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8章 拒绝权五爷的第二人
    上电梯之前,安宁把左手伸出放在眼前晃了晃,无名指上的钻戒,可真是扯眼球啊。

    这么大一颗鸽子蛋,安宁觉得没什么珍贵的。毕竟她老公富可敌国,别说一个鸽子蛋了,她要是喜欢,一卡车的鸽子蛋他也能给她买来。她觉得珍贵的,是钻戒的内环里,有一个妖字儿,是权煜皇一点点亲手刻下来的。

    所以即使后来陆师爷又陆陆续续给她的首饰盒里塞满了钻戒,她也从没把这枚钻戒换下来过。

    电梯门一打开,安宁就立刻把爪子收了回去,她挽着男人的手臂进了电梯。因为他们在地下停车场这一层,所以没什么人。但一路往上,每一层都要进人,很快,小小的电梯就挤满了人。

    权煜皇很自然的伸手护住了安宁,避免她被拥挤的人群给挤到。

    安宁发现,甭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也甭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反正每个人进了电梯,目光都会被权煜皇给牢牢的抓走。没办法,权五爷185的身高摆在这儿,哪怕他前边站满了人,也照样挡不住他,和他那张英俊的脸庞。

    安宁像是鸵鸟一样的缩在他的胳肢窝底下,舒服的很呢。

    权五爷身上凌厉的杀气,是连那些大人物都惧怕的,更何况是普通人?尽管电梯里已经十分拥挤,可他们俩的身边,到还有不少的空闲地方。

    权煜皇垂下眼皮,看着怀里偷笑的她,微微上挑的眼尾也有些无奈的垂下,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心里一准没想什么好事儿。

    终于到了顶层,电梯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安宁这才忍不住笑出声儿来,“权五爷,辛苦你咯?估计你权五爷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的,什么时候跟人家挤过电梯呀。”

    “你少来。”尽管已经没人了,但权煜皇还是紧紧的搂着她,好像她就是个小孩子,一不留神就会走丢似得,“打趣你男人就这么好玩儿?”

    “好玩儿极了。”安宁乐呵的直拍手,“权煜皇,你魅力忒大了呢。”

    权煜皇挑眉,“五爷魅力再大,怎么没见把你拐跑?”

    “胡说,我现在都是你媳妇儿了,我怎么没被你拐跑啊!”安宁骄傲的扬了扬眉头,“我可看的清清楚楚。刚才上来那对小情侣,人家女孩子的眼睛就一直瞅着你,她男朋友都不乐意的扯了她的袖子,可她那双眼珠子啊,还是牢牢的黏在你身上了。权五爷,你出门一趟,罪过可真是太大了。好好的一对小情侣吧,今儿肯定因为你得吵架。”

    就知道她一张伶牙俐齿绝不饶人,人权五爷都习惯了,也懒得跟她呈口舌之快。毕竟跟她斗嘴也这么些年了,他一次也没占据过上风。刚结婚的时候天天斗嘴,他不最后都是用武力镇压的么?斗嘴,他没赢过她的。

    “权煜皇,我忽然觉得咱们俩现在才有点普通夫妻的感觉了呢。”安宁有些感慨,“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感慨一下。你丫别又乱想,觉得委屈我了。我可没有感觉委屈。不过说起来,咱们俩没见过几次面就直接结婚了。什么约会啊,浪漫啊,都没有。直接就结婚了。我跟你都还没在外边吃过一顿饭呢。”

    这一点,权煜皇是真觉得委屈她了,“再等等,等事情都结束了,五爷好好在家陪你。你想怎么约会都成。”

    没能给她的,都会补偿给她的。

    “嗯,我就等着你退休回家好好陪我的那一天呢。”安宁紧紧的搂着他的手臂,“我要跟你天天约会,看电影,吃饭,去游乐园去游乐园就算了,怪累人的。”

    权煜皇觉得她忒好笑了,“那些小情侣干的事儿,你感兴趣?”

    “我不感兴趣。但我没尝试过,总要试试看才好嘛。你也没经历过,你就不好奇?”

    “不好奇。”权煜皇摇头,顿了顿,男人又慢条斯理的补充,“如果你想尝试,我愿意陪着你。”

    安宁心中感动,小脸儿上也笑嘻嘻的,“权五爷,我觉得你肯定又干对不起我的事儿了。不然,你今儿怎么这么听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连这种幼稚的事情,你都答应陪我一起去。权煜皇,你一准儿是干对不住我的事儿了。”

    像是被戳中了心事儿,权煜皇英俊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犹豫不决。但电梯门正好打开,安宁正探着脑袋去张望找杜冰,没有留意到他的表情。

    “该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安宁抬头看了看他的俊脸,笑了,“权煜皇,我跟你开玩笑呢。你不会干对不住我的事儿。但你肯定又利用我了。”

    “安小妖”

    “好啦,别解释那么多。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我有能被你利用的价值,我很高兴,我也愿意被你利用。只要能帮你做点什么事情,你尽管来利用我就好,我绝没有一句怨言。能帮你给权家报仇,我很高兴。但是权煜皇,我想警告你一句。”

    安宁说的漫不经心,一双狐狸眼儿四处扫射搜寻着杜冰的身影,她随口说道:“你利用我,我没话说。但你如果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儿,你一定得告诉我。我可以为你担心,但我不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瞎担心。我至少要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事儿,你要经历什么危险。听到了没?如果你计划了什么危险的事儿,却没有提前通知我一声儿,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她太聪明了,也太了解身边这个男人了。她的聪明通透,有时候真的很让这个男人无奈又透着为难。

    “安小妖,五爷要给权家翻案,一定很危险。这你知道。”

    还在继续四处搜寻杜冰身影的安宁不假思索的回答,“可你的计划,还有更危险的事儿。权煜皇,我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也没强迫你把你的计划一字不落的告诉我,是不是?我只是希望,你去做什么危险事情的时候,能跟我说一声儿。哪怕是跟我说,你要出去了,很危险,这样也好。”

    似乎只要遇到她,那个无所不能的权五爷才会犹豫不决,才会左右为难。

    “杜检官!”安宁终于找到了杜冰的身影,伸出手喊了一声儿,狐狸眼儿浅浅的在男人英俊的脸庞上转了一圈儿,她笑了,“哪怕是这样也不成?”

    “成。”权煜皇下定决心的回答,“如果只是这样儿的话,我可以答应你。”

    “一言为定。”安宁拖着他的手臂,小跑到了杜冰所在的桌子,她把男人一推,大大方方又骄傲的介绍,道:“杜检官,这是我老公。对,他就是权倾朝野,心狠手辣,杀伐果决的权五爷。权煜皇,这是我在高检院的同事和好朋友,杜冰。你对她应该很了解了。”

    杜冰远远儿就看到安宁探着脑袋搜寻自己的身影,她也看到了安宁挽着的站在她身边的,英俊的一出现就吸引了整个咖啡厅视线的男人。

    她也猜到了这个英俊无比,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杀气和阴气儿的男人,就是安宁的丈夫。但真正听安宁如此介绍,杜冰还是忍不住轻轻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原来你就是九处的权五爷。”杜冰轻轻的说了一句,站起身,落落大方的伸出手,“权五爷,你好。我没想到我还有机会可以亲眼看一看九处的。”

    权煜皇跟杜冰简单的一握手,便收回了手。

    “杜检官,你好。”

    安宁拉着权煜皇坐下,她双手捧着脸颊,“杜检官,怎么样,跟你想象中的权五爷,有没有什么出入?”

    杜冰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跟我想象中的九处的,一样,但是又不太一样。我早就知道有一个十分神秘的情报部门,名义上隶属于本部,但又拥有极大的独立特权。在我想象中,这样一个神秘的情报部门,大概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今天一见,我的确是相信他就是那个杀人如麻的九处。可总觉得,他身上的人气儿有点多。不太像是那个杀伐果决的男人。”

    安宁忍不住哈哈大笑,“杜检官,你是第一个敢说真话的人哟。”

    “我怕什么?”杜冰的眼神中有好奇,但也只是纯粹的好奇,“今天坐在我对面的是你的老公,并不是九处的。我说的不对么?”

    权煜皇眯了眯那双漆黑的妖眸,“杜检官,闻名不如见面。”

    杜冰挑了挑眉头,“哦?权五爷这是在夸我么?”

    “你比九处资料上的更厉害。”权煜皇很少会如此的欣赏什么人,杜冰算一个,“你如果愿意的话,九处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权五爷,这样可不太好。”杜冰轻轻的敲了敲桌面儿,“第一次见面就想挖墙脚,你太失礼了。我对九处没兴趣,我很喜欢检察官的工作。”

    “敢这么拒绝权煜皇的人,你是第二个。”

    杜冰笑了,“第一个是谁?”

    “我。”手指一点,指着自己的鼻尖儿,安宁特别诚实,“他第二次见我就要娶我。我跟你一样,直接拒绝他了。”

    “可你现在还不是成了权夫人?”杜冰浅浅的笑着,一双精明的眸子审视意味不加掩饰的观察着权煜皇,“安宁,我原先还有些替你担心。毕竟权五爷的名声可不太好不,不是不太好,是糟糕到了不能更坏的程度。可现在亲眼见到他了,见到你们两个人。我是瞎担心了。”

    安宁骄傲的看了一眼权煜皇,那小德行,忒招人牙根痒痒了。

    看见她难得的露出了与平日的冷淡不相同的模样儿,权煜皇的眼神,更加的温柔了起来。

    她不是天生冷淡冷静,而是现实逼迫得她必须得冷静冷淡。

    现在她展现出来的这一面,才是她天性中的一面。

    他必须要承认,他喜欢她现在这样儿,但他更爱她冷静耍狠的一面。

    那样的,才是他的狼崽子,不是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