

    之间的关系,好像一直都在顺着那个人的计划在逐渐瓦解。其实他的目标,应该是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赵以诺的凌辰,他想到那天在医院里他挥在凌辰脸上的一拳,他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打得更重些,好让那个居心不轨的人再

    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破坏别人的感情。

    蔚蓝的海水拍打在沿岸的礁石上,溅起阵阵水花,一浪高过一浪,水花在半空中飞舞,轻荡,然后坠落,回到海浪的怀抱。他还没有见过夜晚的海岸呢,小时候,他只在午后和清晨才会和母亲一同到海边散步,小时候的他,总是觉得不开心,埋怨自己没有自由,没有人权,母亲就安慰他:“现

    在学习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以后的路更加好走。”

    这话说多了,他当然觉得很烦,后来也懒得再去听母亲讲,母亲想了个办法,只要顾忘不开心,她就会带着他来看海,和他一起在沙滩上留下一排排整齐的脚印。“世界上有很多东西,但海只有一个,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看到的,都是同一个海,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可能会改变,但它,永远不会改变,只要你想看,它就在这

    里。”母亲这番话,陪伴了他很多年,陪他走过荒芜的沙漠,冰冷的极寒地带一次次带领他走向绿洲。现在母亲也老了,没办法再和他一起走在岸边,但母亲说的海,一直在

    这里。逃避永远不能解决问题,这些天来他一直没有和山猫他们联系,也亏得他和娜娜两个人大晚上把他从酒吧拖回来,赵以诺,自己也很久没有去见她了,他当时说是去公司

    处理些事情,结果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见她,赵以诺会怎么想呢。还有宸皓,发生这么多事情,他其实最对不起的就是宸皓,他作为一个双亲健在的孩子,生在一个和睦的家庭,理应得到所有人的宠爱,却因为父母之间的矛盾,被寄养

    在疗养院,这个办法,是赵以诺想出来的折中之法,但是却没有人想过,对于宸皓来讲,究竟是公平的,还是不公平的。他只是一个不知人事的孩子,但是他却为了父母之间的矛盾买了单,其实他和赵以诺都不是合格的父母,他们自己都没有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怎样去养一个孩子他们自

    己都不幸福,又怎样让这个孩子觉得幸福另一边的赵以诺,她一直琢磨着凌辰那句话的意思,凌辰说顾忘不会轻易让她找到,他还说,顾忘只是出去走走,可是市这大大小小的地方,她所能想到他会去的地方,

    她都已经找遍了,都没有见到顾忘的身影。

    百思不得其解下,赵以诺去了一趟顾恒夫妇那里,她特意买了补品给两位老人家送过去,这样也让她这次的上门显得十分有诚意。

    本来顾恒夫妇俩是很喜欢赵以诺的,但自从赵以诺和顾望吵架之后,赵以诺就很少来到这里,也鲜少来探望他们俩,赵以诺这次的登门拜访,让他们俩觉得稀客到来。

    顾恒以为他们俩已经和好便开口问道:“以诺啊,怎么顾忘没有和你一起来”赵以诺尴尬的笑一笑:“他最近工作忙不方便过来。”说着上前亲热的拉了拉顾母的胳膊:“妈,他最近太忙了,所以我想带他去散散心,可是市基本上我们都去遍了,实

    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好地方”又要不动声色的问到顾忘以前最爱去的地方,又要不让两位老人家对她说的产生怀疑,赵以诺最后还是用了一套这样的说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