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33置我于死地的人
    “你们先吃着,我还有事情要办。”他将饭盒放下就走。

    “宴航哥,你吃完饭再走嘛。”聂诗诗很是不舍,极自然的去拉他的手臂。

    霍宴航不着痕迹的移开手:“不了,我约了人。”

    聂诗诗脸上露出落寞,最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发呆。

    “诗诗,过来吃饭啊。”池嫣发现霍宴航这个人虽然外表冷酷,其实心挺细的。他用小食盒盛了一碗汤来,里面来有细碎的豆腐和肉沫,显然这是给小老虎吃的。

    “嗯。”聂诗诗有些无精打彩的坐回来,却没什么胃口。

    “诗诗,你给我说过的哦,他已经结婚了。”池嫣像是很自然的提起,聂诗诗看着对霍宴航有情,但他已经是别人的男人。她喜欢聂诗诗,不希望她沦为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是的,就在我离婚的时候,他结婚了。”聂诗诗苦笑。

    池嫣语塞,顿时不知如何接话。

    “嫣嫣,我觉得老天爷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有些东西真的不是理所当然的,你以为永远都会是你的,你以为只要你一转身那个人就会在。其实不是的,有些人,有些事不可能一直等你。也许当你醒悟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他身边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聂诗诗越说越伤心,眼眸泛出泪光来。

    “你和他是青梅竹马?”

    “嗯。”

    池嫣叹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青梅竹马的感情好可怕,她就是受害者。

    “我一直以为,我要的是一个王子,像我爸爸,像我哥一样。我觉得我妈妈和我嫂嫂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我也想像她们一样。所以,我认定了滕予珞是我的王子,而放弃了一直守在我身边的野兽。”

    池嫣并不是那么了解聂诗诗的家庭,只知道她父亲叫聂振北,是中国商界的一个神话。而现在的聂东辰,更是一个极了不得的人物。她把霍宴航形容成一个野兽,这么一说,池嫣都觉得霍宴航这个人又黑又壮,浓眉大眼,不笑的时候生人勿近,谁都要惧怕他几分。眉头一锁,又攻击性强,让人胆颤心惊,可不就是一头野兽吗?

    只是别人的事情她真的不好多问,再说了她现在自己还顾不了,哪里还顾得了聂诗诗的事情,一心想的让席聿深向玲平安出来。

    她在部队住了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她住处爆炸的新闻炒出来,警察证实是有人故意为之并已经立案侦查。顿时舆论开始转向,纷纷猜测为什么会有人要杀她?

    是不是有人要对席家赶尽杀绝?甚至开始人有怀疑向玲的贪~污案也是背后有隐情,其实北云人都觉得向玲上任之后,马上路整洁了,治安变好了,北云引进了几个大的财团企业投资,就业问题也得到了缓解。

    很快就有人开始分析向玲在北云的政~绩,很多人开始一致认定,向玲其实做了不少好事。

    池嫣也就是看着这些新闻的时候,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她觉得是转机,她应该相信席聿深可以转危为安。

    又过了两天,楚羽飞他们回来了,他一回来就第一时间电话给池嫣。

    池嫣正陪小老虎玩着,他现在已经能爬了,而且越来发挥好玩儿。逗逗他,他就能乐呵呵的笑。

    “嫣嫣,你还好吗?”楚羽飞真的很担心她。

    “我挺好的,羽飞。”池嫣看儿子又将自己的手指塞到嘴里去了,忙过去将她的小手从嘴里拿出来。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看你吧!”

    “不用了,我现在带着孩子也不方便的。过段时间,我再联系你,咱们再见面吃饭吧!”池嫣回道。

    楚羽飞被他拒绝了,极为失落,只好说:“那好吧,有什么需要一定要跟我说好吗?只要我能帮到你的,我一定帮的。”

    “好,谢谢你,羽飞。”

    结束完电话,聂诗诗已经站在门口了。

    “诗诗,你来了。”池嫣抱着儿子起来。

    “嫣嫣,我真佩服你,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还可以这么镇定。”这些天,她天天都在这里,也就是在军营里走走,根本不出去的。

    “我想不出来,现在除了带好儿子还能做什么。”池嫣也想问她外面的情况,霍宴航除了她搬来的前两天来过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聂诗诗很多事情也不知道,她无从问起。

    “小老虎好像胖了一点。”池嫣过去拉小老虎的小手。

    “嗯,还能哼哼几声了。”池嫣说着便哄着儿子叫妈妈。小老虎还不会说话,只能哼两句。

    “宴航哥说,小老虎是他见过胆子最大的孩子了,以后适合当兵呢。”聂诗诗说着,便去亲了小老虎一口。

    池嫣但笑不语,儿子以后要做什么取决于他自己,她不会干涉的。

    “对了,我今天听宴航哥说,会有转机呢!”聂诗诗没忘记自己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兴许席聿深能放出来。”

    “真的吗?”这是她这些天听过的最好的消息。

    “还不一定,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桐县度假村的案子,具体会发展到哪一步,谁也不知道。”聂诗诗也不敢给她太大的希望。

    “没关系,我一直都相信他会没事。”池嫣面露信心。

    她这个晚上她心情极好,还自己开火做吃的。

    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到房门突然被推开,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他站在门口。月光落在他的身上,投射.出长长的影子来。她看不清楚他的脸,可是她就是能分辩出来这个人是他。

    她睁开眼睛,转头看着窗外的月光,露出平静的笑容。不由的便披了一件外套,站在窗前赏月。月亮很圆,星子没几颗,却意外的让她非常的平静。

    她再回去,去看看儿子,却发现儿子小.脸红扑扑的,摸一摸.他的额头烫的吓人。

    儿子发烧了,她居然现在才发现。池嫣忙抱起儿子,给他穿上衣服,打电话给霍宴航。但是霍宴航的电话根本打不通,她只能打电话给聂诗诗。

    聂诗诗的电话倒是很快的通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接。

    “诗诗,小老虎发烧了,你能开车过来一趟么?”

    “我现在就过来。”聂诗诗听了二话不说,立即起床。

    等池嫣把小老虎的病历册也收拾出来,换好衣服抱着儿子在军营门口时,聂诗诗已经开车过来了。

    “宴航哥临时有任务,已经不在北云了。”给她开车门让她上车时,聂诗诗对她说道。

    “哦。”池嫣点点头,儿子还迷迷糊糊的在睡着,看着就极难受的样子,看的池嫣心疼死了。

    “小孩子发烧很正常,别担心。”聂诗诗边开车边安慰她道。

    “嗯。”儿子身体一向很好,病都很少生的。看他小.脸那么红,眼睛闭着,脑袋却不住的在转,显然是极难受的样子。

    到了医院的儿科,幸好有值班医生在,立即给小老虎检查。

    小老虎是病毒性.感冒,医生要先给他打皮试针,小孩子的血管很小,要打针非常的不容易。值班的还是一个实习医生和护士,护士打了三四下才打中,儿子哭的声音都哑了,叫都叫不出来。

    池嫣在旁边看着眼泪直流,恨自己没有照顾好他,才会让他生病受这样的苦。

    打完皮试还有打吊针,只有额头的血管清晰一些,因为小孩子血管小,担心针管滑,只能用纱布将针管固定住,而且是不能拔的。这针要打三天,每天都得三四小时。

    “护士,麻烦您……麻烦您小心一点。”池嫣又担心这小姑娘来那么三四小,她真的崩溃的。

    “我来吧!”一旁的实习医生开口说道

    那小护士一脸不相信的看旁边的医生,结果不出所料,他还没有人家小护士准,第一针就没有刺中。

    池嫣真的要崩溃了,儿子哭的没声了,眼睛也肿了。她觉得自己要疯了,只能紧紧的咬着下唇,才克制住没有发火。

    “还是我来吧,我争取一次就中。”小护士看医生涨红了脸,又开口说道。

    “麻烦你们,小孩子最受不得疼的。”聂诗诗都看不下去了,谁看着小老虎哭成这样,都受不住啊。

    “好的。”

    小护士这次很给力,一次就中了。

    池嫣身体都软了,抱着儿子心疼的不行。

    打了近四个小时的吊针,小老虎还是有些发烧,医生建议最好不要出院,事实上第二天还要打的。

    不过儿子哭的累了,也终于能睡了。

    “诗诗,这里有我就好,你回去吧!”池嫣守着儿子对一旁的聂诗诗说道,现在本来就很晚了,不能让人一直这么陪着。

    “没事,我在这儿陪着你吧!”聂诗诗哪里放心她,“再说了,宴航哥也跟我说要我照顾你呢!”

    池嫣也没再坚持,专心的陪儿子。

    后来两个大人也睡了一会儿,直到天亮聂诗诗去给她们买早餐。

    池嫣给儿子泡奶粉,这样一会儿他醒来就能吃了

    等她泡好奶粉,一个转身的时候就看到曲姗在病房里。

    “消息这么快。”池嫣冷笑一声,“这么快就知道我在这里。”

    “我来看看你,不好吗?”曲姗的目光落在小老虎身上,“小老虎生病了吗?真可怜,要是阿深知道一定会很心疼。”

    “你来想做什么?难不成连医院也想炸么?”池嫣有些警觉,她意识到曲姗真的非常不简单,她背后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人,那个人甚至可以操纵席家的生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曲姗一脸的不解。

    “别装了。”池嫣冷笑,“想致我于死地的人就只有你一个而已。”

    美女小说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