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68孩子真是他的?(番外)
    “可是你.妈不是不让你吃蛋糕巧克力吗?”聂东辰好笑的反问他。

    “我不是要吃,是尝一下。”意思是这是两个概念,完全不一样的。

    这样的话,是根本不会有人教他的,这小子真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主意!

    “好,奶奶托朋友从国外给咱们光光寄蛋糕和巧克力,让他尝一下。”姜宜说着,对着孙子重重的亲了两口。

    回到大院,霍家不时有人来窜门子,不少看到霍光光那圆嘟嘟的小.脸,又机灵又卖萌,忍不住想亲他。

    “光光,你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啊!”某个叔叔来逗他。

    “那不是必须的吗?”霍光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意思是他要长的不好看,才不正常。

    祁青鸾在旁边笑,他这个孙子啊,走到哪儿都能爆出惊人之语。

    今天早上,她带着孙子在院子里溜弯儿,一个朋友过来,因为是在大院,安全系数还是挺高的,她就让光光在一边儿玩儿,

    光光小朋友看到有另外几个小盆友在,便走过去看,那些小朋友拿着大气枪在模拟战斗。

    看光光不过两岁的样子,又矮又小,谁也不理他。

    “小盆友,你是哪里的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一个漂亮的姑娘走过来问道。

    “我奶奶在那边。”他一回头,发现自己走完了,哪里还看到自家奶奶。

    “那边没人呀!”小姑娘实在是看光光找的好看,“你家住哪栋,要不我送你回家。”

    “我不住这里的。”光光摇头。

    “你不住这里?那你住哪里?”这样的地方,不是随便能进来的,就算不住这里,家境肯定也不平常。

    “阿姨,你又住哪里?”霍光光歪着头,倒是很认真的问她。

    “啊?”姑娘被愣了一下。

    “阿姨,你住这里吗?你爸爸叫什么名字?”霍光光接着问。

    “我爸爸叫……”小姑娘大概觉得不对劲,没想到这么小的小孩能问这样的问题,不由笑道,“你为什么要问我爸爸叫什么名字?”

    “那你为什么又要问我住哪里呢?”霍光光机灵的反问。

    “我想送你回家呀!”

    “我奶奶在这里,她会找我的,不用了。”说完,他往来的方向走。

    “那要不我送你过去。”小姑娘大概是觉得霍光光小朋友太好玩了,实在不想放他走。

    “阿姨,你好奇怪。”光光停下来。

    “为什么我奇怪?”

    “你为什么一直要送我,我自己可以走。算了,我不走,我在这里等奶奶。”说完,他找到一条长椅,自己坐下来。

    “那我在这里陪你等。”姑娘坐在他旁边。

    霍光光歪头看她,不再理她。

    “你要不要吃巧克力?”姑娘拿出一条巧克力给他,“这是我们从国外带回来的,很好吃的。”

    光光看看巧克力,却没有伸手:“阿姨,你是不是坏人?”

    “我怎么会是坏人,我当然不是。”姑娘摇头。

    “巧克力会不会有毒呢?”他再问。

    “怎么会,我还没有开包装。”

    “哦。”他将巧克力拿了过来,然后说了声谢谢。

    姑娘看他拿了巧克力一点儿也没有要吃的样子,便又问:“你为什么不吃呀?很好吃的。”

    “我现在不吃,一会儿奶奶来了,我要让奶奶检查,有没有毒。”光光回答道。

    姑娘哭笑不得,也不勉强他,就坐在他身边,直到祁青鸾找过来。

    才知道这姑娘是搬过来,某首长的孙女儿。

    “祁姨,您这孙子真是太好玩了,明天我再来找他玩儿。”姑娘笑道。

    聂诗诗的生活也就这么平静的过着,霍光光小朋友也一天天的长大。到了第二年,高三和小袁修成了正果,在部队举行的婚礼。

    聂诗诗很为他们这一对高兴,又过了一年,母亲打电话给她,说嫂子楼佳语再次怀.孕了。

    她想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只不过这次怀.孕,这绝对是聂家最高兴的一件事了。

    聂诗诗也为哥哥嫂子高兴,其实他们家的条件还不允许生二胎的。聂东辰已经计划好,等他忙过了这一阵,就带着楼佳语在加拿大待产。

    正当她为哥哥嫂子高兴的时候,她接到母亲的电话,一开始母亲还只问她的近况。

    聂诗诗听着不对劲,聊了几句家常之后便问:“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你哥,大学的那个女朋友回来了,还带了个孩子,说是你哥的。”姜宜迟疑了一会儿之后,缓缓开口说道。

    聂诗诗僵住,她隐约知道哥哥大学时间是谈了一个女朋友,就郝倩,人很漂亮。

    后来分手了,郝倩在国外没回来,她哥反而是回来了。

    聂诗诗听着都脑子一片空白:“妈,我不我现在回来?”

    “你回来也没用。”姜宜叹了口气,“不过奇的是,你嫂子平静的很,就是昨天收拾东西回走了。”

    “我哥怎么就有这么多后遗症啊!”之前是一个郝倩,现在又一个郝倩,她都替佳语姐辛苦。

    “是啊,那孩子都十五岁了,都有我这么高。一见面就叫我们爷爷奶奶,我和你爸都不知道怎么回应。”姜宜叹了口气,“这次,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哥。”

    “那孩子真是我哥的?”聂诗诗忙问。

    “看那眉宇间,是有那么几分像。”姜宜说道,“郝倩信誓旦旦这么说,你哥愣是一个字都没吭。”

    聂诗诗一听到这里,知道这事儿是真的闹大了!

    是的,这事儿是闹大了!

    当楼佳语看到郝倩牵着个儿子在聂家出现时,她发现自己无比的平静。

    “小语,好久不见。”郝倩看楼佳语下楼,身边跟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姑娘,她露出笑容。

    “倩姐……”

    楼佳语怔住,如果说郝倩是她和聂东辰婚姻里的一个结的话,那么郝倩是他们感情里的颗瘤,好像已经切除痊愈,但是时时都会复发。

    而这一刻,似乎真的就复发了。

    是不是两个人之间,其中的一个人爱的比较多,所以注定要吃多一点苦多受一点罪呢!

    她和聂东辰高中就是同学,他高三,她高一。那个时候,他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听说不过是学生的他已经参与他父亲的公司,甚至参与生意的谈判。

    他是学生会主.席,篮球社社长,他代表学校参加奥赛,篮球比赛,每次都是带着冠军回来。

    年年学终,他都是年级第一,当时学校暗恋他的又何止他楼佳语一个。

    但她并不敢表示什么,她的父亲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对聂东辰非常的重看。有时候聂家家里比较忙,父亲还会把他带到家里来吃饭。

    顺便,他也开始教她的苏课。每次她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修长的指尖在书本上滑动,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就在耳边,她好像还能触摸.到他的温度,她的心就跳的好快好快。

    她的母亲庞燕琳是学校的语文老师,对聂东辰也非常看重,常常她一场考试下来,母亲就常说:“你和你哥要是有阿辰一半,我和你爸都心满意足。”

    所以哥哥楼盛嘉一直看不上他,他们同级不同班,但是楼盛嘉就是看他不顺眼。

    可是她喜欢呀,她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他给她补课的时候,她享受那一个半小时跟他的独处。

    后来,高中毕业,他直接上北京大学,她也以这所学校为目标。她每天几乎睡六个小时不到,其他的时间都用在功课,她其实只是想跟上他的步伐而已。

    后来她如愿上了跟他一样的大学,不过念的中文系。却没到一个月,听说他去德国留学了。

    而这一刻,楼佳语做了她人生最大的一次决定,她也要去德国留学。

    现在没有留学名额,但是过半年之后,有一次德国洪堡大学交换生的机会,她积极的争取,只是只有一半的奖金,她还是去了。

    她揣着无比强大的意念去了洪堡大学念哲学,而且她上飞机时,母亲就告诉她,她已经联系上聂东辰,他会来机场接她。

    她别提多激动了,在飞机上都没有睡着觉,一路睁着眼到的。

    直到从机场出来,他远远看到聂东辰走过来。他穿着米色长款风衣,里面是针织毛衣,下面搭深色的休闲长裤,那么俊逸逼人。

    西方人都高挑,但是他站在这些高大的西欧人身上,依然非常出众。

    她兴奋的跑过去,直到看到他身边穿着一个漂亮出众的女人。

    “小语。”聂东辰走过来,手伸过来给她拿包,“这是郝倩,倩倩,这就是楼佳语,小语,我老师的女儿,也是我的小师妹。”

    “小语,一直听聂东辰提起你,今天终于见到了。”郝倩这么说一说,还不满的转头看他,“你不应该跟小语介绍一下我的身份吗?”

    “是,对不起,小语,以后这就是你嫂子了。”聂东辰像是没注意到楼佳语的僵硬般,摸了一下她的头,“一路坐飞机累了吧,你怎么拿这么一点行礼?”

    楼佳语还没缓过劲来,嫂子?好陌生的词,她的眼睛酸涩起来,可是她想她能忍住,不能表现的太明白。

    “哦,还有托运的行礼。”她回过神来。

    “真是个糊涂妞,走吧,我去陪你拿。”聂东辰将她手上这个包给郝倩,“你先拿着,我跟小语去拿行礼。”

    “好。”郝倩是女人,女人再了解女人不过,她一眼就看出来楼佳语对聂东辰的感情。

    一个才十八岁的姑娘,刚刚上大学不到一年申请交换生来这里,还要跟聂东辰一个学校,如果不是巧合,那这样的感情就太强大了。

    郝倩当然要警惕起来,不过楼佳语看着未成年的样子,对他们来说是真的太小了,其实并不构成威胁。

    福利 "xinwu799"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