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1、急色鬼
    谢嬷嬷浑身无力的跌倒在地毯之上。

    白月川眼眸僵冷,“你这老刁奴,华阳王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谢嬷嬷怔怔失神的道:“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防不住……老奴……老奴自知愧对贵妃娘娘,那私拿贡品的事情贵妃娘娘似乎已经有所察觉,为防被发现之后牵连家人,老奴也是万不得已啊——”

    幽风和霜花等人脸上现出惊怒神色,这谢嬷嬷,在谢贵妃这里俨然就算是半个主子,底下的人也对她十分的敬重信服,没想到这次发生贵妃娘娘性命攸关的事情会是她所为!

    白月川冷厉道:“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简直万事难书其罪!”

    谢嬷嬷跪在地上不断的叩头,“老奴自知罪孽深重,但这些事情本是老奴一人所为,尚幸贵妃娘娘完好无缺,老奴……老奴愿意以身抵罪,只求皇上开恩,不要牵连旁人,求皇上——”她不断的叩头,地面上虽然铺着地毯,但用力之下,等同于额头重重撞击地板,片刻便头破血流。

    太后坐在很远,瞧着谢嬷嬷不断叩头,冷冷道:“这样吃里爬外背主的刁奴,又有什么资格求情?你谋算谢贵妃,还将华阳王妃也算了进去,你知不知道今日若是稍有差池,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后果?

    今日若是谢贵妃真的出了事,这一屋子的奴才,按照白月川的处事风格,自然没有活命的可能,而她作为杀害谢贵妃的直接“凶手”,就算不死,必定也要白月笙耗费多方能耐才能保住,势必从此以后白月川白月笙兄弟之间嫌隙猜忌更大。

    蓝漓真的想不通,都是亲生的孩子,为何如此区别对待?只因为白月笙和白月辰自小交好?

    蓝漓冷冷问道:“你倒是很会计算,前后时间也计算的分毫不差,但我却不信这都是你自己的主意,你伺候谢贵妃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贵妃娘娘宽厚是宫中出了名的,即便你做的事情呗贵妃娘娘发现,她又岂会真的要你性命?你怕是被什么人拿住了把柄胁迫所为吧?”

    蓝漓这话说的十分的大胆,几乎已经是直接指向太后了。

    因为这宫中,能胁迫得了谢嬷嬷对谢贵妃下手,而且一石二鸟想将她也拉下水的人,唯有太后。

    太后对她杀心早起,并不会因为年深日久而消磨殆尽,反倒是因为她如今在京中风头鹊起越发的深刻起来。

    谢嬷嬷连连摇头,“没有人指使老奴,一切都是老奴自己所为,老奴被猪油蒙了心,老奴对不起贵妃娘娘啊——”她一边说着,一边嚎啕大哭,忽然乘着众人不备,竟撞了一旁的宫柱。

    这一行为,当真出乎意料之外。

    蓝漓怔了一下,别过眼,不愿在看。

    白月笙也适时上前一步,挡在了蓝漓面前,道:“好了,没事了。”

    宫娥和奴才们有的吓得失声惊呼,但因为白月川再次,又立即噤了声。

    内殿之中,传来谢贵妃虚弱的声音:“嬷嬷……”

    白月川走了进去,“别急,你身子还弱着,那奴才……自己做错了事情,如今也是自尽谢罪了,你好好养着,朕每日都会来看你。”

    谢贵妃双眸含泪,重重点了点头,事实区直到底如何,谁也不是傻子,心中怎能不清楚?

    到了此时此刻,她亦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好。

    内殿之中,王进指挥那些太监迅速将谢嬷嬷的尸首处理干净。

    太后冷眼瞧着,神情冰凉。

    蓝漓的视线慢慢扫过太后的脸庞,太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但那双眼眼眸之中略略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却是没能逃过蓝漓的眼睛。

    太后察觉有人看她,转眸对上蓝漓的视线,明明的淡淡的一眼,却似乎含了刀光剑影在其中一样。

    太后笑道:“华阳王妃还真是好能耐,看来哀家以前对你的了解太少了。”那眼眸之中,却没有半点笑意。

    蓝漓淡淡道:“多谢太后夸奖。”

    今日这一招,也可算敲山震虎,经历的太多,她早不是当初可以由着他们随意拿捏,自己也分毫不在意的蓝漓了。

    之后出宫回王府的路上蓝漓都十分的沉默,白月笙便也陪在边上一起沉默,没怎么开口说话。

    到了王府水阁,自己熟悉的地方,蓝漓才深深吸了口气,彻底放松了自己,“好险。”

    “是好险。”白月笙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头,“不过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你做的极好。”

    “是吗?”蓝漓笑了笑,今日若是失之毫厘,还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白月笙道:“是,你放心,不管是今日还是以后,你若失手,我就在你身后,你不必担心,嗯?”

    “嗯。”蓝漓重重的点了点头,这种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当真极好。

    ……

    这一日的插曲,并没有怎么影响到蓝漓的心情。

    明笑玉住在了王府,每日里蓝漓都要前去为她诊脉针灸,因为那水灵芝到了位的缘故,明笑玉的身子恢复的极快,第三日的时候,已经可以起身下床小走上两步。

    只是从明笑玉过来的时候便一直带着面纱,整个病间从未摘下过。

    江梦琪的身子,自从那日有所好转之后再次归于沉寂,没了动静,蓝漓习以为常,只希望这样的好转可以慢慢延续,总有一日,她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而不是如今呆呆傻傻。

    若说这一段时间一来唯一让蓝漓有些疑惑头疼的事情,那便是蓝烁和萧明秀。

    萧明秀苦恋追逐蓝烁的事情,在京中本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自从上次萧明秀猎场献舞之后,不知道为了什么,她便在也没有追逐过蓝烁,平素出现也变得沉稳不少,可这才过了多久,竟然又是故技重施,而且比上次更为猛烈,什么夜探秘书院只为见蓝烁一面,每日盘桓在工部官所门前等候蓝烁忙完琐事出双入对等等,搞得蓝漓也是一头雾水。

    “这萧明秀到底是想做什么?”

    战英低声道:“据说今晨蓝大人刚下朝,明秀公主便等在了宫门口上,蓝大人的马不知为何不愿前行,又有急事要赶去工部官所,明秀公主本说和蓝大人共乘一骑马,被蓝大人严词拒绝之后,只得将她的马借给蓝大人……”

    蓝漓听得有点头疼,“后来呢?”

    “后来……明秀公主挟恩以报,让蓝大人请她去摘星楼吃饭,现在摘星楼下看热闹的人,都快将街道给堵上了,摘星楼的生意也是出奇的火爆,位子全给顶了出奇,连周边的几家酒楼都人满为患。”

    蓝漓点了点额头,“以前只觉得萧明秀是不愿和亲所以坏自己名声,如今这行为是不是有点过了?还有大哥……到底怎么想的?”

    和白笛的事情还没扯清楚,如今又和萧明秀说不清楚。

    “主子……”战英低声道:“前几日,蓝大人和汝阳公主似乎在摘星楼见过了,还说了会儿话,只是不知道蓝大人说了什么,后来两人气氛很僵硬,不欢而散。”

    “说……”蓝漓滞了滞,她忽然反应过来,她那位大哥平素瞧着温厚,但其实骨子里却是个钢铁直男,当初拒绝白笛的时候必定也是没怎么留情面,那日自己与他说过之后,看他神情应该是想明白了一些,但只怕说话的时候又是不知道迂回转弯,将事情给办砸了吧?

    蓝漓只觉得额角抽疼,最近的事情太多,她竟然将那茬给忘记了。

    “主子,现在怎么办?”

    蓝漓拍着额头道:“算了算了,管不起,不管了,只要那萧明秀对大哥没什么坏心眼便是,你让春蝉仔细盯着,顺便再派两个星阁的人暗中看着点,有什么异常早些禀告也便算了。”

    “好。”

    “彩云回来了没?”

    “按照彩云姐姐的脚程,应该是快回来了。”

    蓝漓点点头,道:“若是她上元之前回来的话,你便休息两日吧,你这里的事情让她接下就是。”

    “这……”

    “去吧,要是再不花点时间搞定你家坤哥哥,不定他跑到哪里去呢,我晓得轻重。”

    战英只得憨憨的笑了笑,“多谢主子。”

    ……

    寒风又是吹了一两日,明笑玉的身子见好,除了有些虚弱,其余一切基本已经恢复正常。

    蓝漓算是她的救命恩人,这明笑玉也是心怀感激,专程前来向蓝漓道谢。

    她的气色好了许多,虽还是蒙着面,但如今因为知道了,瞧着她那眉眼之间,的确是和梅映雪有八分相似,只是梅映雪冷到了骨子里,而她却柔柔的像是江南最舒爽的春风,看着便让人心情很好。

    蓝漓并没什么怪癖,至于救明笑玉,也几乎全是为了白月笙,也没什么心思和明笑玉拉什么关系,表面客气的对过去,也便是了。

    萧明谦对蓝漓自然也是千恩万谢,还让人准备了许多北狄特产和玉石送来,便这样住在了华阳王府,接治病为名,暂时拖着不回国宾馆。

    中间萧明秀来看过明笑玉一次,萧明谦全程冷着脸,萧明秀也有些端不住,匆匆离开了。

    上元的前一日晚上,彩云风尘仆仆的归来,一见蓝漓,二话不说直接抱着蓝漓无声的哭了起来。

    这一次蓝漓前后出事可真是将她给吓坏了,偏生她人在渝林又是不能兼顾,还是蓝漓安慰了好一阵子,才止住哭声。

    蓝漓笑道:“多大的人了,还哭,跟个小孩子一样,真是……”

    彩云撇着嘴,“我担心小姐啊……要不是传了信说已经好了,我真恨不得立即从渝林飞到京城来。”都怪王爷,小姐身子不适还将她支到了榆林去,自然,这话她也就敢在心里想想。

    “渝林怎样?”

    彩云正了正神色,“小姐是问水家一切吧?水家什么都好,船运的事情也进入了正轨,和叶家的合作也已经达成了,等过了年,三四月的时候,水大公子会亲自到京城来为叶家组建船队,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水伯良和水清幽很奇怪,也不知是怎么了。”

    蓝漓滞了滞,水清幽和水伯良这二人,是上次在绿凉的时候就有些不对,但手头的事情太多,她着实也是没顾上。

    “何处不对?”

    “说不上来。”彩云搔了搔脑袋,“算啦算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听说明日上元要去蓝府了?带家轩和小小姐去吗?”

    “自然。”

    彩云又是高兴的说不出话来,她和蓝漓自小长在蓝府,多少对哪里也是有些感情的。

    蓝漓道:“好了,你快去洗洗,早些睡,等上元节的事情完了,我再为你专门接风洗尘,嗯?”

    彩云有些不愿,她还有好些话想跟蓝漓说,只是还未开口,却瞧见白月笙从外面漫步而入,登时就知道,自己今日是没时间说了。

    彩云叹息一声,“那小姐早早休息,彩云先退下了。”

    “好了,去吧。”

    等彩云一步一回头的退出去之后,白月笙才失笑道:“这丫头,是想和我抢你的节奏吗?还不愿走了,早知道不将她招回来了。”

    “别闹。”蓝漓也是无语,“她自小与我腻在一起,这次你让她去渝林她便去渝林,总算是听话,也对你信服,否则她才不会听你的呢。”

    “是吗?”白月笙挑眉,“我该高兴吗?”

    “难道不?”

    白月笙淡淡一笑,将蓝漓抱起,“高兴,怎么不高兴?我家心儿的人,如今我也能使唤的动了呢。”

    蓝漓低笑一声,“这么大人了还爱闹。”

    说笑声中,二人滚到了床榻之上,跌的有些重,但有人做肉垫,蓝漓也是不痛不痒。

    白月笙翻身,将她压下,吻便要落下。

    蓝漓连忙挡住他的唇,道:“上次大哥说小心太后上元节发难,我们去宫中为贵妃诊病她虽发难一次,但可不是上元节,明日才是上元。”

    白月笙挑眉,“你是怕上元再横生枝节?”

    “当然。”太后可不是省油的灯,她如果原本就打算对他们动手,那宫中的事情必定只是前菜,而关键是宫中那件事情,白月笙和蓝漓赢的漂亮,太后灰头土脸,若是记恨上了,只怕上元的时候下手会更狠。

    白月笙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担心也是徒劳。”说着唇瓣又凑了上来。

    蓝漓有些恼,“急色鬼,事情都还没说就知道——呀!”她轻呼了一声,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只听白月笙埋在她颈间含糊不清的道:“认真点。”

    蓝漓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思绪被接下来翻江倒海的云雨填满,再也无暇考虑其他。

    ……

    第二日是上元节,也许是应和这个好日子,天气很好,少了往日那不停的寒风,太阳极大,照的人心情也十分的美妙。

    白月笙起得早。

    虽受猜忌,但京城安防的有些事情还要白月笙去过分,等布置好了安防一切回到府上的时候,蓝漓带着两个孩子正在用早膳,少见的是肃亲王也在水阁吃用。

    白月笙刚进水阁,便听到肃亲王哼了一声,“都不待见干嘛还要回去,没得讨不自在。”

    蓝漓道:“到底是亲生的父母,这些年来他们对我也是极好呢,前几日您不是还劝我吗,怎么现在又说这样的话。”

    “行了行了,当老夫没说,去去去,赶紧滚过去。”

    “您不去吗?”

    肃亲王之瞪了蓝漓一眼,“不去!”

    蓝漓滞了滞,“为何?”中秋不是也去了么?

    肃亲王冷哼,“你那蓝老头小气的很,你们一家团聚我又冒出来,他心里岂不是要酸死了,这俩孩子又跟我亲,我怕他禁不住打击酸了过去!”

    蓝漓愣了一下,忽然笑道:“有那么严重?”

    肃亲王又是一声冷哼,“中秋那次老夫可是看的清楚的很,这次老夫不去了,在府上睡大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