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62婆媳矛盾
    “妞妞想姑姑了没?”聂诗诗亲了一口妞妞。

    妞妞有些认生,在聂诗诗怀里扭着身体,伸手要妈妈。

    “这丫头,还认生。”楼佳语抱了过来,谁知道光光看到姐姐,在姥爷怀里乱蹭,要跟姐姐玩儿。

    聂振北只好把外孙放下来,就看到他摇摇晃晃的走过去,然后去拉妹妹的,脸蹭过去亲姐姐的脸。

    妞妞睁着黑眼珠子,对弟弟显然熟悉了,但是她不喜欢弟弟,所以一个劲儿的往妈妈怀里揉。

    “扭……”光光还叫着姐姐的名字,小手去扒姐姐的脸,然后要跟人家嘴对嘴的亲。

    就这么一下,妞妞被他吓的大哭。

    “真是个小色.狼。”霍宴航把儿子抱过来,“不许欺负姐姐。“

    霍光光小朋友对这个爸爸陌生又熟悉,看到爸爸凶自己,眼珠子还跟爸爸对视了几秒,然后一扭头委屈的叫:“妈……”

    “宴航,你干嘛呀,这就是小孩子玩闹,你这么凶光光做什么。”聂振北第一个不满,狠狠瞪了一眼女婿。

    “是啊,宴航,这是光光喜欢咱们妞妞的表现,没事没事。”楼佳语哄好了女儿之后,也说道。

    一时间,指责的矛头都对了霍宴航。

    霍宴航看着趴在自家妈妈肩头上哭的无比委屈的光光,第一次有种自觉:这小鬼就是个魔头!

    在聂家这顿饭,吃的还是比较开心的,一家人其乐融融的,除了霍宴航不时以审视的目光看自己的儿子。

    这小子聪明讨喜的不正常,吃饭的时候他坐儿童椅坐的比妞妞还好,一会儿指着这个说:“光光,吃!”

    聂诗诗忙给儿子把肉弄的碎一些放到他怀里,一会儿他又说:“借,吃。”

    这下,又让大家哄堂大笑。

    “光光是真喜欢姐姐,好吃的都要跟姐姐一起吃。”

    但是姐姐根本不爱吃肉肉,死活不吃。光光手笨拙着拿着小勺子,要去喂姐姐,但是妞妞看也不看他,专心的在妈妈身边。

    “光光自己吃,姐姐碗里有。”聂诗诗说着,喂了儿子一勺子。

    光光一脸的委屈,还是乖乖的把饭吃了。

    晚上姜宜还是没让他们在这儿住:“这刚回来,你们还是回家去住,等过两天再回家里住也行。”

    聂诗诗和霍宴航只好又回大院,刚一进门祁青鸾就迎出来:“怎么没在你家里睡啊?”

    “明天一早咱们不是要去看一下爷爷吗?所以我们就回来了。”聂诗诗回道。

    “也是。”祁青鸾的目光聚集在光光的身上,“光光睡了啊,我抱他回房间睡吧!”

    说完,已经伸出手来。

    “妈,还是让我来带光光吧!”聂诗诗抱着儿子没撒手,“今天晚上我来带光光睡,您也可以睡个好觉。”

    “没事儿,光光挺好带的,给她温好一瓶奶放着,吃完奶他一晚上连身都不会翻。”祁青鸾一脸渴求的看着自家孙儿。

    “真的不用,妈,我们来带光光吧!”聂诗诗依然坚持,“都累了您这么久了,也该让我们自己来,您早点休息吧!”

    “是啊,妈,你早点休息吧!”霍宴航知道聂诗诗的心思,也顺口说。

    “那好吧,有什么事情叫我!”祁青鸾仍然不放心的吩咐道。

    “嗯。”说完,聂诗诗和霍宴航抱着霍光光上楼去了。

    回到房间,聂诗诗将儿子放好,霍宴航站在她身后说道:“其实咱们过几天就要抱儿子走,让他跟我妈睡也没得什么?”

    聂诗诗脸色微变,然后转头看他:“宴航哥,你真觉得你.妈想让我们带走.光光?”

    “诗诗,你真的想多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是我希望能自己带光光。要是这几天还不把光光带的和自己亲一点,等咱们走的时候光光不愿意跟我们走,你.妈再一说我们能强着带走啊!”聂诗诗说道。

    “怎么会?”

    “……”聂诗诗看着自己家丈夫,不由的叹口气。他就是粗神经一条,又怎么会想到这么多呢!

    “好好好,你想带光光咱们就带光光。”霍宴航自然是不想让她不开心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其实我不想让你.妈不开心,我也知道她是真的疼爱光光,但是光光一直在你.妈身边带着也不好。你没看你.妈多宠光光啊!”聂诗诗说的语重心长,她希望在这方面跟霍宴航达成一致意见。

    “嗯。”霍宴航点头,“好了,咱们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去爷爷坟上。”

    聂诗诗点头,夫妻俩这才上床睡觉。

    果然,倒了半夜,光光醒了,哇哇的大哭起来。

    “光光不哭了,妈妈在这儿呢!”光光倒底这几个月被奶奶带习惯了,在妈妈怀里手挥脚踢的,愣是不干。

    “光光,光光。”在门外就听到祁青鸾的声音。

    霍宴航忙去开门,祁青鸾还穿着睡衣呢,便伸手来抱光光:“我们家小祖宗怎么了,光光乖,奶奶来了啊!”

    光光闻到奶奶的味道,这才消停了没再哭,一抽一抽的在自家奶奶怀里。

    “不是温了有牛奶吗?快拿来。”祁青鸾忙说道。

    “好。”霍宴航拿来奶瓶,光光抱着奶瓶吃起来。

    “我看还是我来带吧,光光跟我睡习惯了。”祁青鸾说着,很自觉的抱着孙子往外走。

    “妈……”聂诗诗当然不同意,“头一天晚上光光不习惯很正常,但是时间长了他就习惯了。”

    “你看光光哭的这么可怜,你忍心啊!”祁青鸾看孙儿小眼睛都哭红了,那一个心疼啊!

    “妈,这只是一个过程,明天晚上光光要是还哭,您就别上来了,过了几个晚上他就习惯了。”聂诗诗非常坚持,当她再伸手的时候,光光马上又哭起来。

    “你看你看,孩子现在不要你,你又何苦折腾孩子。今天晚上我先抱着睡儿。”祁青鸾说着脸一正,抱着孙儿下楼。

    聂诗诗听着祁青鸾这话,就如一把刀戳了心窝子,疼的她一抽一抽的。

    特别是那句孩子不要你,砸在她心口上,她差点站不起来。

    当门响了,聂诗诗眼睛也红了,坐在床.上发呆。

    “诗诗,咱们必竟跟光光分开了三个多月,他现在认生再所难免,以后就好了。”霍宴航看聂诗诗这样,心疼的不行,忙说道。

    聂诗诗抬头看向霍宴航:“你.妈说,你儿子不要我……”

    “我妈绝对不是那意思。”霍宴航将她抱到怀里,“别胡思乱想了,咱们早点睡儿。”

    聂诗诗不再说话,要她再在霍宴航面前说什么,她不会再说的。可是她心里也下定了决定,光光她一定要带走。

    次日一大早,霍宴航起了个早,要是平时,他是要出去跑步运动的。母亲这个时候早醒了,正和小保姆一起在厨房忙着,父亲带着光光出门溜弯儿去了。

    “妈,跟你谈谈行吗?”霍宴航神色凝重的说道。

    “说吧!”祁青鸾手里正忙着,只抬头看了他一眼。

    霍宴航看了眼小保姆,小保姆立即识相的出去了。

    “妈,这次我们回家来,除了看你们之后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接光光回部队。”

    “我知道啊,我又没说不同意。”祁青鸾不甚在意的的说。

    “像昨天晚上那样的事情,咱们能不发生了吗?”霍宴航看母亲这么云淡风清的样子,心里头莫名也来气,声音微沉的说道。

    “儿子,你这话什么意思?赶情昨天晚上还是我做错了不成?我给你带儿子,听着我孙子哭了,我出来看看还错了,你是这意思吗?”祁青鸾一听这话立来气,本来聂诗诗和儿子回来,她心里也存着别扭,甚至觉得聂诗诗也不像以前那个温柔讨喜了。

    “妈,你明知道我不是这意思。”霍宴航缓下口气,“只不过像诗诗说的,光光头一天晚上跟我们睡不习惯很正常,如果一直这样,他晚上一闹您就抱下去,他永远没办法独立跟我们睡。”

    “是诗诗让你来跟我说的吗?”祁青鸾一听立即问道。

    “没有,诗诗根本没有说这些话,只是您昨天晚上说的那话太重了。她的性格是什么样你不是不知道,就是受了委屈也是自己忍着。”霍宴航皱眉,怎么觉得矛盾越来越大了呢!

    “她的性格,我看她这一年的性格变的挺大的。”祁青鸾冷哼一声,“赶情我给你们带了孩子不仅没讨着好,还惹人厌了是吧!”

    “妈,我没这个意思!”霍宴航语屈词穷了,他怎么觉得母亲越来越难缠了。

    “不然什么意思,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识相。倒底你翅膀硬了,自己的妈怎么会有媳妇儿重要,她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也不用考虑我这个当妈的感受。”祁青鸾说着说着,也哭起来,“没想到我也到了被自己儿子嫌弃的一天。”

    霍宴航头皮发麻,不知道怎么接话。

    也就是这个时候,聂诗诗也下楼来了,走到厨房:“妈,光光呢?”

    “一大早就问光光,怕我把你儿子藏起来不成?”祁青鸾冷脸对聂诗诗。

    聂诗诗哪受过这样的待遇,当下表情怔忡:“妈……我……”

    “妈,你这是干嘛!”霍宴航哪受得了聂诗诗受委屈,有些怒意的看母亲。

    “你冲我吼什么!看看,诗诗!你把我儿子调.教的多好,我养了他三十几年,不到两年他眼里只有你忘了我这个娘。”祁青鸾冷哼几声,手微扬起来指着聂诗诗,“你真是好样的。”

    聂诗诗傻住,她是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她以为她跟祁青鸾的婆媳关系是很和谐的,她没有想到她跟祁青鸾会变成这样!

    美女小说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