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4、好兆头
    蓝漓挑眉,看了白月笙一眼,“请进来吧。”

    “是。”

    蓝漓疑惑道:“这个叶赫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莫不是还要请我和封少泽前去为那冒牌的看病不成?”

    白月笙笑了笑,“我想……他应该是知道靖国公送礼物来王府的事情了吧。”

    蓝漓怔了一下的功夫,那国宾馆的人已经到了,来人是个中年男子,是时常跟随在叶赫王身边的人,叫不上名字,但看着十分深沉且精明,一口汉话也说的十分的流利。

    “见过华阳王,华阳王妃,我家主子派我前来看望二位贵人,年节下,因为我家主子被刺客所伤,所以也没来与二位贵人见礼,今日备了些礼物送来,还希望二位贵人能够海涵。”

    白月笙笑道:“都不是什么事情,北狄没有年节的说法,没想到叶赫王还记挂在心中,叶赫王实在是太客气了。”

    那中年男子道:“王爷和王妃都是贵人,我家主子一向尊崇。”

    蓝漓微挑柳眉,这马屁拍的,的确也是很在点上,偏生还不会让人十分的厌烦。

    那中年男子的身后,几个北狄卫兵将长条盒送了上来,都是些玉器,古玩,还有北狄特产,蓝漓瞧着,都是极好的东西,不得不说这个叶赫王也是十分的会做人。

    “还有一件事情……”那中年男子滞了滞,脸上带笑。

    蓝漓想着,这是要说正事了。

    “哦?何事?”白月笙问道。

    “是关于……主子的爱女,我家小姐明笑玉姑娘的事情……”中年男子回道。

    “明姑娘的病,不是已经得了方子么?只要按方服药,自然药到病除。”

    “是这样。”那中年男子道:“只是我家主子那日被刺客刺伤受伤不轻,从北狄过来的医官分神照顾主子和主子的贴身护卫,对明姑娘难免力有不逮,最关键的是……明姑娘的病是王妃和封先生诊断,北狄和大周的医术虽然异曲同工,但起源还是有些不同,主子担心医官不甚得力,所以……”

    蓝漓算是听懂了,这是要将明笑玉送到他们这里来了?亏得也是找了这样的借口,真辛苦。

    那中年男子脸上慢慢道:“所以我家主子想劳烦王妃,好人做到底,便送明姑娘到华阳王府来医治,当然,主子不会让王妃白白辛苦……主子知道王妃的锦绣坊中绣娘手艺极好,所以也想和王妃预定一笔生意,细则都按照王妃的习惯,写在这里了。”

    中年男子说着,递给蓝漓一张纸。

    那纸张之上,写好了关于这笔生意需要注意的条款,这笔生意,是为北狄王庭贵戚定制锦绣华服,生意的利润很是客观,何时付款,何时供货,何时交货,都写的很清楚,所谓“王妃的习惯”,看来这位叶赫王也研究的很透彻。

    蓝漓打量着那张纸,“药材……”

    中年男子忙道:“明姑娘所用的药材等一应物品,主子全部会安排好,王妃不必挂心,如果明姑娘能尽早康复,主子还有重谢……这是大事,主子本要亲自前来,但奈何身子实在不争气,以前的旧伤也是复发,所以这才遣小人前来,还望王爷和王妃莫要见怪才是。”

    蓝漓心道,你们把事情做得这样积水不漏,如何见怪,而且,这本也是他们想到了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个叶赫王如此上道,看来也是深怕拖得时间久了,影响明笑玉的身子。

    蓝漓当然是应了,不过应的略勉强,那北狄人又是千恩万谢了许久才离开。

    白月笙起身,瞧着那桌面上放着的许多东西,“成了。”

    蓝漓淡淡道:“这叶赫王倒是老奸巨猾,话说的冠冕堂皇,事情也做的看似周全,但绝口不提水灵芝的事情,他倒是很自信咱们一定会救明笑玉。”

    白月笙道:“不是自信,而是国宾馆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包括萧明谦的一举一动,我们会和萧明谦达成什么样的协定,只怕也在他预料之中,所以他笃定我们不会袖手旁观。”

    蓝漓点点头,想着但凡是和三哥白月辰挂钩的事情,白月笙又岂会袖手旁观。

    只是……

    “如果是这样,叶赫王也知道我们必定不会让明笑玉留在京城了,按他的老谋深算,他不会答应。”

    “他答不答应,重要吗?”白月笙淡淡一笑,他想做的事情,历来便没有做不成的,明笑玉留不留的到京城,这一次,叶赫王说了不算。

    他的眼眸之中闪过眸中自信华彩,让他整个人一瞬间看上去耀眼无比,蓝漓瞧着,也是心头一动,果然,无论是男女,自信的时候是最耀眼的时候。

    ……

    蓝漓应下了明笑玉之事,明笑玉在下午的时候,被北狄人亲自送到了华阳王府上。

    因为身份贵重的缘故,蓝漓亲自去接的人,并且将她安排在了距离水阁就近的院子里,萧明谦不出意外陪在边上,一路小心翼翼,将明笑玉安排好了之后,亲自到了水阁向蓝漓道谢。

    蓝漓摆摆手道:“现在说谢谢还为时过早,等我和封先生合计合计,将人治好了,再说也不迟。”

    萧明谦道:“王妃医术高明,封先生又是医宗传人,二位合力,我想没有治不好的病,笑玉恢复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这不是恭维,是真心话,我很感激王爷和王妃。”

    白月笙道:“感激的话不必多说,凌王只要记得和我们约好的事情,便是了。”

    “绝不敢忘。”萧明谦认真的道,他是最不能忍受明笑玉和亲的人,自当想尽一切办法,带走明笑玉。

    “那就好。”

    “好了,先去看看情况再说吧。”蓝漓说着,率先往外,毕竟当时看的是明笑玉的丫鬟,即便中的是同一种毒,毒性深浅还未可知。

    萧明谦忙道:“王妃这边请。”他对蓝漓十分的客气,客气的有点尊敬的意思,足见对明笑玉的看重。

    蓝漓不由有些感慨,这深情男子,可算是少见,不过想到明笑玉的情况,蓝漓还是心中沉了沉,派人去请封少泽过来。

    到了厢房内,给明笑玉诊了脉,果然,脉搏和当初那个月苏有些像,但毒性却更深沉一些,方子本是她和封少泽一起研究了开好的,如今用来也没什么差异,就是花的时间难免要久一些。

    “怎样?”萧明谦屏住了呼吸。

    蓝漓安慰道:“不必担心,有办法的。”

    “那就好。”萧明谦松了口气,这是,战英上前,“主子,封先生到了。”

    “那便请封先生再看看,稳妥一些的好。”

    “是。”

    战英转身出去,将封少泽请了进来,封少泽进了里间看过之后,所说的话,倒是和蓝漓想的基本一样。

    封少泽道:“水灵芝呢?没有水灵芝,这毒难解。”

    蓝漓道:“等会儿便让人送过来。”

    “嗯。”封少泽应了一声,又道:“对了,王妃,今日瞧着那位江小姐情况稍微有些恢复,不然您去瞧瞧?”

    “怎么?”蓝漓略微意外,“这么久了极少有反应,今日是有些反应了么?”

    “嗯。”封少泽点点头,“反应很淡,谁说话,她会看着那个人,除了这个,再无其他,但好歹也是有反应了。”

    蓝漓有些惊喜。

    自从江梦琪出了那件事情之后放在王府,自己和封少泽隔一段时间便会去瞧上一瞧,后来她出了事,不在京中,再后来中毒等事耽搁,江梦琪的事情就落到了封少泽的头上,封少泽本就医术高超,也是第一次遇到江梦琪那样的情况,倒是十分的尽心,没想到如今真的有所收获。

    “好,我这便过去瞧瞧。”

    一心扑在明笑玉身上的萧明谦表情有些疑惑,“江小姐?怎么府中还有别的病人吗?”他以为像蓝漓这样身份贵重的人,就算是医术卓绝,也不可能像是民间的医者那样动辄为人诊病。

    蓝漓回头,“我倒忘了,她就是你当初救的那女子,要不是你,怕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是么?”萧明谦记得已经不是很清楚了,似乎隐约中是有那么一个人,但他满心都是明笑玉,也顾不得其他,“那王妃便先忙吧,笑玉这里我来守着。”

    “嗯,药材已经到位,也不是什么棘手的事情,等会儿煎药送过来,王爷瞧着喝下便是,晚些时候我会过来针灸,我若有事,会请封先生过来,既然答应了,我们便会用心尽力。”

    “多谢王妃。”

    “嗯。”蓝漓点点头之后便离开了,她是真的很好奇江梦琪的进展,如果江梦琪恢复的好,上元的时候便可以一起带着回去蓝府,到时候不管是姑母还是父亲见到了,心中都会高兴的吧?

    蓝漓很快去到了江梦琪的院子,果然如封少泽所说,江梦琪已经开始有反应了,虽然反应极小,也是进展,蓝漓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把了把脉,确定一切恢复都在顺利进行,与封少泽珍重的道了谢。

    不远处,似乎传来家轩和冰兰两个人玩耍的声音,蓝漓瞧着高挂的艳阳,眉眼带笑。

    才开年几日,倒是都遇到的是开心抒怀的事情,今年的兆头却是不错的。
为您推荐