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046不配做母亲
    他马上给池嫣打电话,池嫣刚上楼开门进去,看是席聿深的电话,便知道他是注意到那个首饰盒了。

    她接了电话,就听到席聿深似乎带着坏笑的声音:“池嫣,你知道你落了什么东西在我车上吗?”

    池嫣见他以为自己是不小心落他车上的,而且一定以为自己很懊恼吧!他也就这会这么看她!

    “什么?”她回应的冰冷。

    “我奶奶给你的那套首饰盒,你落我车里了,你没发现吗?这不正常啊!像你这种贪钱的女人发现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见了,不应该很着急吗?”席聿深不忘嘲笑她。

    “那个啊,那就麻烦席总先保管一下吧!”池嫣也不说透自己的目的,对席聿深说也没必要。席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她是肯定不会收的。

    她和席聿深什么都不算,她有什么资格收人家这样贵重的礼物。

    池嫣的反应太平静了,席聿深又觉得不正常,便说道:“池嫣,你不会是故意把首饰盒落我车上的吧?”这么问,他又觉得不可能,像池嫣这么贪钱的人,怎么可能舍得丢弃这么贵重的东西。

    “席总,你想多了。”池嫣丝毫不愿意解释,只冷冷的说道。“抱歉,席总,我先不跟你多说。我准备洗澡睡觉了,这套首饰麻烦你先保管着。”

    她这么一说,席聿深反而肯定了刚才自己所想的:“池嫣,我奶奶给你的东西,你居然敢还回来。”

    “不是还回来。”池嫣回道,“我只是觉得席总比我更适合保管,我这个地方又脏又土,实在不适合保管这么矜贵的东西。”

    席聿深居然被她堵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恨恨的说:“池嫣,别为你推卸责任找借口,东西是奶奶给你的,你给我拿走。”

    “那就下次吧!”池嫣不想就这个问题跟他争论,说着马上就将电话挂了。

    她居然敢挂自己的电话!席聿深听着电话嘟嘟的声音,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手机。死女人,下次他一定要让她还回来。

    池嫣洗了澡,准备要睡了,猛然发现没有看到河颖月。她推开了河颖月的房门,里面空荡荡的,被子叠的很整齐,一点不像有人睡过的样子。

    想起昨天晚上河颖月也没有回来睡,她忙打了河颖月的电话。

    所以当席聿深再打池嫣的电话时,提示电话正在通话中,气的他摔手机。看着副驾驶上的檀木盒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如果可以,他可以就这么带回去给奶奶,说池嫣不接受她的一片好意,或许她会对池嫣的印象变差,这样也就不用跟她结婚了。

    但是这种事,他还是没做出来,便开车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池嫣打河颖月的电话一直没打通,便有些心急了,现在回想,河颖月情绪今天是不对的。昨天晚上她一夜未归,她说的非常含糊。她跟家里已经闹翻了,怎么可能回家睡呢!

    她越想越心急,可是河颖月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她急的跳脚,差点就想出门找人去了。

    等她的电话再响起来时,她忙拿起电话来接:“月月!”

    “嫣嫣,是我。”

    电话那头是蒋清的声音。

    池嫣没有忘记蒋清之前怎么对她,那两个耳光在她的脸上还隐隐的做痛。她声音也变得冰冷:“有事吗?”

    “我现在在你住的小区外面,方便出来谈谈吗?”蒋清说道。

    “不方便。”她毫不客气的拒绝。

    “嫣嫣,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蒋清声音委婉甚至恳求。

    池嫣很想就这么挂了电话,却还是忍住了:“你有什么话在电话里说吧!”

    “在电话说不方便。”蒋清语气更是软化恳求,“我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

    池嫣犹豫了几秒,还是出去了。一出去便看到了蒋清的车,她走了过去,坐上了车。

    见司机要开车,池嫣忙说:“别开车,就在这儿谈吧!谈完,我就回去。”

    “好。”蒋清对前面的司机示意,那司机便下车去了。

    池嫣冷冷的说道:“有什么话,你直说吧!”

    “嫣嫣,你还在怪我那天打了你两个巴掌吗?”蒋清伸手要去摸女儿的脸,但是被池嫣一下子就闪开了。

    池嫣没觉得多领情,那两个耳光,早把池嫣对蒋清的一点期待都打没了。在她的心目中,根本没有她这个女儿,只有一个俞媛。

    “俞夫人,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今天下午很累了,想休息。”池嫣冷冷的说道。

    “我刚才看到,好像是聿深送你回来的。”蒋清问道。

    池嫣冷笑一声:“没错,是他送我回来的。”

    “你和他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蒋清心口一痛,只得强压住心底的怒火。

    “哪一步?”池嫣哼笑一声,“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我们要结婚。”

    “池嫣!”蒋清终于控制不住心底的怒火,瞪着女儿,“你还有一点廉耻吗?就算聿深不是俞媛的未婚夫,你也不能介入别人的感情。”

    “感情?”池嫣更觉得好笑,“什么感情?俞媛和席聿深吗?你当我是傻.瓜吗?俞家和席家不过是联姻吧?现在不过是席家不跟你们玩了,你跟我说感情,你不觉得好笑吗?”

    “池嫣,到底是谁教你这样伶牙利齿的?我是你的妈妈,有你这么跟妈妈说话吗?”蒋清被她反问的说不出话来,恼羞成怒的瞪她。

    “你是我妈妈?”她细细的咀嚼着这几个字,哈哈大笑,“你把我当过你的女儿吗?在你心目中,不就俞媛一个女儿吗?”

    “你说到底你还是怪我打了你。”蒋清试着缓和语气,“我打你,是因为我心里难受,你怎么能跟俞媛能一样吗?”

    “我知道,我和她当然不会一样,她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女儿,而我永远是被你抛弃的私生女。”蒋清的话,更是在她的心口狠狠的刺一刀,刺的她鲜血淋漓。

    “媛儿她有病,你知道吗?她得了很严重的病,她不能受刺激,那会要了她的命。”

    池嫣听到俞媛有病,想着她动不动就进医院,不由收起尖锐,缓缓的看蒋清:“她得了什么病?”

    “先天性的心脏.病。”蒋清湿.润了眼眶,“医生以前就说过,媛儿很难活过二十岁,除非找到合适的心脏。”

    池嫣一听这样的病,当下也不好受了,便语道:“以俞市长的背景和实力,要找到心脏,也不是很难啊?”

    “可是要找到合适的心脏太难了。”蒋清说着,更加难过起来,“我们这些年一直在找,一直在等,甚至媛儿的爸爸还在国外找,仍然一无所获。”

    一时间,池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脑海中浮现出俞媛可爱的小.脸,甜甜的叫自己姐姐。这样美好的女孩,应该要得到幸福才是。

    “这次,媛儿得知她和聿深解除了婚约,你和聿深要结婚,她大受刺激送到了医院。医生给她做了手术,医生说再没有合适的心脏,她可能活不了多长时间。”蒋清有注意到,池嫣表情出现的柔色,她并非无动于衷的。

    池嫣听着更不好受了,坐着一动没动。

    “不过好在媛儿她爸最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心脏,但是媛儿死活不肯做手术。”

    “为什么?”这个世上,还有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事情吗?

    “因为那个人是个冷血杀人犯,杀人犯的心脏,媛儿不肯要。”蒋清回道,“可是她再不做手术,她的身体夫越来越糟糕,免疫力也会越来越差。”

    “就是杀人犯,他能决定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来,说明他也悔改了。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呢?”池嫣听着,也急了。

    “我也这么劝她的。”蒋清抹抹眼泪,觉得是时机说出接下来发生的事了,“不过我和正军还发现一件事情,有一个折衷的法子,可以让媛儿接受手术。”

    “什么法子?”池嫣问道。

    “你之前产检是不是也在市一一医院做的,那里有你的血液样本。我们验过了,你的血型和媛儿的完全吻合,经过各方面配对,发现你的各项指标和媛儿都合适。只要你把你的心脏给媛儿,然后再把那个杀人犯的心脏给你,不就可以皆大欢喜了吗?”

    蒋清说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手还不自觉的抓.住她的手臂,神情紧张。

    池嫣呆若木鸡,如果之前蒋清伤她,只是那么一刀两刀的话,这次真的就是狠狠的一大刀,将她生生劈成了两半。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怎么会有一个母亲跟自己的女儿说出这样的话呢?

    “嫣嫣,你放心,你俞叔叔找的医生是心脏外科的权威,他做手术从来没有失败过的。”蒋清以为池嫣是害怕,马上又说道,“只是换一个心而已,真的。”

    只是换一个心而已!

    池嫣好想笑,可是她笑不出来。她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的人生那么的好笑,那么的可悲。眼前的女人,名为她亲生的母亲,她从来不敢去承认,她其实是奢望她能给她那么一丁点的亲情的。

    她不曾享受过母爱,也没有享受过父爱。小时候奶奶送她去学校,同学都知道她无父无母,是私生子。没有人要跟她做朋友,她那么偶尔来看她一次,是她长长时间里最唯一的期待。

    她其实不是那么的恨她的?她曾经想,她生自己时候才那么年轻,爸爸又死了,有几个女人真的能坚持未婚带大一个孩子呢?她给她找过很多借口,试着原谅。

    回国,她那么尖锐的对她,并不是真的因为恨,而是因为怕。她怕自己受到伤,她只能用坚硬的外壳来保护自己。

    而这一刻,她为了另一个女人,轻轻松松的让她把自己的心脏交出来。在她心目中,根本没有她一丁点儿的地位。

    美女小说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